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河北医疗队:1090人  驰援:武汉、神农架

从1月26日河北支援湖北医疗队第一批队员出征以来,河北共派出11批医疗队1090名队员驰援武汉。分驻武汉市第七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神农架林区人民医院等10家医院。燕赵之地,自古多慷慨之士;大河之北,现今有抗疫群英。队员们所在的方舱医院,虽然基本都是轻症患者,但是条件却十分艰苦,基本是抵达武汉就要求上岗,不论是在A舱还是在B舱,做的都是开创性的工作。而在这支年轻的队伍中,有的队员孩子正值高三,有的队员孩子尚未断奶,有的队员妻子怀着孕,还有更多的队员至今未告知年迈的父母。 


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孝斌 黄士峰

1月26日,农历正月初二,河北省援鄂医疗队第一批150名医务人员,匆匆与家人告别,从石家庄出发,紧急驰援武汉。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管理部副主任、感控专家张征也在其中,当天是他49岁生日。

截至3月4日记者采访张征教授,他已经在武汉抗疫一线战斗了30多天。在他和大伙的共同努力下,进驻武汉市第七医院的河北医疗队队员,没有一人被感染。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临行前儿子送我五块巧克力

从腊月三十起,我一直在单位上班。

正月初二下午1时20分许,我刚吃完午饭,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医院通知我赶紧收拾行李,3点钟准时到医院门口集合,然后会合其他医院人员,到武汉救治新冠肺炎患者。

挂断电话,我立即赶回家,告诉了妻子和读高三的儿子。他们虽然不舍和担忧,还是帮我收拾好行李。

临走时,儿子将他堂哥送的5块航空巧克力,塞到我的行李包内,说让我带到武汉补充体力。

妻子和儿子关切的眼神,我至今仍历历在目。他们知道,作为医生,我出征是大概率事件。这些年,我先后参与了抗击非典和甲流等救治任务,他们有心里准备。

正月初二晚8时30分许,我们河北援鄂抗疫医疗队第一批队员,从石家庄乘坐火车出发。当天是我农历49岁生日。正月初三凌晨4时30分,我们到达武汉。

抵汉当天提出感控改建方案

正月初三下午,经过简短培训,我们来到武汉市第七医院,实地查看环境。

当时,医院就诊的发热患者排成长龙。我作为感控医生,发现现场存在不少交叉感染的风险。

实地查看后,我们立即提出了一些感控改建方案。比如,将医务人员通道与患者通道分开、进口与出口分开、在隔离病区外加一个缓冲区等。

正月初四早晨7时30分,我们正式进驻武汉市第七医院,与院方一起,一边进行改建,一边参与患者救治。

当时,医疗防护物资比较紧缺,防护服定额,医用鞋套缺乏,有人用普通鞋套甚至方便袋代替。

穿防护服是每一位进入病区医护人员的必备工作。但是,不少队员头一次如此全副武装开展工作,很不习惯。

帽子、手套、护目镜、鞋套等,先穿戴哪一件、何时洗手,每一步我们都张贴在相关区域,要求大家按照规定办理。每次穿戴,都要花上20多分钟,出一身汗。

防护完成之后,进入隔离病区前,我们感控人员会挨个检查大家的防护服、口罩、帽子、护目镜、手套、鞋套等穿戴是否规范,保证不让一寸皮肤暴露。

再三确认没问题后,我会拿出笔,帮每位同事在防护服上写下名字,希望他们平平安安。

医务人员出病区,脱防护装备,也要严格按照程序办理。

我们感控的主要任务,就是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控制易感人群。

为了让防护更加科学和全面,我每天也会进入隔离病房,规范布局流程,检查消毒隔离措施落实情况。

在隔离病区,对抹布的使用都有严格区分,最少需要四类抹布:第一类是专门擦拭配药的治疗室;第二类是专门擦拭护理站和医护办公室;第三类是专门擦拭走廊等公共区域;第四类是专门擦拭患者病房内的床头柜等。目的只有一个——让每一块抹布尽量减少接触面积,避免交叉感染。

从出发那天起,我的压力就比较大。我是专门的感控人员,不仅要确保河北医疗队进驻武汉市第七医院的队员不被感染,也要确保一起战斗的其他医务人员不被感染,还要控制病区内患者发生新的传染。

现在,大家的防护意识已经形成习惯,各方面的流程也越来越顺利,出院的病人逐渐增多。我们河北医疗队,没有一名医务人员感染。

一个月后第一次吃到热干面

其实,这次驰援武汉之前,我来过两次武汉。

两次都是来武汉开会。一次是在光谷,时间匆忙,我没有出去转,没吃成热干面。

第二次是两年前,利用晚上时间,我乘船看了武汉长江两岸的夜景。宽阔的长江、雄伟的武汉长江大桥、流光溢彩的黄鹤楼,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晚,我们还到户部巷走了一趟,吃了不少小吃,不过也没吃热干面。

这次来武汉,我已经待了30多天。最近武汉的气温忽高忽低,有些不适应,我尽力避免感冒。

吃的方面,开始一段时间,我有些想念石家庄的面食。现在好了,我们每天都会有各种面食供应。

让我惊喜的是,2月25日早起,我发现我们住的中南花园饭店餐厅准备了武汉热干面。餐厅很细心,还准备了关于武汉热干面的小知识介绍,捞面的小哥也很细心热情。

那天,我特意来了一碗热干面,觉得确实美味。这是我第一次吃热干面,芝麻酱的香味令人回味。

已经出院的患者老黄,给我们河北队员介绍了武汉的风土人情,介绍哪里有好吃的、好玩的,让我们对武汉多了一分了解。

等疫情结束,我会带着家人再次来英雄的武汉,一起品尝武汉热干面、鸭脖子、豆皮等美食,逛东湖、登黄鹤楼。

父母看电视才知道我在武汉

我父母已经80多岁了。我出发时特意跟家人交代,不要告诉父母我去了武汉,不想他们为我担忧。

来到武汉几天后,我接到父母的电话,问我在武汉工作怎么样,鼓励我听从指挥、好好工作,嘱咐我保护好自己。

这时我才知道,父母已经从电视上看到我出征武汉。我还以为保密工作做得好呢!

更让我感动的是,我的哥哥张钊专门写了两首诗,鼓励我、祝福我,期待我早日平安回家。

其中一首短诗写道:“张弓佩剑弟前行,征服病魔卫长城。必要防护应谨慎,胜利凯旋石门庆。”

我也写了四句回他:“疫情大考报国心,白衣战士不顾身。万众一心乾坤定,从此武汉留乡音。”

编辑:陈曙光 校对:李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李兰娟院士医疗组组长朱梦飞:所有的忙和累都是值得的
下一篇:​吉林医疗队朱晓旭:看到患者就像看到病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