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聪

很多人没有料到,2019年最后一个遭遇“口碑滑铁卢”的演员,会是汤唯。

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大明风华》在收视上屡屡破2,王学圻、梁冠华、朱亚文饰演的“朱家爷孙三代”虽都已“下线”,但已用“家长里短”圈了一大票粉,王学圻饰演的朱棣甚至被网友昵称为“Judy”。女主角的她,从剧集开播时造型被群嘲,到台词、演技被逐条质疑,始终未能迎来口碑“翻身”。

但汤唯有一点好,寻常演员遇到这种境况会对采访避之不及,躲起来缩进自我建造的“保护壳”里,但她没有,在本周接受楚天都市报的采访时,汤唯也提到,对于网上那些“客观指出问题的评价”,自己会“主动一遍遍去看”,“我也一直认为,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好演员,我还有路要走。”

拍电视剧太“苦”了

《晚秋》台词一张纸,《大明》是睁眼开背

在《大明风华》播出期间,汤唯曾多次登上热搜,但几乎每一次热搜的背后,都是“幻灭”——网友接受不了《色戒》《晚秋》里的女神在古装扮相下露出个大脑门儿,也疑惑为什么剧中她饰演的孙若微说台词时一会儿有气无力一会儿比朱亚文还爷们儿。半个月前,那段孙若微为朱棣挡箭的镜头被人截成动图,许多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表情是不是太浮夸了,还我女神!”

汤唯的困境,其实多少体现了电影和电视剧的不同。许多人因为《大明风华》而怀念《晚秋》,汤唯在采访中就坦言,“拍《晚秋》的时候,我所有台词就那么一张A4纸,挺幸福的。”但拍电视剧可不是这样,她回忆,《大明风华》每天是“几页台词几集体量”地拍,而且整部剧她觉得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台词,“开拍前我就跟亚文请教过,他说每天起床后和睡觉前,要用一切的时间来背台词,所以我基本上是一睁眼就背,刷牙也背,就连半夜起来上厕所,也先背一会儿才去。”

除了“没日没夜地背台词”,汤唯应该也不是特别适应电视剧的拍摄强度,《大明风华》拍摄期间她被传染了4次流感,“因为摄影棚是封闭的,病毒无法扩散出去,我的扁桃体永远在发炎,有一天发烧到39.9度我还躺在床上准备第二天的戏,医生一来马上让我去医院,结果去了之后才知道,肺炎已经很严重了,但每天嗑也不当回事儿。”

这种创作经历显然不同于她以往电影的拍摄,以致于记者问起剧组有趣的事儿时,她的回应是“好像没有”,“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至于还会拍电视剧吗?她的回应也是,“在我身体调整到能再次扛七、八个月的拍摄强度以后吧。”

“孙若微和我都是普通人”

没什么雄才大略,是被命运推到这一步

磨合,可能是汤唯在《大明风华》拍摄期间做得最多的,但她也说自己确实喜欢孙若微这个角色,“我接这部戏的时候还没有完整的剧本,但我就觉得这个人挺酷的,跟我以往演过的戏不一样。”她显然是喜欢尝试的,当记者提到周迅、章子怡、张震都尝试电视剧时她说,“不太清楚别人是怎样,但对我来讲,有更多的可能性,本身就是件好事。”

在孙若微这个角色身上,汤唯终于完整体验了一个人“从小到大”的跨度,“再加上是古装,我就接了。”可她没有料到,自己的外形不是特别适合古装扮相,“阿叔(张叔平)做出来的衣服都很好看,但我的长相和气质不是古典美人那种的,就没有把衣服穿出它的韵味。”

剧中,孙若微与朱瞻基的感情也是很多观众探究的对象——女主出场便被男主家族杀光全家,孙若微怀抱复仇之心,到底有没有爱过朱瞻基?这次的采访,汤唯倒没有像之前一次视频访谈中说“没爱过”,她把这种感情形容为“一种潜移默化的不自知之爱”,“可能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很甜蜜,很偶像的,更像是一种互相怜惜,以及组建家庭后的相互扶持。”

而她认为,自己不觉得孙若微天生就是一个有谋略和野心的女人,“她是被命运推到了这一步。”汤唯觉得其实自己也是这么一个人,“没有什么雄才大略,没有什么野心和欲望,就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的汤唯现在会挤出50%的时间陪孩子,在家她也干家务,“家里东西都挺乱的,我最近用了一个月时间才收拾得差不多。”“普通人”汤唯的新年愿望也简简单单,那就是能给孩子找一个合适的幼儿园。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马浩然



上一篇:武大国家网络安全学院教授何德彪:5G时代区块链将悄悄改变生活
下一篇:新型冠状病例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