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浙江医疗队:1985人  驰援:武汉、荆门

1月25日至2月19日,浙江陆续分批派出医疗队紧急驰援武汉以及湖北的相关地区,共派支援湖北医务人员1985人。

目前队员分别在武汉第四人民医院的西院区、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等8个医疗机构。同时还有由国家卫生健康委抽调的三位专家在湖北多家医院开展指导。


楚天都市报记者 高伟 通讯员 李慧敏 汪兵洋 吴践帆

3月1日上午,随着两名新患者的转入,由浙江台州援荆门医疗队接管改建的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11楼重症病区宣告满员。该病区共收治22位重症、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马力全开成为荆门抗疫的焦点战场。

杨伟英是浙江台州援荆门医疗队副队长,她和队员们坚守在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谱写着生命的旋律。

以下是她的自述:

战斗在万米高空就打响

战疫从医疗队包机起飞时就已开始。

2月19日,为让队员能尽快掌握防护服相关规范,我带着另两位护士长在飞机上进行了穿脱演示,对所有队员现场培训。

队伍到达荆门驻地酒店后,为了减少医务人员感染风险,我与院感专家们一起设计了一套严谨的规范:上下班通道分离,甚至下班回房间要换三双鞋、两套衣服。

2月22日,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11楼病区“台州ICU”正式启用,开始收治病人。

为了帮队员们缓解紧张感,我笑着说:“我们台州人都是仙女,我要写在你们身上,让大家都知道。”有护士说:“那您就是王母娘娘了。”我说,“希望我能有王母娘娘的法力,把病人都从阎王爷手里抢回来。”

在轻松地说笑中,我们开始了紧张的工作。然而,混编部队的问题,以及“异地作战”水土不服的情况随之而来。
大家的知识经验不一样,习惯的体系也不一样,此外台州和荆门的风土人情也有区别。我们除了用真心爱心去服务,也要逐步理顺一套标准化流程,用来指导大家的工作。

我带着团队移植了台州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管理经验,并结合荆门实际加以改进,把自家医院成熟的5S管理体系带到了病区。

丈夫寄来巧克力支持我

身在ICU,病人难免有绝望抗拒的情绪,需要医护用暖心服务去开导。

有位病人初入病区时很不配合,甚至在护士注射时表现出攻击性行为。我们和家属沟通后,发现病人喜欢吃巧克力,同时细心的护士也发现他每天定时会出现血糖降低现象。不久,一盒巧克力被送到了这名病人手中,他的情绪和态度也逐渐改观。

为了支持我的工作,丈夫还专门从台州给我寄来一大箱巧克力。

对我们浙江医疗队队员来说,在这个战场上,最令我们牵挂的是患者。

2月21日一早,医疗队队员黄建洲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11床的小伙子在经过远程会诊,并撤掉ECMO之后,一直状况平稳。”

几天以来,11床是黄建洲最惦记的患者。2月17日中午,刚刚接班5分钟的他就收到指令,这位上了ECMO的患者即将转入。

患者呼吸衰竭、血气里二氧化碳偏高、心率不齐、大小便失禁、生命体征不稳定……“我让自己启动了一级响应。”黄建洲不断记录数据并获得指令后,相继给患者注射镇定剂、抽血、换床单,经过一两个小时的忙碌后,患者各项指数基本稳定。

“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让他康复。”黄建洲对我们说。

我们是来啃硬骨头的

全副武装进入治疗区的工作负荷巨大,为了保证队员得到充足休息,医疗队在排班中,都会尽可能扩大两班的间隔时间。

我是机动专家岗,本可以自由调配入舱时间。但我一直挑任务最重的一班,与当班护士一同进舱,一天也没落下过。每天交接结束后,我总是大汗淋漓地从治疗区走出。

身为护理管理,如果自己不进舱,怎么会知道队员们面对着什么样的压力,又怎么会知道舱里的患者们真正需要什么?我深感责任重大。

在ICU,每一位危重型患者都需要24小时看护,每一分钟都有可能发生危险。

医疗队队员葛慧青告诉我,ICU刚建成那天,他经历了惊心动魄的6小时——当天医疗队收治了四名危重型患者,其中3号床的大伯面色青灰,状态不佳。葛慧青简单翻了病历后,发现是白肺,感染新冠肺炎起码在一个月以上,此时呼吸机上的氧合度从100%掉到了60%。

“一定要气管插管,不能等!” 葛慧青精准判断。由于患者肺部粘液多,插管过程极有可能引发窒息,但此时医护人员必须果断做出选择。最终,患者血液中二氧化碳量降下来了,氧合也稳定了。

在充满危险的前方战场,我们一次次迎难而上,就像浙江省首批支援荆门医疗队队长、浙大邵逸夫医院党委书记刘利民所说:“我们支援荆门,就是来啃硬骨头的!”

 

编辑 肖名远  校对苏新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肖名远



上一篇:江苏医疗队鲁翔:我们带来了自己最好的设备和技术
下一篇:江西医疗队陈继林:光头的我,是这个城市最靓的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