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四川医疗队:1458人   驰援:武汉

1月24日,武汉封城的第二天。为联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四川省卫健委快速组建了首批138名援湖北医疗队,于1月25日到达武汉。截至2月26日,四川已累计派出1458人驰援湖北。

2月24日起,四川又组织分批捐献总计60万毫升血液支援湖北。

医护人员乐观的精神感染着患者,武汉方舱医院里跳起了舞唱起了《火红的萨日朗》,网友评价:8级地震都压不垮的四川人就是这样的乐观,并将这种乐观带到武汉,化作抗击疫情的武器。


楚天都市报记者肖杨 通讯员王潇潇

在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中,有一位与武汉颇有缘分的医生孙颖,她是四川省人民医院老年心血管科主治医师,2014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本硕博均就读于此。

“我在武汉读书十年,这次有那么多老师和同学在此参加战斗,我应该与他们并肩作战,也是回来报恩的。”此次她和救援队员一起先后在“武汉客厅”的东西湖方舱医院、武汉国际博览中心的汉阳方舱医院支援,已连续奋战一个月。

pub_CB20200304151925474059_副本.jpg

以下是她的自述:

万水千山,不忘来路

2月4日17:14,我和其他71名队友集结成都北站,乘坐Z124次前往武汉。

2004年,我上大学的时候往返就是这条襄渝线,途经南充、达州、万源,过了安康就是十堰,然后是随州、孝感,就到武汉了。这趟车的每一个途经站我都很熟悉,全程是13个小时。

2014年宜万铁路开通,车程缩短到6个多小时,那一年我博士毕业。

这次赴武汉支援,本来计划的是搭乘飞机,但一时无法协调到满足72名队员的座位,动车组又停运了,为了最快到达指定集结点,只能选择这趟绿皮列车,却无意之中勾起了我的记忆。

我把心里的情绪与救援队医疗组长苏明华师兄分享,他说,身为同济学子,回武汉抗击疫情义不容辞!苏师兄现在是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内科副主任医师,也是华中大校友,2005级同济医学院的硕士。

2月5日06:25,火车到达武昌站。九省通衢的武汉,火车站从来都是人流涌动的,我从来没见过它这般冷清。

两辆公交巴士载着我们,经过鹦鹉洲长江大桥开向汉阳方向。望着车窗外,我感慨万千,武汉的变化日新月异啊。树高千尺,有根支撑;万水千山,不忘来路。我们都来了,一定会胜利的。

上战场就不怕牺牲,但这一次必须要“怕”

我所在的四川国家紧急医疗救援队,以四川省人民医院为主体,是作为国家层面建设的突发事件紧急医学救援队伍。队里的好多前辈都是见过“大世面”的,多次执行过国家应急队的救援工作,如芦山地震、尼泊尔地震、九寨沟地震等。但刚刚开始,我也有顾虑,这些都是地震救援,和传染病救援毕竟不同,他们够专业吗?

经过两天的培训,我完全信任这个团队了。我对妈妈说,“加入国家队,我很光荣,更是安心,只要按照队里的纪律行动,就不会有事的。”我妈妈刘泽明是传染病专家,2003年就参与抗击非典疫情,可以说是受母亲的指引,我立志从医。妈妈也叮嘱我:“跟着国家队,要多留心多学习,要做记录。你还年轻,经过这一次实战,可为以后处置各种应急情况提供经验。”

第一次到方舱我们进行了全流程演习,队友和我都拍了一些照片以便回来后做预案。因为一旦开舱收患者,就必须穿防护服才能进场了,防护一旦不到位就有感染风险。我们是5个医生一班岗,6个小时一更换,每个医生要管理100多名患者。

我女儿3岁,我离开的时候告诉她,妈妈是去武汉打病毒。“妈妈加油啊,你要保护好自己。”这是女儿发给我的语音。

我们总说“上战场就不怕牺牲”。但这一次,必须要“怕”,为了队友、为了家庭、为了所有需要我们、关心我们的人。这个“怕”,是“敬畏规则、尊重生命”。

在东西湖区方舱医院,我的工作时间是下午2点到晚上8点。我所在的病区有234张床,收了160多名患者,光是给这些患者下医嘱就是很大的工作量,还要解释病情、安抚情绪,以及写入院记录、病程记录。所以工作起来,没有时间害怕。在武汉生活过多年,我也会讲武汉话,所以会用武汉话与患者交流,这样容易拉近距离。因为我们不仅要为他们治病,还要给他们坚强起来的信心和勇气。

不断的建设之下,方舱每天都不一样

2月13日,我们奉命转战汉阳方舱医院。我妈总是问我,你不进舱的时候在干什么?我答:我们在搭医院。

对,就是搭建一个医院。方舱医院和定点医院改造不同,我们是平地起高楼,硬生生拼出一个医院来。行政管理、药事检验、院感防控、后勤安保、党建宣传,缺一样都不行。医疗组这边,东西湖区方舱还有电脑可以用,汉阳方舱医院一开始是手写医嘱,手写入院记录……好在经过几天的努力,我们很快就实现信息化了。

每一位医生平均要负责80名患者,工作量非常大,利用信息化工具非常重要。如何提高查房的效率,避免重复询问患者的病情?我和队友陈善萍医生自创了“舱内外结合模式”,通过工作群, 让接班的医生进舱前,能够提前熟悉患者的信息。后来,方舱HIS系统应运而生。这是一个远程查房系统,舱外一名医生与舱内医生可以同时实现查房,记录患者的生命体征、病情变化、下医嘱等等,通过语音就能够完成所有的操作。这样医生每天查房的时间从4个小时以上缩短到2个小时,节省出来的时间可以有效地关注重点患者。

在不断的建设之下,方舱每一天都不一样。

当年武汉人民对我有恩,我也要对得起他们

在我特别馋水果的时候,东西湖区吴家山小学的学生们给我们驻地送来了苹果。还有当地的居民、家乡的亲友团,都在给我们补充物资。我把水果带进了方舱,给同样馋水果的病友们。

pub_CB20200304151615016076.jpg

有一天出舱是凌晨3点多,我和队友等交通车回驻地。白天落了雪,夜里还没化,成都来的队友有些兴奋。我想起2008年冬天落大雪,雪灾破坏了输电线路导致火车大面积晚点,我回不了家。我当时在同济医院实习,分管一名摔跤骨折的患者,患者的妻子得知我的情况,直呼“造业”,又是给我带藕汤,又要资助我买机票,还安慰我说没走成就去她家过年。她介绍自己的名字叫“梅芳”,就是东湖梅花的芬芳。这就是武汉人的热情豪爽。

队长总说,你在这里工作像打了鸡血一样。我说对啊,当年武汉人民对我有恩,我也要对得起他们。

工作之余,我们不能出驻地,但是只要有发现美的眼睛,处处是风景。风雪中的装备车,窗外的晚霞,雨后的蓝天……但我最想念的风景,是江滩、是东湖……长江边长大的孩子,总是想从水中找寻生命的力量,东湖漫步,山水相逢,我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

 

编辑 碧云 校对 李伟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广东首批援鄂医疗队队长、“小汤山”老将郭亚兵:希望早日能去东湖赏花,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下一篇:两封来自山东“逆行”医生家属的信 | 《与妻书》| 《致相公孔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