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北京医疗队:1215人  驰援:武汉、鄂州

1月27日,北京市向武汉市派出一支136人的市属医院医疗队,并全部进驻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管理3个病区。



王生浩查看病人报告

楚天都市报记者梁传松 郑力强

1986年出生的王生浩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医生,也是北大医学医疗队第三批支援湖北的队员。3月4日晚8时30分,楚天都市报记者与其约见采访时,他正在和专家组的成员开会会诊,直到9点多钟才忙完。帅气的王生浩很年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援鄂医疗队的副队长。2月6日下午从北京出发,王生浩已在鄂州中心医院工作了近一个月时间。谈起此次主动申请支援湖北,这名山东汉子表示:使命召唤,职责所在。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战疫,从“头”开始

“出征是必然的选择,我从不后悔”

我出生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一个中医世家,到我这一代已是第五代医生,父亲至今还在老家开着一家中医门诊。我没有像父辈那样选择学习中医,2012年在首都医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北京安贞医院工作,2017年加入北京大学国际医院。

2月1日,我们接到院里通知,拟组建医疗支援队,作为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专业的医生,我没有犹豫,第一时间报了名。后来才知道,医护报名的人数有300多人。报名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家里人。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在北京朝阳医院妇产科当医生,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今年5岁多了。

立春次日,北京大雪纷扬,但仍不能阻挡我们逆行的脚步。2月6日上午,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接到国家卫健委的通知,医疗队下午3点集结,赶赴湖北鄂州。

王生浩(右一)和同事们

接到通知时,我才将消息告诉了妻子和远在山东的父母。妻子虽有千般不舍,但也理解我的决定。两个儿子正是有着英雄情结的年纪,他们幼小的心灵里幻想着爸爸变身奥特曼、变形金刚去湖北打小病毒。而远在山东的母亲知道这一消息后,十分担心。父亲也在社区做一些防疫工作,他在电话中说了句:“医者仁心,国家有难,理应支援。”

“情况比想象中艰难,我们自己动手”

2月7日凌晨5时许,我们到达鄂州,下午便开始与鄂州市中心医院进行对接。该医院收治危重症患者的ICU病房,是战“疫”的最前沿阵地,我们20名医护人员需要接管该病区。在我们到来之前,当地8名医生轮班倒,负责危重病人的治疗,同时还要守护18名症状较轻的患者,很多人都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这种敬业精神令人敬佩。

为了防止医院内交叉感染,我们提出建议,改建防护通道,优化穿脱隔离服顺序,对当地医护人员进行院感培训,对存在风险的ICU病区进行改造。2月11日,医院按我们的要求改造完毕后,我们正式接管了鄂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病区。

北京大学国际医院医疗队合影

刚开始,情况比想象中的更艰难,ICU有8张床位,但只有4张床位有供气管插管患者呼吸机使用的氧气供应,而且压力不足,需要医务人员自己动手,两百斤的氧气罐每天搬来挪去,口罩、护目镜、防护服都需要节约使用。新冠肺炎患者要吸痰,需要用中心负压吸引,但医院只有脚踏式的吸痰器,而且储痰罐非一次性,存在被暴露感染的风险。即使是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下,当地医务人员依旧坚持工作,他们的精神感动了我们。

我们收治的均为确诊的危重症患者,最开始病区不能进行床旁胸片和床旁超声检查,我们将这些情况立即向鄂州市中心医院防控指挥部和北大国际医院反映。很快,从北京送来了一次性储痰袋,当地医院解决了移动的检查设备,让我们不再盲人摸象。诊疗护理方面,我们结合当地实际,优化治疗方案,制定了诊疗常规和护理手册,从护理、呼吸支持、药物、CRRT、营养支持、交接班、医疗文书、输液、输血、院感等各方面做出详细的方案指导临床。

“身体的苦可以克服,但心里却充满内疚”

平时上班,我们只穿一件工作服戴口罩,面对传染性极强的新冠病毒,必须穿上3层防护衣、2层手套、护目镜、口罩……在ICU病房,全副武装的持续奋战对每一个医疗队队员来说都是体力与脑力的双重考验。身体所承受的苦是可以适应和克服的,坦诚地说,内心更多的感觉是对不起病房里的患者。大多数患者看到我们穿着防护服会心生恐惧,不能像平时那样面对面用表情和眼神交流。治疗的时候,因为会再加一层无菌手套,所以手感和准确度难免会变差,稍有不慎患者就要多挨一针,如果说苦,就是心里这种“内疚”的苦。

王生浩为病人进行治疗

危重症病人多数年龄比较大,听力不太好,而我们却戴着厚厚的口罩,说话声音小了他们听不清,声音大了病人觉得心理有些不适。我们收治的一位80多岁的老人,也许是对我们穿上隔离服心生恐惧,入院时闹着要回家,医护人员无奈,担心他拔掉输液的针头,只好拉着他的手陪在床边安慰,两个小时下来,老人不再闹了。其实,我们站在一旁已是大汗如雨,我都能感觉到汗水顺着后背往下淌。

在鄂州近一个月的时间,我们累计收治患者19人(重症7例、危重症12例),转为轻症转出6例,撤机拔管2例,CRRT3例,中心静脉12例,胸腔引流管1例,留置胃管15例……为了医治更多的患者,为了保护更多的百姓,我们医疗队和当地医护们的努力从未停止。

 

编辑 郑力强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医疗队张中宏:我是“萝卜医生”,患者康复是我最高兴的事
下一篇:辽宁医疗队专家组副组长李国福:忙碌在三家医院,指导救治危重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