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毅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武汉市东西湖区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是武汉众多防疫战场中的一个。最多时,有近1500名患者在此治疗。方舱前竖着十多面旗帜,标志着来自全国多地的医疗力量。

方舱C厅外一角,停着一辆大卡车。这是移动P3检验车,于2月5日抵汉。P3实验室给病人进行核酸检测的结果,是患者能否出院的关键指标之一。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援鄂抗疫医疗检测队负责P3实验室。一个月来,这支团队已经做了2000多人次的核酸检测。

“随着患者陆续出舱,我们现在的检测量,比高峰时小了不少。”检测队队长吴晨觉得,胜利的曙光已经出现,疫情最终会被扑灭。

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们带来了国内最好的设备

我们检测队首批队员,于2月4日从北京抵达武汉。5日,移动P3检验车到位,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开始收治患者。7日,实验室建设完成,8日完成预实验,9日正式运行。

移动P3检验车内,配备了各类先进仪器,包括生物安全柜、生物废弃物高压系统等,哪里有需要,车就可以开到哪里,完成检测任务。它是真正的高精尖设备。它出征武汉,意味着国家动用了国内最好的设备、最优秀的技术力量,来支援武汉对抗疫情。另外,中国医学科学院还从北京紧急调用了自动核酸提取仪支持检测队。

我们检测队总共有25个人。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整个队伍平均年龄只有三十多岁。

队员中80后居多,还有两位90后,所有人都是自愿来帮助武汉对抗疫情。他们中很多人参加过多次重大防疫工作,专业素质很高。

出征前,我们知道武汉各种物资比较紧张,为此,检测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从实验设备到检测试剂,从酒精喷壶到笔墨纸张,甚至连实验室门口要贴的各类标识也准备了。到了现场后,我们在48小时内就建好了实验室。

我们是国家队,必须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零感染、打胜仗”,是我们的目标。

检测时我们要跟病毒面对面

移动P3检测车空间不大,只有大概30平方米,内部分为缓冲室、核心实验室、技术室三大部分。

样本里都是病毒,我们的队员要直接面对它。这是检测工作最危险的环节。

队员进入车内,必须严格按照要求做好防护。通过传递间,在淋浴间消毒清洗,最终进入核心实验室,车内最多只能装下4个人。

样本灭活、分装等高安全级别任务,都必须在车里完成。之后,样本进入其他检测流程。最终,要检验出每份样本中是否有新冠肺炎病毒核酸。

一批样品检测完,需要10个小时。这意味着,每组队员一轮班,就是10个小时。队员在车内不能吃喝,也不能上厕所,每次工作结束时,衣服都能拧出水,一轮班下来筋疲力尽。

实验室运行以后,我们最多一天要检测200多份样品。到3月4日,我们已经做了2000多人次的核酸检测。检测结果,是判断患者能否出舱的关键依据之一。

工作并非一直顺利,刚开始,队伍就遇到过挫折。

样本实验室进行过预实验,检测流程虽然全部跑通,但是有效检测率只有50%。后来我们分析,大家的压力前所未有,非常紧张,加上多日的疲劳等因素,影响了我们的技术水平。

压力是因为队员们害怕自己出错,害怕样本检测不出或样品遗漏而耽误战疫的进程。任何操作上的疏忽、程序上的偏差,都可能导致检测结果不准。

当时,检测队立刻暂停工作,分析原因,针对性解决。第二天,重复的小批量样本检测,合格率达到了100%。

曙光已经出现胜利就在前方

我此前多次来过武汉,但这次真的不一样。到了武汉我才知道,疫情比我想象的更严重。

2月4日,我们从高铁站到武汉客厅方舱医院,沿途看不到车。我去过世界很多疫情现场,这种情况从来没有见到过。

当时我心中就觉得,武汉作出了巨大的牺牲。这真的是一座英雄的城市。

我们每天的工作,从清晨直到第二天凌晨。每天回到酒店,也要待在自己的房间。大家心里想的都是工作,想着要争分夺秒,跟病毒赛跑,争取早日战胜病毒。

这段时间,我们有两名女队员过生日,但因为条件限制,我们没买蛋糕,也没有鲜花可送。我们找了两张红纸,打印上“生日快乐”,然后所有队员签上名,当做生日贺卡送给“寿星”。这是大家的一片心意。

实验室里挂着一幅漫画,画着几个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这是武汉的工作人员送的。画上还有写着“众生皆草木,唯你是青山”,让实验室增添了人文气息。

到武汉工作一个月了,我们最开心的,还是有患者出舱。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第一批患者出舱,是2月15日,有17人。大家都很高兴,但我没法去看。因为当时我穿着防护服,去看他们,就会浪费一套。我只能在心里替他们高兴。

随着患者陆续出舱,我们现在的检测量,比高峰时小了不少。

曙光已经出现,胜利就在前方。

编辑:陈曙光 校对:白哲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国家中医医疗队邹旭: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大有可为
下一篇:宁夏医疗队分队长常海强:队员称我为“常妈”,我要让他们“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