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毅 通讯员李俊平

丈夫是医生,妻子是护士,双双奋斗在一线治疗病人,双双无法回家照顾父母和孩子,而夫妻两人在医院里也难得见上几次面。

记者从汉口医院了解到,医院约900名职工中,有20多个双职工家庭,夫妻两人都在一线,家庭中,妻子病倒了,而另一半却要忙工作无暇照顾,甚至还有怀孕的女医生和丈夫一起,一家三口坚持一线。

夫妻两人一个月只见面三次

43岁的董汉宁是汉口医院心理康复科的医生,因为此前学过内科,目前在医院负责轻症病人的治疗。他的妻子彭芸娟则是外科护士长,则负责重症患者的护理。虽然都在医院上班,两人因为分属不同的病区,加之工作忙,一个月来只见了三次面。

怕病人有紧急状况,董汉宁就住在医生办公室,而彭芸娟也住在专门的隔离宿舍。上班时间不一样,病区不一样,宿舍不一样,虽然两人近在咫尺,但联系却只能通过电话。

“就见了三次面,其中一次是医院开会。”董汉宁说,自从疫情开始后,夫妻基本都是各忙各的,“注意防护”成了夫妻间最频繁的叮嘱。

夫妻两有一个儿子,刚刚小学毕业,这个春节一家人会外出旅游来庆祝,但疫情让一家三口的约定推后了。儿子也只能跟着外婆一起在家度过寒假。

董汉宁抽空回过几趟家,给老人孩子买些生活必须品,但没进门,老人换洗的衣服递出门,他们把买的菜送到门口。“怕把病毒带回家,我和妻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抱过儿子了。”

夫妻两人一起回家还是因为偶然。董汉宁当时回家拿东西,正好看见妻子坐在门口,端着一碗藕汤。夫妻两人就这样在家门口吃了饭。

虽然见不上面,但董汉宁妻子这段时间进步不小,更会关心他了。“她以前关心儿子更多,前几天特意为我买了新的换洗的衣服。”董汉宁说。

妻子病倒后嘱咐丈夫别来送饭

高文勇、何萍夫妻从疫情开始都在一线奋战。一位是神经内科医生,一位是呼吸科的护士。因为长期劳累,又接触大量的病人,何萍病倒了,已经在汉口医院隔离治疗。

高文勇要给病中的妻子送饭被拒绝

妻子持续高烧,最让高文勇担心。“现在病灶还在扩大,这几天高烧不断。”高文勇说,1月22日妻子感觉双腿没劲,量了体温发现低烧,过几天就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对妻子的病,高文勇内心充满矛盾。

作为丈夫,他担心妻子病情恶化,担心病毒会变异,担心有后遗症。作为医生,他知道这病的死亡率不高,妻子年轻能挺过去,广东来的医疗队一定能治好妻子。

虽然夫妻两同在一家医院,但高文勇很少能见到妻子,更多的时候夫妻两人能通过电话和微信联系。何萍因为高烧,精神极差,有时没能及时回复丈夫,此时高文勇的心就不由自主提到嗓子眼。

何萍病了后,夫妻两人就见过三次面。其中两次是高文勇从家里带饭给妻子,只能透过隔离室的玻璃窗看妻子。还有一次,高文勇进到病房里。

在病房里,高文勇没敢牵妻子的手,也不敢拥抱爱人。他怕防护服上沾染的病毒加重妻子病情。何萍也不让高文勇来送饭。她怕丈夫把病毒带回家,她怕丈夫进病房会增加感染几率。

以后我多做家务,再不说妻子干家务不好,出院以后还给她买化妆品……高文勇说,妻子一直在疫情一线直至病倒,他看到病中的妻子非常心疼,以后一定对妻子更好些。

一家三口在岗位上坚持一个月

胡微和丈夫也是双职工,胡微是汉口医院心电图室负责人,丈夫在康复科,目前被抽调到后勤部门。

疫情爆发近一个月来,胡微不仅仅是和丈夫并肩战斗,还有她腹中的孩子。35岁的她已有六个月的身孕。

她因为怀孕加之操劳,最近有点咳嗽,怀孕以后她还有点呼吸不畅,带上了口罩更憋。

说起最近的工作胡微哭了,她感觉自己拖了同事的后腿,成为了科室的负担。

“疫情现在是最要紧的时候,我却怀着孕。”她说,病人需要做心电图,而有的病人又不能来科室,只能由同事到病房去为患者做心电图。因为怀孕,同事们都很担心她的身体,于是主动代替她去,把她留在相对清洁的区域。

“我不能去,一个班的同事就得顶上去,得连轴转。”胡微感觉自己一点忙也帮不上,拖了同事的后腿。

让胡微感觉更惭愧的是,虽然现在医院物资紧缺,但同事仍将防护装备让她优先用。“同事把N95口罩给我,自己带两层医用口罩。”这让她觉得自己在浪费宝贵的防护装备。

同事们曾经多次劝说胡微,本身就是高龄产妇,为了腹中的孩子,让她休病假,但胡微还是一直坚持。直到1月31日,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近一个月的胡微再也不忍心拖累同事。她表示,如果人手不足,她仍会申请重返病区。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曹洋



上一篇:在外人员如何返鄂返汉?要申请什么?部分地市出台实施细则
下一篇:医用消毒用品公司紧急复工,街道为企业解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