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郑晶晶 通讯员 陈平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李辉

35岁的段孟岐,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PICU(儿科重症监护病房)护士长。

1月24日除夕夜晚,她作为广东省首批援鄂医疗队的一员,踏上来汉抗疫的旅途。

2月17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武汉市汉口医院,即将进入隔离病房工作的段孟岐,正在帮助指导几名医疗队的年轻护士做好防护。

近一个月来,她和医疗队的同事们见证了太多悲伤和希望。她说,这将是永生难忘的经历。

以下是她的自述:

初次看到那么多病人,感觉像在电影里

战疫的集结号,在除夕夜吹响。

我是中华护理学会危重症专科护士,有重症医学科的工作经验,幸运被选上。

我们广东首批援鄂医疗队的100多名白衣战士,在数小时内集结,连夜出征,大年初一凌晨抵达武汉。在酒店安顿好,已是凌晨5时左右。

短暂休息几小时后,我们参加了预防医院感染的专题培训,得知将去武汉市汉口医院支援。

这是武汉市的三级综合医院,是新冠肺炎的武汉首批定点医疗机构之一。

大年初三,我和几名小伙伴第一次到汉口医院上夜班。尽管已有心理准备,但初次进入呼吸6病区的隔离病房,还是被深深震惊。

那么多的重症肺炎患者!走廊里满耳是呼叫器的声音,70多张病床,60%以上都是重症,还有几名危重症,患者们因缺氧张着嘴,呼吸很辛苦。医务人员严重缺乏,清洁区、缓冲区、隔离区也没建立起来,形势非常严峻。

有那么几分钟,我感觉自己像在看电影,有点不真实。

迅速调整后,我们马上进入护士站交接班,大家逐渐进入工作状态。

第一天下班回来的路上,队里不少小姑娘都哭了,我心里也堵得慌。亲眼见证了疫情之严峻,患者们真的太可怜了。

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广东医疗队的几名防控专家,画出施工图、重建诊疗流程、亲自参与改造。

病房划出了严格的污染区、缓冲区、清洁区,医护人员可以安心上班了。

每天查房,最期待看到患者的笑容

呼吸6病区收治的多为重症新冠肺炎病人,病情随时都会有变化。

我们要时刻关注血氧饱和度等信号,及时干预。此外,我们还要做病区清洁、配送饭、做陪护,下班时,衣服常常被汗水湿透,一口气能干掉两瓶矿泉水。

65岁的田阿姨,今年2月初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入院时血氧饱和度低至80%左右,进过监护室,也上过无创呼吸机。

那几天,我们全天候陪护在她身边,时刻关注各项指标的变化。几天后,她的血氧饱和度逐渐升到95%以上,精神好点了,饭也吃得多了。

可她仍然情绪低落,出现了中度的焦虑和抑郁。“阿姨,你一定要加油!”我对她竖起大拇指,还和她女儿互加了微信。

“你看,我没生病的时候多漂亮。我以前很时髦的,引领潮流的。”一天我查房时,田阿姨给我看她手机上的照片。我故意一本正经地逗她:“您现在也是啊,现在不是最流行新冠肺炎吗,您这不是还在引领潮流吗?”她笑得直捂肚子:“等我以后好了,一定要去广州看你。”

之后,她每次见到我,都会绽放出大大的笑容:“你来啦,你要常常来看我啊。”

最近,她做了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再观察一段时间,就能康复出院了。

昨天一名28岁的小伙即将出院,他开心地对我说,“妈妈跟我视频聊天时还跳了个舞,恭喜我战胜病魔。”

每天查房时,最愿意看到的,就是这样温暖的笑容,这是我们对所有患者的期盼。

这里正经历着悲伤,这里正萌生着希望

在呼吸6病区的病房里,陆续有70多名患者康复出院。但也有一些患者,虽经竭力救治,仍不幸去世。

2月12日晚,一位中年患者不幸去世,他的妻子到来时,没有一句怨言,“我知道你们已尽力了,谢谢。”她隐忍着泪水,请我们给她半个小时的时间,因为丈夫生前非常爱整洁,她想亲手给他清理并换一身体面的衣裳。

他们的女儿已被送回了老家。她跟女儿打电话告知时,女儿哭得伤心,她则把悲伤压在心里。我在旁边,看她忍着泪水,一点点擦拭丈夫的脸,用手抚摸,充满依恋和不舍……那一晚,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

来武汉支援将近一个月,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包括我在内的不少队员,常需借助药物助眠。而面对患者和家属时,大伙儿又是元气满满,因为他们还需要我们的鼓励。

家人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柱。丈夫每天把5岁儿子的视频发到微信群,我一下班就可以看到。有一天,小家伙在视频里说:“妈妈,我对月亮许愿了,保佑你早点回来……”

“患者不出院,我们不撤离!”

武汉,我奋战的地方。

这里正经历着悲伤,这里正萌生着希望。

是你,让我为之努力、为之牵动、为之感怀。

最近得知,全国29个省区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军队系统已派出3万余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相信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我跟老公商量好了,等疫情过去,我们全家一起来武汉旅游,好好看看这里的城、这里的人。

编辑:郑力强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下沉社区干部韩章明:我是搬运工,是采购者,也是知心大哥
下一篇:ICU护士长张利琼:在梦里,都是呼吸机的报警声和患者的求助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