头条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集结。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各地医疗机构和解放军部队医疗系统,已派出395支医疗队、43060名医疗队员驰援湖北。

无论生死的“白衣战士”们,坚守在两个世界的交叉口,用尽平生所学,与无情的病魔抢夺生命。

争分夺秒,殊死鏖战。他们面对的,是一场 " 最硬的仗 "。

30个兄弟都来了

根据湖北省卫健委统计数据,截至3月1日,全国支援湖北的195支医疗队中,涉及全国30个省(自治区、市)、新疆建设兵团,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疾控中心、中国红十字会,中国人民解放军等。

他们最早抵达武汉

不舍昼夜,直奔战疫最前线。大部分省份的首批援鄂医疗队,在大年初一至初三就已动身。

1月24日,本该是阖家团圆的除夕夜,但是在这一天,最早的一批医疗队已经动身了。

当晚9点,136名上海首批援鄂医疗队员在虹桥机场集结。他们的任务,是奔赴武汉救治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根据国家卫健委的部署,上海市卫健委组建危重症患者救治医疗队赴武汉。

1月26日下午3点左右,上海医疗队入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接管北二楼北三楼病区。作为武汉市首批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当时有400名在院患者,每天还会转诊进来50-70人。上海医疗队的到来,无异于雪中送炭。

除夕星夜奔赴武汉的,还有解放军部队医疗队。

那一晚,上海、重庆、西安。解放军三支医疗队,分别在三地集结。医疗队分别由陆军、海军、空军军医大学抽组,每支医疗队150人,分指挥组、普通患者治疗分队和危重症患者救治分队,配备呼吸科、感染性疾病科、医院感染控制科、重症监护室等医学专家,他们中有不少都参加过小汤山抗击非典、援非抗埃的经历。

当晚11点44分,三支医疗队全部抵达武汉天河机场。1月26日,解放军援汉医疗队在武汉全面展开救治工作。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接管两个病区;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在汉口医院全面接管重症监护室,新开设了呼吸科病区;空军军医大学医疗队进驻武昌医院,按照重症救治、收治病房、发热门诊、检验和放射检查等环节进行了人员配置。

疫情发生以来,人民军队一共派出3批次4000多名医务人员支援武汉。解放军医疗队不仅成建制接管了火神山医院,还先后承担泰康同济医院和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的救治任务,成为疫情防控的主力军。

此外,驻鄂部队抽组260多人130多台车执行物资运输保障任务,湖北省军区、武警湖北省总队积极协助地方执行物资运输、消杀防疫、疫情防控等工作,充分发挥了先锋队、突击队作用,以实际行动赢得人民群众的高度信任。

除了现役军人,退役军人系统也派出医疗队。2月11日,由退役军人事务部组建的医疗队驰援武汉,从三省抽调的40名医务人员定点支援湖北省荣军医院。

这3省派出医疗队员最多

截至3月1日,援助湖北的30个兄弟省市医疗队中,有3支队伍超过了2000人。

1月25日,江苏援鄂首批医疗队从南京乘高铁奔赴武汉。医护人员来自南京、无锡、南通、徐州这四个城市,其中年纪最大的超过60岁,最年轻的护士只有22岁。

目前,江苏一共派出13批次医疗队,共2757名医疗队员,在武汉、黄石两地展开救治。迄今为止,江苏也是驰援湖北医护人员数量最多的一个省。

“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1月23日,一封布满24个红指印的集体请战书爆燃广州。17年前奔赴北京抗击非典的24名“小汤山老将士”,在原南方医院小汤山医疗队队长郭亚兵带领下,向医院党委请战,愿将抗击非典积累的丰富经验再战新疫情,随时听候调令,奔赴救治一线。

1月24日,广东首批133人驰援湖北的“白衣铁军”在1小时内得以集齐,他们均来自广州的9家广东高水平医院重点建设医院。他们除夕夜出发,大年初一凌晨在冬日细雨里抵达。截至3月1日,广东援鄂医疗队已有2452人。

1月26日以来,辽宁先后组建10批次医疗队、1支疾控队,包括呼吸、重症医学、传染、感染、急诊等专业医护人员共2045人,驰援湖北一线。

(点击图片可放大)

受命于危难的“国家队”

除了各兄弟省市尽锐出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部委直接调派多批“国家队”全力支援湖北。

1月26日,第一支“国家队”出征。国家卫健委调派北京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6家在京委属委管医院,抽调重症医学科、呼吸科、医院感染科专家共121人,组建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于当日下午3时飞赴武汉。

这其中,涵盖了代表中国医疗最高水平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为湖北疫情的积极变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中,被称为中国医疗界“四大天团”的“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这次齐聚湖北。

值得关注的是,众多院士率队亲征。钟南山、李兰娟、王辰、黄璐琦、张伯礼、陈薇、乔杰、仝小林等10位业内著名院士,集结他们的团队支援湖北。2月1日,王辰院士医疗队抵汉,进驻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2月2日,钟南山院士医疗队进驻武汉协和医院西院;2月2日,李兰娟院士医疗队进驻湖北省人民医院东院。受命于危难之际,院士团队坚守一线,承担着最急难险重的患者的施治。

22支“野战医院”出征

在抵达湖北的医疗队中,有22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这批医疗救援“国家队”,具备在缺乏有效保障的情况下,独立执行医疗救援的重担。

海南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队长、海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党委书记蔡毅介绍,每支这样的“国家队”,一般都配备10辆左右的专用车辆,分别担负手术、重症监护、药剂、供电、物资保障、宿营等不同的任务,这些车辆完全展开,就是一座可独立运行的野战医院。

海南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根据其所在区域的特点,还配备有全国唯一的专业医疗紧急救治船,以及直升机,“这次除了救治船和直升机没有来,我们都带来武汉了。”

这22支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的主要任务,就是担负各方舱医院的管理和救治任务。他们配备的车辆,可以成为方舱医院必须的门诊、分检等工作的场所。

特殊的2月9日

2月9日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员最多,共31支,6015人。

这一天到达的医疗队,包括天津、河北、山西、江苏、浙江、广东、四川、河南、安徽等省市。这一天的快速集结,主要任务是支援武汉方舱医院。

随着武汉市加紧方舱医院的建设,江岸区、洪山区、黄陂区、硚口区、经济开发区、汉阳区、青山区等方舱不断建成投入使用,对医护人员的需求日益加大,2月9日到达的医疗队中,有12支医疗队直接对接各方舱医院,医疗队员达到3100多名。

这一天抵汉医疗队的另一大去处,是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有17支医疗队、2300多名医务人员入驻。其中,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医等知名医院医疗队。

此外,随着武汉市雷神山医院的建设完成,也急需大量医护人员。2月9日抵达的医疗队中,人数最多的正是前往雷神山医院支援的辽宁省第五批医疗队,达到了502人。他们和前一天抵达的辽宁省第四批医疗队(500人)构成了雷神山医护团队的主力军。

大部分医疗队派往武汉

武汉是抗疫的第一战场,大部分医疗队被派往武汉。

截至3月4日,武汉市有315支援鄂医疗队,其中国家医疗队279支、军队医疗队3支、疾控队31支、红会队2支,共有医疗队员35524人。

作为援鄂医疗队的主力军,解放军不仅成建制接管了武汉火神山医院,还派出1400人,进驻武汉泰康同济医院。

很多医院集结了不同省份的医疗队,他们接管了医院的部分院区或大楼,例如福建的562名医疗人员和安徽的274名医疗人员分别接管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的部分重症病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有来自16个省市的医疗队进驻。而入驻武汉同济医院光谷院区支援的医疗队员则多达2342人。

正是大批外地医疗队的支援,帮助武汉度过了疫情上升势头最猛、最困难的阶段。

19省市的对口支援

武汉以外,湖北其他市州的疫情也在告急。2月10日,国家卫健委要求,省际对口支援湖北省除武汉以外地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

截至3月4日,19个省对口支援湖北各地市的医疗队共有80支,7536名医疗队员。

事实上,在所有支援湖北其他地市的医疗队伍中,有相当一部分在2月10日前就已经赶赴湖北了。

其中,山东和湖南是较早援助武汉周边城市的省份。1月25日,山东派遣138名医疗队员前往黄冈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开辟黄冈“小汤山”医院。同日,湖南紧急组建第一批援助医疗队于当晚11点到达黄冈。2月16日,黄冈市市长邱丽新和支援队交流时饱含热泪:“这一份大爱,这一份深情厚意,黄冈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

各省市都带来了最好的班底和“家当”。

宁夏支援襄阳的医疗力量,其中呼吸、感染、重症、急诊等四科的医护人员,已占整个宁夏所有医疗机构的50%。

为支援鄂州,贵州先后派出了860名逆行勇士,还给予大量医疗物资和生活物资。贵州全省只有5台负压救护车,在第一时间安排2台支援鄂州,之后还将外地捐赠给贵州的2台负压救护车,又送到鄂州。

“贵州鄂州风雨同舟,贵州父老乡亲的这份人间大爱、这种深情厚谊,鄂州人民将永远铭记,永远感谢。”在2月5日的湖北省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鄂州市市长刘海军哽咽了。

一些并不在“对口支援”名单中的省份,也纷纷伸出援手。比如,青海医疗队就进驻了新洲区人民医院。

(点击图片可放大)

医疗队的人员配置

统计结果显示,各地派遣的医疗队员大多来自重症医学科、呼吸科和感染科。

2月28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介绍,支援湖北的4万多名医务人员中,重症医学科、感染科、呼吸科、循环内科和麻醉科等专业人员就达到了15000多人,可以说是尽锐出征、专家云集。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也加入了进来,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湖北一线医疗资源的紧缺和疫情的复杂。

易感人群的扩大、确诊人数的增加都让一线的工作人员压力倍增,此外,不少被新冠肺炎感染的患者本身还有其他的基础疾病,也需要治疗。

在这支庞大的医疗队伍中,医生和护士的比例也值得关注。

医护比是一个医疗团队中,每一位医生对应的护士数量。国际通行的医护比为1:2,而在中国,2017年的医护比为1:1.1。

支援湖北的医疗队,护士的比例很高,大部分队伍的医护比维持在1:2至1:3之间。截至3月4日,支援湖北的医疗队中,医生11403人,护士28677人,医护比达1:2.5。支援武汉的医疗队中,医生8916人,护士24223人,医护比达1:2.7。

在主要收治轻症患者的方舱医院中,这一比例更高。比如,在江苏省2月10日派往武汉江夏区方舱医院的第三支医疗队中,有6名医生和37名护士,医护比达到1:6。

除了医生和护士外,部分医疗队还配备了其他的专业人员,比如后勤保障、领队、疾控人员、心理援助人员等等。

一些技术类人员也出现在随行队伍中,例如技师、核酸检验专家、感控管理、实验室检测、消毒杀虫人员等等,有些队伍还自带了救护车和一些救援设备。

中医的力量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最强中医力量齐聚湖北,成为湖北战疫的一支主力军。

1月25日,大年初一,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带领中医国家队到汉,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这是第一个进入武汉的国家中医医疗队,也是第一个接管重症病区的中医医疗队。

目前,全国各地共派出4900余名中医医务人员支援湖北,到3月3日,由3位院士及多位中医大家领衔,已有5批国家中医医疗队驰援武汉。

2月12日,已是72岁高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挂帅,带领209名医护人员,进驻江夏大花山方舱医院,武汉首个中医方舱医院诞生,以中医为主,中西医结合,“包舱”治疗轻症确诊患者。张伯礼院士担任名誉院长,北京中医医院刘清泉担任院长。  

2月17日,第四支国家中医医疗队由来自上海、吉林、广东的医护人员共同组成。他们进驻雷神山医院的四个病区。

2月20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张伯礼院士、刘清泉教授团队的成果,在武汉的102例临床对照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临床症状消失时间缩短2天,平均住院天数缩短2.2天,临床治愈率提高33%,普通转重症比率降低27.4%。大量临床实践证实,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是肯定的、有效的。

来源:楚天都市报

数据来源:国家卫健委、湖北省卫健委

记者:陈凌墨 陈倩 周萍英

制图:钟平 罗婷 刘明

视频制作:何婷 实习生:彭婉馨

编辑:黄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辽宁医疗队专家组副组长李国福:忙碌在三家医院,指导救治危重患者
下一篇:承载“希望”的消防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