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宁夏医疗队:787人   驰援:武汉、襄阳

1月28日中午,宁夏回族自治区首批137名白衣战士在银川河东机场庄严宣誓,毅然踏上征途。几天后,在宁夏医疗物资和医护力量并不宽裕的情况下,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相继出发,一队队白衣战士们前赴后继,满载大爱奔赴湖北战“疫”一线。

宁夏作为全国支援湖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的19个省区之一,对口支援湖北省武汉市、襄阳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医疗救治工作。

截至目前,宁夏赴湖北6批787名白衣战士“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楚天都市报记者 关前裕

17年前,他作为抗击“非典”疫情的医疗队队长,带领22名医护人员,在隔离病区封闭战斗了一个多月,是当地著名的“抗非英雄”;

17年后的今年,他逆行而上,千里迢迢援助湖北襄阳,作为驻襄阳市中心医院抗击新冠肺炎医疗队队长,带领21名医护人员日夜奋战在重症隔离病房。

他是常海强,宁夏吴忠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宁夏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副主委、宁夏医师协会呼吸医师分会副主委,呼吸内科领域的知名专家。

54岁的他是宁夏第一批援助湖北襄阳医疗队中年龄最大的队员。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 在援鄂期间,他先后带队查房2000多人次,处理重症病人300多人次、危重症病人11人次,培训当地医务人员21人,6次及时发现濒危病人病情变化并及时处理,挽救了患者生命。

以下是他的自述:

年纪最大的“老兵”,再次执行特殊任务

我是主动申请援助湖北的。

54岁了,没想到还能参加援助湖北抗击新冠肺炎这样重大的医疗救援行动。我想,可能是与我17年前抗击“非典”疫情的经历有关吧。 宁夏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很快组建,一打听,我是这里的老大哥,年纪最大的一个。

1月28日出征,我不敢向90岁的父母辞行,匆匆忙忙随宁夏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抵达襄阳。 襄阳全市的重型、危重型病人都集中在襄阳市中心医院。我担任襄阳中心医院医疗队队长,率领21名医护人员。我们到的这个时段,正是他们最需要专科技术支援的时候。

综合考虑我的从业经历以及”非典“时期的抗疫经验,我带领团队进驻了这家当地最大的医院。 给我配备的医护人员都是精锐,都有足够强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但是第一次查房,我就被现实情况震撼到了。收治重症病人的发热一区床已经满了,共有34个病人。送走疲倦的夜班医生,我立即组织白班的医生和护士长,重新逐个地检查病人。

慢慢的,我发现了一些规律。在平时的查房中,下级大夫会详细汇报病情,家属也会尽其所能做一些补充说明,病历资料也会完整提供。而这一切,在隔离病区,似乎都要打一些折扣。尤其是那些年龄偏大的,病情重的,想在短时间内提出准确的诊疗方案,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感到了深深的压力和不安。

一项特别制度,至少挽救6个危重病人

光着急没有用。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参考,也没有时间去从容地向同行讨教。鉴于疫情的特殊性,我迅速和团队商量,口头约定一套临时章法。从我做起,所有医生必须随时巡视病房,不允许坐在办公室。仅这一项举措,至少有6个病人被我们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

24床的寇某某,一个29岁的胖小伙子。上午9点看他的时候,生命体征都还好,也没什么基础病。11点半查房发现氧合往下掉,调大氧流量后没有好转,面罩扣上还是不行。我们赶紧把无创呼吸机接上。稍有好转马上复查胸部CT,双肺病灶已经比前一日增加了一倍。 第二天,第三天……团队的所有人很快适应了我的这一套打法。天天有新的发现。

30床的王某某,也只有30多岁,头一天很平稳,那天早上查房时发现她说话很费劲,呼吸频率30多次,氧合也往下掉,复查胸部CT一看,也是大面积恶化。马上抢救。

今天从战友发来的治愈出院名单上看到这些名字,我感到莫大欣慰。

事无巨细都要管,队员叫我“常妈”

出征前,我向所有队员承诺:我会将他们一个都不少地带回来。 责任所在,理该担当。因为疫情的特殊性,容不得任何人有些许疏忽大意。救治患者,首先要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

每天早上天蒙蒙亮,看不清一起赶车的队友的脸,但我一定会挨个检查所有人有没有戴好口罩。穿防护服的清洁区有些挤,我得逐个查看大家的程序对不对。下班时更要操心,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给团队带来感染隐患。

病房里,认识的不认识的美护们穿梭往来忙碌着,偶尔会发现她们的脚套或隔离衣有挂破的地方,她们想凑合粘一下省一套衣服,但我的责任心不允许,命令换新的。护工师傅忙得风风火火的,动作难免有些大,我会及时地向他们讲解飞沫传染的原理,纠正他们的一些做法。久而久之,正常轮换进来的护士长交接班,都会主动和我探讨病区管理的一些细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队员们开始叫我“常妈”,这个称呼虽然有些婆婆妈妈,但是大家对我的尊称。紧跟最新诊疗指南,每天对流程做一些改进,队员们已经完全接纳了我的一系列”特珠政策”。怎么交接病人,啥时候该复查什么项目,哪个病人要请专家会诊,都有章可循。

新冠状肺炎的诊治没有成熟的指南,没有特效药。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最大的秘诀就是尽量细致尽量及时地检查和个性化治疗。所以我要求团队在细字上下足功夫,每天都要对所有病人的诊疗方案进行梳理,结合病人的基础疾病决定当天的治疗用药,这样就大大降低了因为药物副作用所导致的意外情况。

转眼一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我管理的两个重症病区的病人都减轻症状或出院了。我以全队最大年龄逆行湖北,是值得的。

 

编辑 余彬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院校医疗检测队吴晨:胜利就在不远的前方
下一篇:李兰娟院士医疗组组长朱梦飞:所有的忙和累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