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陆缘 通讯员 刘龙腾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武汉江夏区湖泗街王通村村支书胡世林,今年33岁,皮肤黝黑,做事雷厉风行,粗中有细。

下雨天,为腾出双手,他戴着斗笠干活,因此村民常叫他“斗笠书记”。

他带领班子成员一共3人,每天消杀、送口罩、测体温,代购生活物资和药品。

2月6日,他在村里率先升级防控措施:全民监督私自返乡回村,举报奖励200-500元。

至目前,他所在的村无一例发热、疑似新冠肺炎病例。

他们一家有4人在抗疫一线,4人都是党员,其中2人是退伍军人。除了他自己外,妻子在江夏区人民医院抗疫,父亲是志愿者,弟弟是邻村干部。

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用毛笔写标语

 

我的村庄叫王通村,与江夏城区相隔60公里,离武汉市区80多公里。

村湾离城市中心远,有利也有弊。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村湾的乡亲对于疫情仍然持盲目乐观心态,总认为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串门、走亲戚等,一切照常。

必须要紧一紧螺丝了。

当务之急,是要让村民们认识到这个传染病的严重性。

标语肯定是要有的。但当时快过年,又封城了,一时间没法打印横幅。

思来想去,我决定自己用毛笔来写。于是开车到镇上,几乎把镇上所有的红纸都买了下来。

在村委会广场,我们三个人忙活了大半天,然后将写好的标语挨家挨户地贴在全村60户村民的房前屋后。贴完回到办公室,天已经黑了。

字虽然不好看,但效果还不错。

大年三十这天,我请一个普通话说得好的朋友,将标语录下来,然后把高音喇叭绑在三轮车上,开着车全村循环播放,还将村里“村村通”广播利用起来宣传。

同时,我以村湾为单位组建了5个微信群,把疫情的最新消息及时丢在各个群里。

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居民们可算是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和严肃性。

我们村无一例感染

村里一共有村民231人,常住在家只有90人。

那几天,我真是寝食难安,“输入性感染”这几个字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建档立卡,我把141位回村过年的村民进行体温等信息登记追踪。连续追踪20多天,除了有4例小朋友感冒外,没有发生一例感染。

回村过年的村民,需要大量生活物资,起初有村民想溜出去买菜购物,我一方面宣传阻止,一方面组建了微信群,采取微信下单、义务派送的模式,解决村民所需物资。

我也当了快一个月的快递员,每天开着我的摩托车为村民买菜、送药,忙得脚不沾地,晕头转向。把物资挨家送到后,回到家常常已是深夜。

有的村民家有小孩,提出要我代买棒棒糖。没办法,我也得跑一趟。我觉得只有满足了他们的小愿望,他们心情好了,就不会到处跑来跑去了。 

1月29日,我决定封村,全村六个出口,只留一个应急通道。出口我都设了两道关卡,前面用木质栏杆,后面把村里的拖拉机利用起来,横放在路口。 

有一次,我的姑姑想出去种树,到卡点来想让我放行,我坚决不同意,劝返了。 

2月6日,我对封村进行了升级,禁止返村、报备返程,私自返乡回村,全民监督,举报奖励200-500元。

目前这个有奖监督效果很不错。

父亲加入消杀小队

我的班子成员一共只有三个人,人手紧缺。

父亲是有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之前又是村干部。春节期间,我把这个问题跟老父亲沟通后,他二话没说,就加入我们了。 

倒是我母亲有点意见。原来,父亲工作细致,给村民的鸡舍、旱厕都打药消杀,不留死角。在农村,干这活会让人瞧不起。母亲因此有看法。 

但疫情防控要求就在那,父亲理解,我就给我母亲做工作。 

说起来,我跟我媳妇儿还是腊月二十九见过一面,她是江夏区人民医院护士,在血透室工作,马上要转到急诊科了。我们的孩子才4岁,年前就托付给住在纸坊街的哥哥嫂子带着。

我每天很担心媳妇儿,特别是看到他们医院彭银华医生感染去世的消息后,更加担心。不过,医护人员的生命,只有一半属于家人,她应该在那里。

我是去年1月当选王通村村支部书记的,这一年,我和村民们清洁村湾、美化环境、修缮房屋,村湾变化很大,我也很骄傲。

当村支书这一年确实挺累的,本计划趁过年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这次疫情来得这么凶猛。

你如果问我,疫情过后,第一件事要做什么?

我要接我媳妇儿和孩子回家团聚。

编辑:碧云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武商超市总经理朱曦:签下军令状后,我收到了同事们一沓沓军令状
下一篇:社区书记杜云:除夕那天,我从汉阳开车到黄陂买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