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毅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35岁的鄢帅已在武汉洪山区委党校食堂“闭关”一个月了。

他在党校食堂工作快两年,是武汉楚康园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员工。

自从党校成为隔离点,他和同事就一直围着食堂的炉子打转。每天做上千份盒饭供给隔离点和石牌岭方舱医院。

从早上5时睁开眼,到晚上8时准备好次日的用料,每天工作15个小时。

鄢帅

以下是他的自述:

骂完老板还是来了

“封城”的前一天,晚上快转钟,老板突然给我打电话,说党校要用作新冠肺炎病人隔离点,要我给病人和医生做饭。

食堂在一楼,楼上是隔离病房,上班意味着可能接触到病人。

我主要担心家人。家里有父母、老婆和两个孩子,万一我把病毒带回家,怎么办?此前,我没回天门老家,就是不想出门冒风险。

我是个直肠子,在电话里就把老板骂了一通,说她是神经病。别人都在往后躲,她何苦要拉着员工往前凑……

但冷静一想,我到武汉打拼、安家,老板一直很关照我。我小儿子8岁,体弱多病,她常去看我儿子,又送东西,又塞钱。

老板跟我是一个湾子的,我把她当姐,她把我当弟,这种时候我不去,不行。人要有良心。

 

1月30日左右,隔离点陆续来了100多号病人,加上医护和其他管理人员,有将近两百人。早餐要有四样,中晚餐是两荤一素,还要有水果、牛奶。

要保证营养,还要卫生、足量,菜品还得尽量不重样。从菜出锅,到医生和患者吃上饭,只有半个小时。

从早上5时开始,一直干到晚上8时。每天把晚饭送完了,就开始为早餐备料。开始几天,食堂人少,大家一直连轴转。

2月4日开始,任务更重了,教育局要我们保障石牌岭方舱医院的伙食,这意味食堂每天要做上千份餐。

我又把老板骂了。本来人手紧张,还接新任务,大家实在有点吃不消了。

但骂归骂,就算有困难我们也要干。那么多病人在受苦,那么多医护在冲锋,不能让他们饿肚子。

好在外地同事也陆续赶回来,食堂人手多了。他们进厨房前,也要先自我隔离,没问题了才能上岗。

做梦都在扛菜

最难的是采购。过年期间,买筷子都难。

当时需要大量一次性饭盒,我们联系了武汉13家生产饭盒的企业,都没货。最后我通过朋友,才从汉南一个仓库拖回来23箱。

青菜难找,蔬菜批发市场都关门了,老板就四处打听。哪里有萝卜了,我就赶紧开车去拖萝卜,哪里有白菜了,又去拖白菜。

但每餐不能总是萝卜白菜,还要想尽办法弄点其他菜。我们买菜都是成吨的买。

那几天,四处开车买物资,每天围着武汉市,跑上百公里。找不到菜,晚上睡觉都不踏实。食堂都是封闭管理,不能回家。同事笑我晚上说梦话,都是在招呼大家赶紧把买的菜扛到食堂。

这几天,肉也不好找。有天听说超市进了100公斤肉,我跟超市经理商量,要50公斤。经理知道我要保证隔离点和方舱的伙食,可他也要保证老百姓,只同意卖给我20公斤。

20公斤肉,都不够一天用。我进到超市仓库里,又悄悄搬了30公斤到车上。超市经理要把肉拿回去,我把车门一锁,钱强塞给经理,强买了一次。

隔离点病人和医护人员基本都是武汉人,有的想吃热干面了,就希望食堂做。

我四处找关系,花了一天,才弄来100公斤碱水面。自己煮面、拌油晾面,芝麻酱从超市买,卤水自己调。可辣萝卜真是找不到,没办法,只能用胡萝卜代替。

我这辈子,这次热干面做得最困难,可再麻烦也要做。很多部门也在帮我们解决问题。

 

天使就在身边

2月10日,教育局为了更好保证方舱医院的伙食,征用了南湖一所小学的食堂,我和近三十名同事分成两组,一组留在党校,一组到南湖。

因为封闭管理,在党校,我们在餐厅搭了床。在小学,大家就把教室改成宿舍。

公司有专人配送,但配送的人不进厨房。同事们也不敢马虎,进厨房必须穿防护服、带口罩,进出还要全身喷酒精消毒,每天做完饭,厨房也要消杀。

刚开始,在党校的同事还是担心,毕竟楼上就是病人。

可这种担心,后来烟消云散。有关部门希望从公司抽调志愿者,进入方舱,为病人发盒饭、做清洁。这比在食堂做饭更危险。

我就给同事喻思阳打电话,问她愿不愿意去,没想到她一口答应,没有丝毫犹豫。

喻思阳是90后,平时看起来很文弱。我不明白,她为什么有这样大的勇气,敢和病人零距离接触。我当时就哭了,由衷钦佩她。

疫情发生后,这不是我第一次哭。此前弄不到物资急哭过,想老婆孩子想得哭,受委屈难也会哭。这次不一样,我真的是被感动哭了。

我想,喻思阳跟那些逆行的医护一样,是天使、是英雄,而且就在我身边。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在对抗病魔。

同事们也都挺钦佩她。慢慢地,大家不再抱怨,而是相互鼓励、打气。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我和同事都相信,疫情很快就会过去的。

编辑:雷艳

QQ图片20200222184528.jpg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勇士》系列主题评论:每个人都是卫城的勇士
下一篇:方舱医院“管家”林艳: 调配物资,我在风雪中过了49岁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