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安徽医疗队:1324人   驰援:武汉

同依大别山,共打保卫战。2月22日下午,安徽省第8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出发,从全省紧急抽调的30名医学影像技师乘坐包机紧急赶往武汉。此次队员来自安徽省除蚌埠外的15个市,是该省首批医学影像队伍。目前安徽已派遣8批共1324名医务人员。


楚天都市报记者简俊晖 通讯员张敏 童新华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2月24日上午,安徽省第三批援汉医疗队负责人汪朝阳,带着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的39名患者,来到协和医院西院准备进行CT检查。这些患者第一次核酸检测阴性,若CT结果正常或明显吸收,将适时安排第二次核酸检测,若仍为阴性,他们就可以出院了。

37岁的汪朝阳是安徽马鞍山十七冶医院肾内科副主任,在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他每天会提前一小时上岗,每天在舱内工作至少6小时。负责400多名病人的诊治,从用药调整到协调核酸、CT检查,再到安排出院,配合舱外办理出院手续等,全套流程一跟到底。其间,他还要尤其注意识别患者由普通型肺炎向重型肺炎发展的变化,及时干预处理。

从方舱出来,他还是安徽医疗队三家酒店之一的驻地负责人,负责100名医护人员生活起居,协调各项事务。作为安徽马鞍山医疗队队长,他同时负责18名马鞍山医护人员全部事务。

虽然工作强度远远超过996,但汪朝阳却说值得。因为武汉体育中心2号方舱从2月12日至3月2日,累计收治住院病人491人,治愈出院249人,没有发生一例患者死亡。

以下是他的自述:

贴心聊天,帮患者放下心中的包袱

2月12日下午4时,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首次接收患者。起初,有的患者因为对方舱不了解,出现了烦躁、不安的情绪。

当天,我接诊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到床位躺下后就沉默寡言,眉头紧锁,情绪特别低落。这是许多刚进舱的病友脸上共有的表情。于是我坐在他的床前,一边问他病情,一边拉家常。

他是名司机,1月20日接触疑似新冠肺炎患者后,2月6日出现低热,2月8日核酸检测阳性,CT显示病毒性肺炎。2月9日,症状开始改善,不再发热,也没有咳嗽胸痛等症状。2月10日在隔离点隔离,2月12日却被转至武汉体育中心方舱医院。家中妻女得知后大哭,为他的性命担忧,让他陷入深深的焦虑和不安。

他问我:“我什么时候能好?会被交叉感染吗?都是什么人会转为重症?我啥时候再做核酸检测?”

安抚这类患者,一定要强势,占领心理制高点,粉碎他内心不安的疑惑。于是我对他说,你很年轻,又是轻症,在方舱内隔离治疗,是为了便于医学观察和处理,不是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你现在要做的是保证生活规律,调节心态,锻炼身体,等待检测的时间到来。最后,我让他加我的微信,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来咨询。我离开时,他第一次露出笑容,轻松中带着一丝腼腆。

接下来半个月,我每次进舱,都会找他聊几句,也会把他从床上拎起来走动,鼓励他去帮助护士取饭。渐渐地,他的话多了起来,更愿意和人交流了。

2月23日,他第一次舱内核酸检测阴性,24日CT复查明显吸收,26日顺利出院。他出院后给我发微信,说他是武汉通,以后我再来武汉玩,他可以当导游,带我尝遍武汉小吃。

只要用心,每个患者都能成为朋友

我觉得,只要用心,肯花时间,舱内那400多张床位的每个患者,都可以成为朋友。

一名40来岁的女性进来后牙齿发炎,整个脸都肿了,所以脾气火爆,跟谁说话都带火。说方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求转院,要让她的医生朋友来弄。我说我就是医生,你先消消火,在方舱内,你要信任和依赖的人是我。

我让护士拿来注射器抽满生理盐水,帮她冲洗口腔龋齿处的分泌物和食物残渣。她也知道她张着嘴,我近距离操作,有气溶胶传播的风险。但我依旧耐心帮她冲洗,还给她调整了用药。两天后再见面,她的症状就好多了,看到我客气得不得了,拉着我说:“老弟,以后来武汉,我来招待你,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还有一位60多岁的阿姨症状并不重,但有基础病,要吃降压药。进方舱时没带多少,就很担心。我了解以后,跟她说:“下班后,我帮您在外面看看,买到了下次就带给您。”

出舱后,因为我们不能私自外出,加上对周围环境不熟悉,我就跟所住酒店负责人联系,她还真帮忙买到了药。

这位阿姨得知后非常开心,加我微信,要给我发红包。我说,看您的岁数,我和您孩子应该差不多大。您就当我是您的孩子,帮您买药是应该的。

相互感恩,武汉人的爽直让我感动

来武汉20多天了,我遇见的每个武汉人,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感谢您支援武汉,您辛苦了!”其实,我觉得武汉人的牺牲也很大,也是值得我们敬重的。

赵经理是我们安徽医疗队所住酒店的负责人,与她一起的3位同事,要负责我们近百间房间、100多人的生活起居,劳动强度可想而知。

我总能看见她一遍遍将盒饭送上来,在群里统计各种生活用品的数量,并尽力去搜罗、分发。有患友需要特殊药物,或缺少生活用品,舱内一时供不上的,我们经常麻烦赵经理帮忙代购。她也总是不厌其烦,想办法在我下次进舱前买到。

她正值韶华,本应早早下班,享受生活,却在特殊时期选择了坚守,为我们服务。她总说:“把你们服务好是应该的,否则我们武汉人会更内疚。”

记得我们第一次出舱时,都累得精疲力尽,只想尽快对症处理后休息。但刚开始因为交接磨合,酒店来接我们的车时间晚了点。第二天上午,武汉开发区援汉医疗队服务保障专班工作人员就与我联系,“汪队长,麻烦您把所有的用车需求全都发给我,我统一调度。今后,我们一定保证车等人,而不是人等车!”

当天我将安排传给这位工作人员时,已是凌晨。他却很快回复我:收到!您辛苦了,谢谢!

后来有一次我换班休息,因方舱有事要处理,又临时调用了他们的公务车。一位50岁的司机大哥准点来接我。

路上,这位大哥对我们安徽医疗队的支援,再三地表示感谢。他说:“你们在这种时候来,真的是把我们当亲人。今后,你们有任何需要,我们一定去做,我们做不到,就向上汇报,一定解决!”

很多武汉人在疫情面前选择坚守,选择留下来,与我们一道守护家园。他们亦在负重前行,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们很难在现有的条件下打赢这场战“疫”。

同舟而济,守望相助,武汉,加油!

 

编辑 雷艳 校对 李伟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贵州医疗队邓进:快退休了,所以想趁身体好为武汉多做点事
下一篇:河南医疗队史源:刚在协和医院进修过,我一定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