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全国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医疗队:40人 驰援:武汉 湖北省荣军医院

他们来自江西、浙江、山西三省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医疗单位,2月11日抵达武汉,支援已在防疫一线奋战近一个月的湖北省荣军医院。这也是全国退役军人事务部门组建以来,第一次派出医疗队支援湖北的新冠肺炎防控。第一批退役军人事务系统医疗队由江西、山西、浙江三省荣军医院抽调的40名医护人员组成。退役军人事务部发出组建医疗队的通知后,各省荣军医院医护人员纷纷请战,最终从数百名申请者中挑选了首批40名政治、业务、身体素质过硬,并具有呼吸内科、感染科等科室工作背景和丰富经验的医务人员。抵达武汉后,他们作为医疗团队的一员,参与病房值班,大大缓解了湖北省荣军医院医护人员的工作压力,已治愈出院多名患者。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倩 通讯员孙四海

喻红群,江西省荣军医院院感科科长、副主任护师,主动报名参加全国退役军人系统援鄂医疗队。她在湖北省荣军医院疫情防控一线工作近20天,作为护士在三病区辛勤工作,已送多位患者出院。回顾援鄂期间的工作,她感慨良多,拉着医护人员拍照留念的出院患者、在药盒背面写下感谢小诗的病人、从家里给援鄂医护人员煨藕汤的湖北同事,都让她感受到患者及湖北人民诚挚浓厚的谢意。

以下是她的自述:

儿子送别时抱着我哭,但我还是选择出发

疫情发生后,我一直关注相关新闻报道。我1993年参加工作,做过20多年的护士,有六七年医院感染预防控制工作的经验,因此对这方面很敏感。2月2日晚,江西省荣军医院党办在微信群里发出紧急通知,称江西省退役军人事务厅接到退役军人事务部命令,组建全国退役军人事务系统援鄂医疗队,驰援湖北省荣军医院。我第一时间就递交了请战书。很快,人员名单确定,其中有我。

我这才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爱人和儿子。他们都不是太赞同,主要担心我已经40多岁,身体也不是很好,怕高强度的护理工作我吃不消,而且感染风险也比较高。但在我的坚持下,他们还是同意了。

出发前一天晚上我几乎整夜没睡,就在想,万一回不来了,家里还有老父亲,儿子还没有结婚,怎么办?

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崇尚英雄,我一直喜欢看英雄传记。当初学医的时候,我们也曾宣誓,要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2003年非典疫情发生时,我也很想去一线,但遗憾没有如愿。这次我不能退缩。

出发那天早上,儿子抱着我哭了,说要替我去。20多岁的大小伙子还流眼泪,我当时也流泪了:“你去了能干什么?你也不是学医的。”

“我可以当志愿者,我身体比您好,吃得消!”

儿子的话很让我感动,但他替代不了我。

病人被多扎几针,笑说“我不怕疼”

来之前,我听说湖北省荣军医院的防护物资紧缺,工作强度大,条件比较艰苦。我也做好了思想准备。但是2月11日到了武汉之后,我们看到的和自己想像的还是有一些差别。湖北省荣军医院之前是普通医院,目前的隔离病房是临时建立的,硬件上和规范要求有一定差距。但我看到这里的医护人员虽然已经工作了20多天,精神仍然饱满。这给了我们信心:他们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坚持下来,我们为什么不能?

我在湖北省荣军医院担任的是护士工作,一个人要照顾9床病人,大多都是老人。护士长把我们介绍给病人,得知我们是从江西来的,他们都很感动。接下来的这些天里,我听到患者说得最多的就是“谢谢”。

来武汉之前,我演示过很多遍防护服的穿脱。但现在真正全副武装走进隔离病房时,才体会到工作的不便。我们要戴好几层手套,还有护目镜,为患者打针因此变得困难多了。我经常会让患者被“冤枉”多扎两针。每次我道歉时,他们都笑呵呵地说:“没事,年纪大了,不怕疼。”

患者药盒上写诗,盛赞“翩翩白衣”

为方便认人,许多医护人员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防护服上。这也让不少患者记住了我们的名字。

有个患者出院那天没说什么就回家了,但护士在收拾病房时,在他病床上最显眼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拆开了的药盒。他在纸盒上写了一首诗:“入院荣军,月半有余。翩翩白衣,孜孜战疫。不识青丝,潜心如一。临危受命,经纶济世。保国安民,当世为尊。今将去也,思之良久。救命之恩,无以尽报。谆谆教导,不稍相忘。仅以拙笔,愿君安好。”在诗的后面,他把他看到的所有医生和护士的名字都写上去了,还包括几个他不知道名字,但是听别的医护人员喊过的“某某护士”,他都写在了后面。我们都很感动,其实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伟大的事,但我们每一天的工作,患者都看在眼里。

有不少出院患者都会在纸牌上写下一句感谢的话,然后拉着我们一起合影,说要留下来当做纪念。

我感觉到,这段时间是我们和患者关系最和谐的时候,就像一家人一样。

武汉同事煨的藕汤,让我们感受到家的温暖

离家这么久了,但我们一直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我第一天穿防护服时,很不适应,护士长看出来了,拉着我的手安慰我说:“我刚开始也觉得难受,慢慢就适应了。”平时下班后,她还给我们发问候短信,交待我们,有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跟她说。那时候就感觉,再多苦和累,也会被这份温暖融化。

知道我们江西人爱喝汤,湖北省荣军医院的护士魏晶特意让家里人煨了一锅排骨藕汤,端到医院来和我们一起吃。我们知道这段时间武汉的小区是封闭管理,买东西都需要团购,能买到做这一锅汤的材料很不容易,这是真的把我们当成了家人。我们来之前,湖北省荣军医院特意把条件更好的酒店让给我们,自己的员工搬到旁边的酒店去,还给我们配置了微波炉、烘干机,我们可能需要的他们早就考虑到了。

前两天,我们中午下班以后,湖北省荣军医院的同事让我们回酒店休息,但我们在微信工作群里看到,下午要接收50个病人。没有谁组织,我们回酒店扒了几口饭,就马上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编辑:谢礼逵 校对:李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甘肃医疗队队长蔡辉:​解疫后,要带着家人把武汉重新走一走看一看
下一篇:解放军医疗队毛青:穿上军装,就要敢于冲锋陷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