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新疆医疗队:494人     驰援:武汉

饮水思源,新疆不忘湖北逾20年支援情,在疫情来临时从最远的地方赶来。1月28日中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批援鄂医疗队142人集结完毕驰援武汉。截至2月22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派出3批医疗队和新疆建设兵团共494名队员支援湖北,分驻武汉人民医院东部医院和武汉市东西湖方舱医院(武汉客厅)等医院。新疆医疗队还带来了特色中药,应用于抗击新冠肺炎临床治疗。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批援鄂医疗队也是新疆首批重症医疗队,以新疆医科大学六所附属医院为基础组建的医疗队伍中的“”特种兵”。这支医疗队的“特种兵”,是一支敢打仗,打胜仗的医疗队伍,他走到哪里,“新医精神”就到了哪里!


楚天都市报记者晏雯 通讯员杜巍巍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

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眼睛不大,说话声音也不大。3月3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见到了工作24小时、刚从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出来的杨建中主任。很难想象,眼前这位谦和包容、超有耐心的医生,在ICU里与死神抢人,与病魔死磕时,这双小眼又会透出怎样的冷静与犀利。

杨建中,新疆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重症医疗组组长、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附院急救·创伤中心急诊内科主任。1月28日,新疆首批142名援鄂医疗队来汉,是首个驰援武大人民医院东院的医疗队。1月31日,杨建中带领重症组进驻到武大人民医院东院的重症医学科。

ICU是生死交锋最激烈的战场。一个多月来,他冒着风险,给患者进行气管插管、气管切开、中心静脉置管等操作。目前救治的20多位患者中,11名危重患者转入普通病房,大部分正在逐渐恢复中。

以下是他的自述:

第一天的誓言,出征千里疆鄂情

“湖北援疆这么多年,很多医生不顾小家来援疆,给新疆做了很大贡献,现在湖北有难,我们岂能不帮?”这是作为一名援鄂新疆医务人员的最真实的想法。

作为一名有着25年党龄的党员,作为一名从事24年急诊的重症科医生,这时候更要毫不犹豫地上。

1月28日,新疆首批142名援鄂医疗队出征,包括我们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89人,我担任医疗队重症医疗组组长。

出征前,急救创伤中心的家人们包好了饺子拿到现场为我们送行,俗语说“出门的饺子,回家的面”,虽然饺子凉了,但我吃下去心里是暖暖的。

妻子来送我,身为护士的她,懂我支持我。虽然不舍与牵挂,但她依旧给了我坚定的拥抱与鼓励。

当晚,飞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在偌大空荡的机场,我才真正意识到,这就是战场了!

因为走得匆忙,怕儿子和母亲担心,我只跟儿子说要出差一段时间。后来,儿子是通过新闻报道,才知道我是来武汉支援抗疫。

第十天的诗,回赠“春来武大看樱花”

“十日,人生非常短暂的时光……这十日,对于新疆医疗队,是出征千里,驰骋江汉,勇战病魔的十日;是直面肆虐,分秒必争,力挽悲凉的十日;这十日,新疆医疗队,与武汉同道一起并肩作战,为全国同道们争取了时间,与患者一起跟病魔殊死博弈,为患者朋友们带来了希望……”

这首《十日》,是我在正月十五写的诗。那天,是我和新疆医疗队进入ICU的第10天。

那天,经过艰难救治,19床的左女士即将转到普通病房。她离开前写下:“我会好起来的,等我好了,我带着两个孩子去看你,谢谢!欢迎来武大看樱花。”

这是我在那段艰难日子中,听到看到的最美语言。

最初的十天,是整个医疗队最困难的时刻,也是刻骨铭心的十天。

我们到达武大人民医院东院后,整个急救小分队被分到了管理危重病人的ICU和CCU,成了离病毒最近、最危险的人。

刚开始,大家要克服天气、陌生环境、匮乏医疗资源带来的种种压力。可战斗打响后,我们很快投入到了工作中。

我们珍惜每一套防护服,不敢轻易脱掉它。工作6个小时,我们的衣服都会湿透,饿了忍着,渇了忍着,有尿了,要憋着……要吃饱、少喝水,这是我们总结出来的经验。

来武汉后,我们发现这个病毒比预计的要凶悍狡猾,病人病情变化之快超乎想象。因此,我们要紧盯每一名患者,“要没日没夜地守着,眼都不眨地盯着”。

因为也许就在那么一瞬间,患者的血压血氧就掉下来了,呼吸就急促了。有时我从早上接班进ICU,直到凌晨3时都还在抢救病人。

每每进ICU查房,至少需要2至4个小时。除了给他们治疗,我还要帮他们树立信心,让他们相信,自己能熬过去。我会跟他们聊些治疗外的事,跟他们介绍新疆的美好事物。

每每看到他们湿润的眼眶,我也忍不住心酸。

一个月的兄弟情,携手死磕战病魔

“杨建中主任来自新疆医科大一附院,大内科主任,急重症专业出生,重症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年近50记忆力仍不减当年,好像没有什么能难倒他。他最大的缺点,就是为人低调、太低调!说话声音特柔,完全没有架子,病人有危险的时候,冲进污染区抢救病人他倒是要争第一……”这是我的好兄弟、武大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周晨亮主任对我的评价。

我看后觉得既暖心,又想笑。我今年44岁,比他也就大2岁,却给他年近半百的感觉。

我和他通过这次疫情相识、相知,配合非常默契。我们定了一个原则,像气管插管、切开等有很大危险的操作,尽可能不让年轻医生上,要保护好年轻医生,所以基本上不是他上就是我上。

而我和他联手抢回的每一个病人,都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2月4日,18床的邹爹爹突然出状况,血氧掉到68%,还在继续往下掉,需要立即气管插管。我立马换上防护服冲进隔离区,晨亮主任一再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因为大家都知道气管插管的高暴露风险。在那种环境下,我身体“臃肿”,防护镜全是水雾,爹爹口腔积痰很多,第一次插管失败了。

眼见爹爹血氧掉到只有58%,我沉住气,凭手感和经验,几乎盲插成功,血氧回到90%以上,把爹爹从危险边缘拉了回来。

经过精心的护理和治疗,邹爹爹病情稍有稳定,但始终无法脱离呼吸机。我又和晨亮主任反复讨论病情,决定给爹爹进行俯卧位通气。

眼看邹爹爹正在逐渐好转,2月20日,血氧又只有60%,亟需切开气管。“气切小分队”很快赶来支援,我和他们一起上台。

“65,80,97”,监护仪上的动脉血氧饱和度迅速飙升,我们再一次将邹爹爹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而这样的惊心动魄,几乎每天都会在ICU上演。目前,邹爹爹已脱离呼吸机,转危为安!

如今,我们新疆医疗队重症医疗组进驻武大人民医院东院重症医学科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我们两个团队朝夕相处,共同守护着每一位病人,已经成为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

他们说:“等到胜利了,我们一定邀请你们回武汉,为你们奉上美酒佳肴,带你们游东湖走绿道,还要和你们同登黄鹤楼看长江大桥,观大江东去。正所谓抗疫英雄归去来,武汉永远欢迎你们!”

我也想说,我们也将在武汉与你们继续并肩作战,直到胜利的那一天!

 

编辑 雷艳 校对 李伟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山西医疗队秦海丽:我把这儿当成了第二故乡
下一篇:云南医疗队刘萍:​家人老说我不回短信,可我真的是没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