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卢成汉 通讯员方蓓

2月18日晚6时许,天色已暗,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

51岁的陈万和与47岁的狄会兰,是一对环卫工夫妻。他们住武汉市汉阳龙阳路山湘宾馆,在各自房间吃过盒饭,稍作整理,就一前一后,登上了在门外等候的车辆。

他们是汉阳国博方舱医院保障人员,当晚要与5名同事一起前往方舱医院,开始6个小时的保洁及消杀工作。

灯影下,是他们逆行的第8天。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夫妻一起进方舱

我与老陈在汉阳环卫集团一公司,从事环卫工作近3年了。我们被分在一个班,老陈上早班,我接班,上中班。老陈坚持上早班,是想让我多睡一下。

他一大早起床,早上5时准时到达汉阳大道。1000多米的道路,大扫一遍要2个小时。吃过自带的早餐后,再进行保洁。

上午10时30分,我去接班,骑着电动车,顺便对路面进行巡回保洁。这样的生活平静而幸福。

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平静被打破。

除了清扫马路,还得戴口罩,进行消杀。我倒不是怕活多、活累,而是上班与生活节奏全部被打乱。

2月9日晚,我们公司动员环卫工报名“参战”。原来是要进驻国博方舱医院,配合医护人员,为患者做好服务工作。

想到进舱有一定的风险,我与老陈起初都争着去。最后谁都不肯退让,干脆就一起去了。

2月11日晚7时,经过培训,我和老陈一起进方舱。

从害怕到不怕

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手套,我和老陈又分在了一组。

我感到呼吸有些急促,心情也紧张起来,因为隔着护目镜,老陈并不知道我的状况。

“你跟好我。”老陈说,然后和我各自背上25公斤的消毒水,上下压着压杆,开始对医院内的角角落落进行喷洒消毒。

一趟下来,中间还得加注25公斤才够。此时,我已满头是汗,但不能擦,只能忍受着。

接下来是保洁,收每个病人床头的垃圾桶。这跟在马路上清扫完全不一样,要小心翼翼,防止泼洒,而且每清完一个,还要及时消杀。

方舱内有3座公厕,这里的消杀也很严格,每人如厕后,我们都要消杀一次。做好了消杀和保洁,才能给医护和病患提供一个好环境,尽快战胜病毒。

在方舱,有的患者有时火气有点大,朝着我吼。我知道,他们是心情不好,我能理解。

有时遇到患者突然呕吐,需要及时清扫和消杀时,我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害怕,但却没有退缩。

6个小时内,我不能上厕所,也没休息的地方,只能见事做事。要么清扫、保洁,要么消杀,要么清理医疗垃圾和生活垃圾。

后来,我不害怕了。其实在方舱里面,还是很安全的,因为医护人员帮助我们作了全方位保护。

事实上,让我从害怕到不害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夫妻在一起。

希望早点回家追剧

凌晨1时许,我和老陈才回到所住的酒店。

虽然我们门对门,中间只隔了一条过道,但出于安全防护考虑,我们并不能串门。

上午9时许,我们吃过早餐,才敢站在各自的门口说说话。

老陈说得最多的,是注意防护。我记得最深的,还是我们的约定:早点战胜病毒,回家靠在一起追剧。

2月15日,武汉保卫战发起总攻。

金银潭医院、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及武汉十几座方舱医院,陆续传来病人出院的消息。我感到,实现我和老陈的约定,不远了。

2月20日,更激动人心的消息传来了。武汉新增确诊病例,首次降到3位数。病毒快被打败了,我们的约定,应该能更快实现了。

靠着丈夫追剧,是我多年的习惯,这也是我们幸福的密码。

老陈喜欢追谍战剧,也爱看文艺类节目,唱歌的也喜欢。

“你喜欢看什么,我就喜欢看什么。”我对老陈说,我心里很踏实,疫情过去后的日子,一定会更幸福。

编辑:雷艳

QQ图片20200222184528.jpg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医务科科员袁添:等能回家那天,我要给爹妈磕个头
下一篇:方舱医院设备维护人员李飞: 24小时待命,每天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