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曹磊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辉

帅勤梁,武汉本地人,他和妻子刘先丽都是公交车司机。

他说,自己开了15年公交车,这一个月自己最累,也最自豪。

因为,他接送的人,能让这座城市重现车水马龙,接踵摩肩。

2月19日凌晨2点,他刚刚将来自宁波的医护人员送到酒店。

关上车门,望向天空,有星光明明灭灭,月白风恬。

这是他独居酒店的第十天,也是他接送抗疫医护人员的第二十天。

每一天,他都觉得充满意义。

以下是他的自述。

夫妻同上阵,心系医护人员出行

在武汉“封城”后一周,我报名成为了医护人员通勤保障专车司机。

1月23日,我没有当班。当妻子说起“封城”的消息时,我凭借15年的公交人经验判断,此后公交车肯定要担重任。

这天下午,333路公交车线长打来电话,请每个人做好准备,随时有任务下达。

第二天就是除夕夜,一家三口的团年饭餐桌上,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为这座城市做点什么。

大年初一,武汉发布私家车禁行通知。三天后,我和妻子终于等来了通勤保障出车任务,接送武汉市第三医院首义路和光谷院区的医护人员。

1月30日凌晨4点半,窗外还是一片暗夜。从家里走到发车的光谷七路场站不过几分钟,我和妻子一路无言。

每天都要走的这段小路,在那天显得特别长。我知道,那是她在为我担心。

lh20022016.jpg

lh20022005.jpg

接送跨两江,随时出发不敢喝水

到场站时5点刚过,妻子熟练地背起消毒水箱,给公交车里里外外消毒。

我穿好防护服,透过防护镜与妻子对视一眼,转头上车,出发。

从光谷七路开向汉口青年路。过往此时,光谷的路上已现车流,周身的车辆每一分钟都在变多,直至每个红绿灯前都会排起长队。

而现在,重病中的武汉刚刚醒过来。

光谷是安静的,街道口是安静的,黄鹤楼是安静的,

长江、汉江都是安静的,连汉口的航空路也是安静的。

每个这样的清晨7点之前,我都会在青年路地铁站前停下,等候第一批上车的医护人员,将他们送上抗击疫情的战场。

不过50分钟,我就能将沿路十多位医护人员送抵武汉市第三医院的首义路和光谷两个院区,而后立马拨通妻子的电话。

回到场站时,她已经拿着消毒装备等候多时。

短暂的休整时间里,我会尽量少吃饭、少喝水。尤其是临近下午4点半再次出发前,我不会再喝一滴水。

因为战斗中的医护人员没有下班时间表,任何时刻都可能要持续战斗。我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待他们交班,送他们安全到家。

这种等待,可能是1个小时、2个小时,甚至4至5个小时,不能离车。

即使再累、再饿、再渴,我都绝不能吃喝。因为等待随时结束,出发随时到来。

lh20022012.jpg

与医生同住,十班倒的“隔离生活”

2月7日,我和妻子短暂休整。

这几天里,外地援汉的医疗队越来越多。在电视里看到他们坚毅的身影,我再次主动请缨,为这些逆行的勇士服务。

2月9日,我就收到通知,随时准备参与接送从宁波来武汉的医疗队。

任务来得很急,2月10日傍晚,家里的灶上正炒着菜,我就接到了线长电话,7点出发去机场接人。

按照要求,这次执行任务必须与医务人员同住酒店,以半隔离状态提供更安全的服务。只有一个小时收拾行李,出发之后不知什么时候再回家。

如果说当时还有些踌躇,那么在机场见到这138位宁波医护人员时,我更加坚定并庆幸着自己能够为他们服务,为抗疫再尽一份力。

他们的脸上挂着疲惫,他们的行李塞满了车厢,他们是真正离开家,用生命在帮助我们的勇士。

接下来的日子里,共有四位公交车司机,每天分十个班次,每人三班,从早上8点到凌晨2点接送医护们工作,最晚时会到凌晨4点。

每每在家人担心我的安全时,我会跟他们说,我可能距离新冠病毒很近,但与医生们在一起,我距离胜利的希望更近。

lh20022025.jpg

穿梭疫情里,不忘去做城市宣传

2月15日,武汉降温下雪。医生们早上出门跟我打招呼时,都好像愉快了些。

雪天路滑,我尽量把车开慢一些,平稳安全地将医护们送达。

看着窗外的飘雪,有医生会发出“武汉真的很美”的赞叹。这时候我会告诉他们,武汉一直都很美。

这样的对话,充实了每一天接送医护们的路程里。

从广埠屯出发时,我会说,这是武汉最大的电子商品市场。

来到光谷转盘时,我会说,这是武汉被称为“宇宙中心”的地方,步行街里永远都是人挤人。

走上关山大道时,我会说,这是武汉最具活力的创业圣地,每天都有年轻人在这里追逐梦想。

说起这些话时,我的眼前是一片空旷静寂,但是我的脑子里,却是一派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每次听到我的推介,车上的医护人们都会笑着说,等我们战胜疫情了,一定再来武汉看看。

让我特别高兴的是,这些天里,武汉的疫情控制越来越好,但医护们的工作强度并没有减轻。有时候接他们下班回酒店,又需要等好久好久。

这样的等待,我太熟悉。在等待里不吃不喝、回酒店错过午饭或晚饭,都完全不是问题。

因为在“半隔离”的工作日子里,我看到抗疫胜利的希望。她让我更加坚信,这些我接送的人,一定会尽快让武汉重现车水马龙。

0BBJCXKC(YR%}D(9Q0`TW7K.jpg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肖名远



上一篇:公益组织牵头人孙拥霞:目睹四川芦山地震时受援助后,我下决心帮助他人
下一篇:火神山建设者黄甜:新婚之夜离家返岗,每天3万步脚都走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