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楚天都市报记者陈红 通讯员毕盛群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2月20日晚10点53分。宅在家里的人们,很多已进入温暖的被窝。

而此时,59岁的韩章明还在武昌胜家玫瑰酒店隔离点值守。当晚,有确诊病人转去了定点医院,隔离点清理完床位,一会将迎接新的疑似病人入住。

这里原来是酒店,武昌区税务局负责改建成了隔离点。作为水果湖税务所副所长,从2月6日起,韩章明下沉到武昌胜家玫瑰酒店隔离点负责后勤管理已经半个月。

因为这场疫情,他从一名税务老将,变成了一名搬运工、一名采购者、一名知心大哥。

以下是他的自述:

快速行动,8小时“改建”一处隔离点

2月初,武汉市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一直在增加。2月2日,武汉市宣布大力推动对“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其中对发热患者和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

当时我就想,肯定需要建更多隔离点。

果然,2月6日任务下达了,我参与武昌隔离点的承建和管理。中午1点半接到通知,下午两点开始筹备选址,下午4点定址武昌胜家玫瑰酒店,晚上12点第一批隔离人员就住了进来。

8小时“改建”一处隔离点,无法想象的任务,是如何完成的呢?那天各类医疗物资、生活物资,到了300多箱。我和税务系统的领队刘卫东几个人,负责装卸、搬运;几名医护人员在酒店上面,负责整理、摆放。大家一直忙到凌晨3点。

最需要小心的,是那个高纯氧气瓶。我1988年从部队转业,知道这个有一定的危险性。氧气瓶送过来的时候,我带着两个同事,肩抗手抬,将氧气瓶运送到隔离点后,一身都是汗。这是易燃易爆品,单瓶有一人来高、70多公斤,不能碰油脂,也不能受到震动和冲击。

大家的需求五花八门,我们几乎有求必应

隔离点是匆忙建设起来的,隔离人员和医护人员过来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多少准备。

我们负责隔离点的后勤保障,采购也是当仁不让的工作。隔离点建起来第二天,就有一个女性隔离人员,遇到了生理期,没有带卫生用品。

我们接到电话以后,没有盲目地去采购,而是统计了这里所有需要的女性名单,把卫生用品统一采购了回来。

后来,治疗高血压、糖尿病等各种慢性病的药物,发卡、润肤霜、指甲剪、花露水等生活用品,只要隔离点的人员和医护人员需要,我们几乎是有求必应。

但是,交通管制之下,很多东西也不好买。

隔离点刚建起来时,没有塑料袋。按照设计,我们配送的每一份饭都要有塑料袋装着,由医护人员送到每个房间门口,挂在门把手上。隔离人员用餐后,将垃圾装在塑料袋里,和餐盒一起带出来。但是,这个时候,市场都没有开工,哪里有塑料袋卖哦?我急中生智,找到给我们区局配送菜蔬的供应商,从他那里找出了所有的“家底”,解了燃眉之急。

还有一次,医护人员需要更多消毒喷壶。市场到处找不到,我联想到衣领净上不是有喷嘴吗。我们采购小组,就跑到超市,买了几瓶衣领净,把里面的洗涤液倒到瓶子里,再把衣领净喷壶反反复复洗干净。那个把手,比普通喷壶更好用。

解决这种事情,我们年纪大的,生活经验丰富,办法多一点。那天,马桶堵了,酒店以前都是找专业疏通人员,但是现在根本找不到。怎么办?我一想,我自己家里有一个马桶疏通器啊。第二天,我洗干净,喷上消毒液,吹干水分就带到了隔离点。

我想,既然要做,就把该做的事情做到位。

做好生活服务,还要当“知心大哥”

现在,隔离点基本走上了正轨。在酒店里,一人一间房,隔离人员中,年纪最大的71岁,最小的才5岁,加上医护人员、保安,一共是100多人。

我们每天最常规的任务,就是配送一日三餐。纳税服务讲究精细,其实后勤服务也是一个道理。

我每天早上七点半开始送早餐,争取一日三餐不重样。今天是鸡肉,明天就是牛肉,后天就是鸭肉,青菜、木耳、西兰花、萝卜、笋子炒肉啥都有。

对于隔离人员来说,保证蛋白质能提高他们的免疫力。所以我们每天还都要查看一下,送来的餐盒,是不是还热,有没有牛奶、鸡蛋。

隔离点是流动的,每天都有新收进来和转出的人。今天收进了16人。每当有人进来,我们在门口都会劝导,“这里都是隔离人员,都不严重,你安心住进去,有需要尽管说。”今天转去医院的也有5人。这时候,我们会安慰他们,“到医院去,会更有更加专业的照顾,放心过去”。

到2月20日,我们这里就已经转出了40人。

我在这里也坚守15天了。每天上午7点出来,晚上值守到10点。领导和同事们也劝我回去休整一下,但是我认为,疫情不退,我就要守在抗疫第一线。

编辑:郑力强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 急救医生蔡华:快一点,再快一点,让我有时间转运更多患者
下一篇:援鄂医疗队员段孟岐:5岁的儿子对月亮许愿,保佑我早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