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向清顺 通讯员 唐时杰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中灿

2月20日,又见和煦暖阳。

社区交上大排查“答卷”后,武汉市江岸区公安分局永清街派出所武汉天地社区民警曹怡坤,心情明显轻松很多。

这是武汉“封城”之后,曹怡坤连续奋战的第27天。“四类人员”虽已清零,但她依然不敢懈怠。

小区封控管理,解决居民买菜难,困难群众帮扶……她,依旧在奔忙。

以下是她的自述:

请命

1月23日凌晨,天气阴冷,风雨凄凄,武汉市突然下达“封城”令。

那天早上,我去派出所值班路上,内心惶恐不安,第一次将此次疫情与2003年的非典联系在一起。那一年,正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读书的我,以“关在学校”这种特别的方式,与非典战斗。

我没有想到,十多年后,在生我养我的武汉,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

一个个新增的病例数字,一条条纷至沓来的疫情信息,铺天盖地的病人求助……

接下来的一周,我与大多数武汉市民一样,都被疫情的乌云笼罩着。

1月30日,武汉市公安局启动万警进社区转运病患行动,永清街派出所组织成立“转运突击队”。当天,我主动给所长刘玉洪提出到一线参与社区病患转运,但是被所长回绝了。他说:“这项任务特殊,哪能让你们女同志上?”

见所长没答应,我又找到了教导员汪四运,我说出了两条理由:“第一,其他同志都拖家带口,我单身,万一中招自己去隔离;第二,女同志心细,有时比男同志更有优势。”

在我的反复请求下,所支部终于同意了我的申请。

转运

2月1日下午,我第一次参与了社区病患转运。

当时,社区工作人员向所里求助,居民李某(化姓)的妻子被确诊新冠肺炎,李某作为密切接触者,需要及时隔离。

我和同事赶到李某家中时,开门的是一名60多岁的老人,他穿着睡衣,没有戴口罩。

虽然我穿着防护服,但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密接人员,还是有些紧张。但是,就像我跟所领导说的一样,我还是单身,就算是感染了,自己去隔离,至少也不会牵累家人,所以很快就没有了顾虑。

采集登记相关信息,讲解当前有关政策,询问生活上的困难,我和同事一番细致的工作,很快取得了老人的理解和支持。

我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将他送到了集中隔离观察点。完成任务回来,我把全身上下用酒精消了一遍毒,又洗了个热水澡,心里瞬间觉得踏实许多。

回来路上,我想了一个主意,用塑料桌布、透明胶带等材料,把警车前后分隔封闭,分出了一个“隔离仓”,让同事尽可能减少感染的风险。

这辆车后来成了所里的简易送治专用车。接下来的这些天里,我们用这辆车转运了十多名病患。

2月15日,一对小夫妻,两人都是临床确诊新冠肺炎患者,但女的是孕妇,不愿去隔离医院,社区工作做不通。

我得知消息后赶紧上门,但吃了闭门羹,打电话也被挂断。无奈之下,我改发短信,一连发了12条短信来沟通,终于打消他们的疑虑。

第二天,我和社区工作人员一道,把他们护送到了隔离医院。

排查

我所管辖的社区有3600多户,规模虽说不算太大,但是社区很有特点,可以说在武汉市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里既有价格高的学区房,还有很多待拆迁的老旧房,还是武汉市外国人集中办公的社区之一。就因为这种复杂性,给日常工作带来不少挑战。

2月初开始,武汉市加大对社区“四类人员”的排查力度,我主要的工作就是劝导一些不配合的居民集中隔离或送医。

2月4日的一对母子,让我印象很深。因为老父亲刚刚去世,儿子张某和母亲是密切接触者,两人不肯前往隔离点。

“不用多说了,我们没有症状,哪里都不去!”我刚一开口,张某就大声打断了我的话。“行了,你们快走,我们不去!”他一边吼,一边关门。

我赶紧伸出腿卡住门缝,对张某说:“你不去,我今天一定不会走!”没想到,我这样一下,突然把他给镇住了。他突然打开房门,放我和同事进了屋。

我耐心听完他讲述他父亲患病和离世的经过,我的眼泪也跟着哗哗流了下来。残酷的肺炎疫情,让父子突然阴阳相隔,让一个又一个家庭残缺,怎能不让人心痛!

等情绪舒缓之后,我一边安慰他,一边向他介绍集中隔离点的条件、吃住等细节,见我态度很坚决,一直一言不发的老母亲突然说话了:“儿子,别说了,还是去吧。”出门时,我看了一下表,我已经在他家里坐了快2个小时。

我很幸运,这些“硬骨头”都被我啃了下来。前几天武汉市集中开展的拉网式排查,我又成功劝说和转运确诊和疑似病例4人,社区基本实现四类人员“清零”。

这几天天气很好,希望阳光早日驱散疫情的阴云。

我和战友已经约好了,武汉解除封城的那一天,一起出去喝几杯,好好庆祝。

我只希望,这一天,不要等太久。

编辑:碧云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外卖骑手马智勇: 穿过疫情严重区,我送外卖到医院
下一篇:武商超市总经理朱曦:签下军令状后,我收到了同事们一沓沓军令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