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上海医疗队:1608人   驰援:武汉

截至目前,上海由市、区两级89家医院组成了9批次、11支医疗队、1608名卫生专业技术人员支援武汉。9批医疗队,分别进驻了雷神山医院、金银潭医院、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等17家医院,28个病区,其中ICU病区3个、重症病区16个、普通病区3个、方舱医院6个。其中,由122名医务人员组成的上海中医支援湖北医疗队,对病人采用中西医结合的临床治疗。依据第六版诊疗方案进行西医的常规诊治,同时加入中医外治疗法,包括中药汤剂、针灸、敷贴和功法等传统医学手段。


楚天都市报记者李曼英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刘中灿

莎士比亚说,“患难可以试验一个人的品格,非常的境遇方才可以显出非常的气节;风平浪静的海面,所有的船只都可以并驱竞胜。命运的铁拳击中要害的时候,只有大勇大智的人才能够处之泰然。”

一个多月来,上海援武汉医疗队暨武汉三医院17楼病区主任张益辉,要求所有核酸检测咽拭子操作,由他一人完成,用实际行动,为这句话画上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注脚。

微信图片_20200305101851_副本.jpg

以下是张益辉的自述:

不用跟家人商量,我们有自己的默契

1月23日,我工作的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召开动员会,号召医护人员报名,来武汉援助抗击新冠肺炎。100多名医护人员踊跃报名,竞争15个名额。

作为呼吸内科主任,我明白,这是我们的主战场。开会时,第一时间就报名了,当时也没有跟家里人商量。因为非典、禽流感、甲流时期,我也一直在一线,这算不上太新鲜的事。我也了解家里人,他们都是共产党员,对于我作出的选择,从来不会反对,我们有着自己的默契。因此,报名几乎是出于本能,并不会有什么压力。

很快,我通过筛选,和另外14名同事入选,来武汉援助抗击新冠肺炎。

准备防护物资、进行防护培训、开会协调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完成后,1月27日下午,我和同事们正式出发,前往武汉。

27日下午7时,我们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前往位于光谷的酒店。“武汉加油”的标语四处可见,从机组成员到接车员、酒店工作人员、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大家对我们都很尊敬很感激,这让我很感动。

以前开会,我也曾来过几次武汉,但停留的时间都非常短暂。如今我只有一个想法:来了,就要全心治病救人。

微信图片_20200305101859_副本.jpg

混合编队相处和谐,因为共同目标是救治病人

与我和同事们一起来援助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的,还有其他医院的医护人员,我们一共136人,负责支援医院内的三个病区。我负责其中的17楼病区的医疗组,一共35张病床,后期加到了58张。

这么多的医护人员,来自不同医院不同科室,大家并不了解彼此,在工作中能否顺利衔接,我心里没底,有些担心。不过,真正上战场后,我发现,情况要比我想象的好得多。

我们病区六成的医护人员和我一样,是别的医院来援助的,剩下的是武汉三医院的医护人员。尽管是个混合编队,工作量大得不得了,但目前为止,我们各自发挥自己擅长的,相处得很愉快。

我认为,这些得益于大家心态比较好,都觉得对方付出了很多,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救治病人。

实际上,对于新冠肺炎,我一开始也是没底的,完全不知道武汉疫情到底有多严重,传染性怎么样,病死率是多少。从当时统计的数据来看,武汉的病死率要远远高于其他地方。面对未知,总还是有些担心的。

来了以后,我们在管理病人的时候认识到,只要早期干预,精心救治,增强病人的抵抗力,新冠肺炎病人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2月7日,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第一批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一共4名患者,其中3名是我负责的病区的,这一点,让我们很开心。

后来,越来越多患者治愈出院,他们和家属们都很感谢我们,有的还在微博上发感谢信。给我的感觉,无论是正在治疗的,还是已经治愈出院的患者,他们都是非常感恩的,非常理解医护人员。

微信图片_20200305101913_副本.jpg

我要求,所有的取咽拭子操作都由我来做

众所周知,核酸检测是一个门闸的进出口,一方面决定着谁确诊了,需要入院治疗;一方面也决定着谁已经康复,可以出院。

这一个多月来,我做的最多的工作之一,就是帮助来到我病区的患者,进行核酸检测咽拭子操作。实际上,从接管病区开始,我就要求,所有的核酸检测咽拭子操作都由我来做。我这么决定,有着自己的理由。

大家知道,在进行取咽拭子时,患者由于敏感刺激,会咳嗽恶心,唾液喷溅出来,容易带来污染,这是一线中比较危险的一个环节。

我做呼吸科医生20多年了,平时也有取过,所以会相对自信一些;另外,不同的人去做,技术标准也不一样,核酸本来就有假阴性,采样不到位,后果不堪设想;加上,很多医生多少是有些担心的,而我心理相对沉稳一些,技术熟练,采得比较好,我一个人来做,同一个标准,就可以减少一些误差。反正,这个事情总是要有人做的,不如我来做,也可以减少大家的心理负担。

一个多月来,我为病区的92名患者做过核酸咽拭子取样,有的患者第一次阴性,第二次阳性,后面又要做两次核酸检测,最多的一个人采集了七八次。

3月1日,我们做了一个统计,我们病区92名患者,44名已治愈出院,我发自内心地高兴,因为每一个出院的患者,我们都花费了很大力气,甚至一段时间,心情都会因为他们的病情而起伏不定。看到病重的患者康复,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会觉得不虚此行。

 

编辑 碧云 校对 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重庆医疗队王小玲:我和患者相约重庆再见
下一篇:内蒙古赤峰市医院护士长宋英姿:看着武汉生病的样子好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