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辽宁医疗队:2045人  驰援:武汉、襄阳

1月26日到达武汉后,辽宁支援武汉首批医疗队重症组接管了协和江北医院lCU,努力开展救治工作。

辽宁队为武汉雷神山医院研发安装智能化医疗系统,通过这一系统,医护人员进入隔离区后,只需戴上无线耳麦,便可同非隔离区的“战友”保持实时通话和视频面对面,并可通过移动Pad分享病例资料。

非隔离区和医疗队办公室、行政中心的工作人员,则可随时通过大屏幕看到隔离区内的实景情况,实现多点、多地无接触、无障碍、不间断交流。这套系统同时解决了可视化沟通和远程诊断的难题,诊疗变得更高效、更科学。

2月20日,第十一批!辽宁支援湖北200名医疗队队员启程。至此,辽宁已有2045名医务人员先后驰援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关前裕 通讯员宋喆辉

3月4日,是李国福到襄阳进行医疗援助的第22天。李国福说,短短的22天,在人生长河中不足挂齿,但在襄阳的这段经历永生难忘!

2月12日,作为辽宁省援助襄阳医疗队救治专家组副组长、盛京医院援助襄阳医疗队队长,李国福率队火速抵达襄阳。

他今年51岁,是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副主任,教授。这次他带队接管襄阳市中心医院发热病房第一、第二病区,迅速将其改建为重症监护病房。

以下是他的自述:

义无反顾的逆行队长

2020年的春节,必将铭记于心。大年初一的上午,我正在科室查看患者,突然接到院里通知,要紧急支援武汉,要立即报名组建援鄂医疗队。 作为党员、科室的副主任,我第一时间报名请战。但经过医院研究,我作为医院的会诊专家留守,就这样错过了第一批援鄂机会。

随后的几天,我一边关注着前线疫情的变化,把一批批队员送到机场奔赴前线,一边为医院发热门诊会诊把关。 随着湖北疫情不断加重,驰援的医护人员越来越多。

2月11日,我刚刚为发热病房一例重症疑似患者会诊结束,发现手机里出现了一个新建的微信群,群里通知我作为医院第七批驰援武汉暨第一批以省包市援助襄阳医疗队队长,整装待发。

哪里有重患,哪里就有重症医护人员的身影。记得2008年汶川地震时,我也是作为辽宁省卫生厅ICU队队长援助了绵阳。妻子也是医务工作者,对我非常支持,临行前她嘱咐我一定要做好防护。

跨过一道道沟坎

我们于2月12日午夜抵达襄阳。在机场,襄阳市委举行了迎接仪式。从领导的讲话中,我更加感觉到这次的担子很重。 我和战友们被分到襄阳市中心医院。经过简单的休整和感控培训,我们很快接管了襄阳市中心医院发热病区的第一、第二病区,并定位收治疑似重症患者。

对于重症患者的救治,我们并不陌生,但这次是可能具有传染性的重症患者,同时我们的病房楼是尚未竣工为应对疫情而临时启用的,所以进出隔离区的流程改造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坎。我们的队伍中有感染控制专家,第一道坎很快就跨过了。

收治危重患者,我们需要呼吸机、监护仪、密闭吸痰管、一次性吸痰器……与院里沟通后,仪器设备很快到位。 接下来就是语言的问题,病房收治的好多患者年龄都七八十岁,不会说普通话,沟通时常会感到一头雾水。热心的当地医护人员为我们做了应急培训,现在我也会说一些简单的襄阳话了。 

在各方努力下,我们跨过一道道沟坎,工作走向有序、规范。截至目前,我们共收治患者47名,康复出院25名。已经开始出现空余床位,这是不是预示着我们抗疫的第一阶段取得了胜利呢?

遥祝妈妈生日快乐

在前线忙碌,我们对几号、星期几没有了概念,只是希望时间多一些,再多一些!每每有患者病情好转,我们都会很欣慰。

2月23日晚上,爱人打来电话问我在前线怎么样,家里人都挺担心的。她告诉我,明天是妈妈78岁生日,提醒我给妈妈打个电话。当时我心一酸,眼泪真的没控制住。 

每一年的农历二月初二,我们全家都会聚在一起,给妈妈好好过个生日。可今年,儿子只能在千里之外遥祝您健康长寿。记得临行前去看她老人家,她对我说:“妈妈相信你的能力,一定要平安回来。”

愿春来疫走你我安好

在襄阳市中心医院发热第一第二病区,除了要管理好我的32个患者,我会定期到ICU去查房,和中心医院的曹主任团队一起探讨确诊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救治方案。 这期间,我还奔波于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和襄阳市中医医院,指导对危重患者的救治。

到襄阳22天了,我很少晚上7点钟前能回到宾馆。之前的腰脱带来的腰疼有些加重,止痛膏药贴上,继续战斗。 我是披上了防护服的白衣战士,算不上英雄。未知太多,我们要面对的挑战太多。

正如我们医院心内科支援武汉专家“盛京庞舅”所期待的:但愿春来疫走,山河无恙,你我安好。

 

编辑 余彬  校对 叶晓英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医疗队王生浩:家里五代都是医生,出征是必然的选择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