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倩 通讯员 何武涛 洪培舒 罗丹

龚建,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汽车班长,坚守一线20多天,为武汉市各大商超、雷神山医院、方舱医院等输送生活和防疫物资。

龚建将在今年底退役,春节前将妻子和孩子接到在部队驻地过年,因为这次疫情,妻子和孩子现在仍滞留武汉,回不去山东老家。

以下是他的自述——

命令下达之前我们就准备好了

今年是我在部队的最后一年,春节前,我就把老婆孩子从山东老家接到武汉的部队驻地,打算一起过年。

但就在他们来之后不久,我们就开始为执行任务做准备了。我们是航空兵驻汉某部,“以新闻为动令”一直是我们的要求。那段时间,关于疫情的报道已经引起了部队的高度重视。1月23日,武汉“封城”的那一天,部队领导就指示我们,做好准备,随时出发。

我们是汽车兵,车是我们的战斗岗位。几天的时间里,我们迅速把车辆调整到最佳状态,还结合战备演练,进行了好几次紧急出动和拉动训练。

疫情在升级,我们在等待命令,1月27日晚,我向部队写了请战书,请求第一批执行任务。

2月1日中午12点,命令终于下来了,我们要立刻赶往江夏的集结地,和兄弟部队组成运力支援队,支援武汉抗疫。在简短的动员会之后,我们5辆车迅速出发赶往江夏。下午到达集结地点之后,先去拉回了支援队所需的生活物资,第二天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当中。

有时候忙到天快黑了才吃午饭

2月2日,我们的第一趟任务是从江夏庙山的武商储存中心调运物资,运往市区内的几家大型网店,分布在武昌和汉口,距离120公里。当时还有很多员工都没有回来,搬运工人手非常紧缺,物资装上车,卸下车,都是我们的驾驶员和安全员负责的。第一天早上7点半出去,到中午12点才回到支援队驻地,正好赶上吃午饭。而到后来,想准点吃饭就很难了。

随着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的增多,我们要跑的地方也越来越多,在路上的时间也越来越长。2月6日一天,我们跑了8家医院,包括还在建设中的雷神山医院。2月19日我们去江夏乌龙泉,早上出去,回来的时候都差不多5点了,几个人终于吃上“午饭”。

路上跑的时间长,没有专门的时间吃午饭,一开始我们是带着饼干、矿泉水和火腿肠,抓紧时间啃两口。后来上级知道了,给我们配备了暖水壶和自热干粮。

我们进出的很多地方都是医院,超市也是容易集中大量人流的地方,部队给我们的要求是一定不能造成交叉感染。每次到医院执行任务,我们都要穿上防护服,戴护目镜。车辆回到集结地,第一件事就是消毒,驾驶室,包括盖板都要喷洒到。回到宿舍,进门前一定要洗手,用消毒液把全身喷一遍。

决不能让一个人、一台车带上病毒成为感染源,老百姓还指望着我们。

难忘他们的一个手势,一个军礼

我们每天走过的地方,平时都是繁华闹市,而现在,大街上很少能看到行人,更不要说车辆了。但是这些天还是遇到了一些难忘的人和事。

2月1日赶往江夏集结地的途中,在准备下二环线的时候,旁边一辆面包车,司机突然摇下窗户,按了两下喇叭,然后向我们伸出了大拇指。他并不知道我们在执行什么任务,但是看到军车就让他感到安心。

在新洲人民医院搬运物资,执行完任务开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我从后视镜里看到,一个工作人员突然立正,向我们敬了一个军礼,非常标准的军礼。旁边有停车杆挡着,他特意向旁边迈了一步,为了让我们看得更清楚。我的战友把他敬礼的视频发到抖音上,有很多网友来点赞。后来我们打听到,他是退役军人。

我还听说,兄弟部队在执行任务的路上,看见有一辆车后座上的孩子按下车窗,亮出标语牌:“解放军叔叔,加油!”

他们就是我们每天奔波的动力。

等疫情过去,带老婆孩子看樱花

同来的大部分战友,怕家人担心,一般都是十来天之后才敢跟家里打电话,说自己是在执行抗疫任务。有战友问我,该怎么和爸妈说,我告诉他们,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们是军人,我们不上谁上?

其实我也是后来才告诉老婆我在支援队。2月1日中午部队出发前,我跟她打电话,说的是:“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了,要出任务。”她“哦”了一声就没多问了。直到正月十五那天,女儿过4岁生日,打电话问我:“爸爸你干什么去了”,我想想也不用再瞒着了,才告诉了她们。老婆没有怪我,只说:“你应该早点跟我说,让我心里也明明白白。”

我对老婆亏欠的地方很多。结婚8年了,只带她去过一次黄鹤楼。她带孩子来探亲,住在家属区,但我每天都是孩子睡了才回去,早上孩子没醒又出任务了,搞得其他家属问她:“你是谁家的媳妇啊,怎么从来没看到你老公?”原本是打算正月十四就让他们娘几个回山东老家的,但现在走不成了。儿子8岁了,要上网课,我们视频的时间总对不上。跟老婆视频也只有两次准时过。

他们几个都没有看过武大的樱花,我想等战斗胜利了,樱花应该快开了,我要带老婆孩子一起去武大看看。

编辑:余彬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残疾市民黄巍:我们用手语演绎《相信就会有希望》
下一篇:归乡人仅仅: 一路播报“不停靠武汉站”的动车带我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