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陕西医疗队:919人    驰援:武汉

不计报酬、无论生死。1月26日即大年初二,第一批137人的支援湖北的“陕西军团”奔赴一线,向肆虐的疫情抛出掷地有声的战书: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为援助湖北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陕西力量。

从此,一批接一批的陕西医护人员奔向湖北。截至目前,已有约20批次919名医护人员组成的陕西医疗队在湖北奋战,他们用实际行动,在荆楚大地上书写着陕西湖北相抚、守望相助的战地实录。


楚天都市报记者周丹 通讯员刘炳圻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辉

进入隔离病房,医生与外界是失联的。

3月3日,楚天都市报记者真正体会到这句话。一天之前,与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援武汉国家医疗队石秦东的采访,原本约定在3日下午4时。按道理,这个点他会完成交接班工作,走出医院。

不过,一直到下午6时30分,他才从隔离病房走出来。经过污染区、半清洁区、清洁区,等他拿到手机,已快到晚上7时了。

因为去隔离病房不能带手机,病人有需要,他必须随时加班。这样的忙碌,他早已习以为常。

石秦东,是西安交大一附院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也是该院第三、第四批援鄂国家医疗队医疗组副组长。

以下是他的自述:

为早到武汉,宁愿在火车上“咣当”一晚

从医30多年,我参与了很多次重大医疗支援任务,如2014年新疆522暴恐案、2014年云南昭通6.5级地震等救治工作。这次疫情爆发时,我第一时间报了名,请求赶往武汉支援。

2月5日,我与医院院长施秉银、两位ICU护士长一起,组建第三批援鄂国家医疗队抵达武汉,为第四批142人的国家医疗队进驻做准备工作。

原本可以第二天坐高铁去,但为了抢时间,我们选择了“夕发朝至”的直快列车,宁愿在火车上“咣当”一晚上。

因为,早去一点,就可以早一点投入一线救治,就可以挽救更多的生命。我们不仅要参与临床救治,更要为国家提供疫情防控的方案和建议。

在我们做好了初步的准备工作后,第四批援鄂国家医疗队抵达。

2月9日,我们两批医疗队共计142人,整体接管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第七、八病区,负责88张病床,重症和危重病人的救治。

我们的队伍由西安交大一附院重症、呼吸、感染等科室骨干组成,来的可都是精兵强将。

刚到武汉,一切都是陌生的。武大人民医院东院,之前是一所普通医院,疫情发生后,按传染病医院的配置要求,重新进行了改造。不过,因时间紧迫,很多硬件设施不齐全。

刚开始,我们真的是到处找设备,吸氧机不够、氧压不足,无创呼吸机没有、有创呼吸机也没有……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但好在经过院方积极联络,这些物资一周内都到位了。

尽可能抢救更多病人,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

彻夜不眠,一次次将病人从鬼门关拉回

我依然记得,2月17日晚,我刚回到酒店准备休息,突然接到值班同事的紧急求援:“××患者血钾已经7.4mmol/L,随时可能心跳骤停,现在怎么办?”

命悬一线!这位病人的情况,我太清楚了,其在2月10日入院时,就已经很严重了。

“必须进行CRRT(连续肾脏替代疗法)血液净化治疗。”我一边指导同事抢救,一边召集专家们紧急讨论。

在专家组的建议下,同事们迅速建立血管通路,开机、装机、预充管路、上机、调参数等操作一气呵成,CRRT正常运转,患者血气血钾逐步回归正常水平。

人救回来了,天也亮了。一夜未眠,大伙却很兴奋,因为我们,又一次挽救了病人的生命。

可,病情每时每刻都在变化。3月1日,这位病人再次生命垂危,血压怎么都维持不住。

必须上ECMO了!我立即向院长施秉银请示,很快达成了共识。

ECMO俗称人工肺,抢救的都是极危重患者,运转需要一个团队共同协作。

我们重症医学科医护团队紧急集结,与在岗的医护人员组建了临时ECMO团队。从开始准备至ECMO顺利运转,仅耗时一小时。

很快,患者的氧饱和度上升,血压趋于稳定。我们又一次将病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那一刻,我们无比激动与自豪。

妻子也在一线,抗疫成功想去看最美樱花

每当看到病人好转,我们都觉得,一切都值了。

新冠肺炎患者,家属无法探视。护士们想了个办法,她们组建了微信群,将医生和病人家属拉进了群里。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对老夫妻,爹爹将近90岁了,婆婆80多岁,两人都在我们病区。爹爹情况很严重,婆婆相对较轻。两位老人都住院了,家里人自然很担心。

我们每天都会将病人的近况,在群里公布,谁谁谁情况又好转了,谁谁谁今天能自己下床了……老两口的子女也逐渐放下心来。

目前,这两位老人经过两次核酸检测,结果都为阴性,即将出院。

经常有病人家属问我:“你跑这么远来支援,家里人还好吧?”我每次都说很好。其实,我爱人也是一名医生,正在西安抗击疫情。

我女儿是医学生,虽然担心,但依旧坚定支持着我们的工作。有一天,她也将走上医生这个岗位,会更加理解父母今天工作的意义。

眼下,疫情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最近,同事们经常说,武大的樱花就要开了,听说樱花很美,什么时候能去看看。

我说:快了,等战胜疫情之时,大家一起去看看最美的樱花。

 

编辑 雷艳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天津医疗分队心理医生张鹤瀚:踏遍崎岖山路,助大家放下心理包袱
下一篇:国家医疗救援队(上海)杨之涛:我既是临床医生又是医务管理者,所以必须来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