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见习记者国倩  记者肖杨  摄影记者黄士峰

“今天又淘到一套辛丑年合订本书”“偶然找到民国35年第三版《初中外国地理教本》”“找到光绪32年徐汇课本,来看看清朝地理课配的地图册”……在华中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科学学院教师龙泉的朋友圈里,分享淘书“战果”几乎成为他的日常。目前,他已经收藏了自光绪年至今的上千本珍贵地理教科书。近日,楚天都市报记者专访龙泉老师,了解到他收藏这些地理教科书背后的故事。

图为:龙泉老师向记者介绍藏书内容

抢、修、装裱,淘书也是技术活

龙泉曾为华师一附中地理学科教师,在中学任教时,为了解国外地理教学情况,他就已开始收藏国外地理教科书,经常收到毕业学生从各个国家寄回来的教科书,现已积累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地理教材。一次偶然机会,他淘到一本文革时期地理教科书,便对收藏中国历史上的地理教材产生了浓厚兴趣。据他介绍,上千册泛黄的老教材,描述着不同时代、不同区域地理课的模样,研究价值巨大。

图为:龙泉老师将书籍做好分类和标记放在袋子中保存

历史上第一本以“教科书”命名的书籍《初等地理教科书》、民国时期第一套教科书《共和国教科书新地理》、曾在光绪29年《江西官报》文章中提到的罕见教材《地学始》……在龙泉老师家中,这样的藏书占据了他的整个书房。

而龙泉也常常为这些“老古董”操碎了心。“首先想得到它们并不容易。经常我都要定闹钟提醒我线上抢书。”他介绍,这些书籍主要是经过竞拍、网购、熟人转手、逛古玩城或地摊而来。旅游必逛古玩城,定闹钟抢书,已成为龙泉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指着书柜里一本根据地教科书说,这本书就是在古玩城“捡漏”得来。

“若是在网上竞拍,不仅要拼运气,还得拼money。”龙泉介绍,上个月他就在一本山西地方教材《榆次乡土地理教科书》的网络竞拍中败下阵来,“等咱有了钱再战!”那天竞拍结束后,他在朋友圈这样打趣道。

记者在龙泉家中看到,不少书籍按套系放在手工制造的匣子或做有标记的袋子中。在他看来,这些书本的研究价值是无价的。曾学过20多年国画的他懂得一些修复方法和装裱技术,为了更好地保存这些老书,每当一本“宝贝”回家,他都会为它们精心制作封皮、书函、纸盒、标签,有些书籍过于老旧纸张早已分散,龙泉就一针一线按古法装订这些线装书,“修复一本书,其实很费工夫,有些酸化结饼严重的书,光揭开可能就要花费好几天。”  

细读藏书,他在其中得到教学启示

为了能时常翻阅老教材,他还购买了古籍扫描仪,“那些翻一下就掉渣的老教材可以电子化后放电脑里慢慢读。”

图为:抗日根据地教科书后的“欢迎翻印”字样

“老教科书也见证着历史。”龙老师举例道,一般书籍都会写“版权所有,翻印必究”,但他寻到的抗日根据地教科书后面大多写着“欢迎翻印”。龙泉表示,翻印的教科书,对当时革命根据地的教育产生了深远影响。据介绍,由于战乱影响及人们收集、保护教科书的意识不强,流传下来的革命根据地教科书极少,全国范围目前都难找到完整成套的革命根据地教科书。

图为:抗日根据地教科书

在龙泉看来,自己的这些“战利品”早已不仅是藏品,更是“教学宝典”。“在这些书里我看到了一百多年前严谨的治学态度,由浅入深的教学方法,这给我的教学带来了很大启发。”

随后,他以一本光绪29年出版的《蒙学中国地理教科书》为例,该书第一课讲述地形,内容仅仅三十个字:“地球之面,世界各国,环而居之,有壤地毗连者,有山海隔绝,古时不能往来者。”往后翻阅,根据课程顺序书中字数逐渐增加到最后一课的一百多字。“由浅入深,这就是古人的教学智慧。”

图为:《蒙学中国地理教科书》第一课仅三十个字

说罢,他又拿起一本《初等地理教科书》,“这本书围绕一个叫‘勤学’的主人公展开,在他与身边人的一问一答中渗透地理知识,这不正是我们现在教育中需要的情景教学吗?”。学而优则授,也正是这些老书中的智慧,使他不断找到教学方向,而他也正如书中主人公“勤学”一般勤学,在工作后相继获得硕博学位,从教授中学课堂走进大学课堂。

发现趣闻,百年前小抄竟为蚕丝制成

这些书除了讲述地理知识和教学知识外,也揭开了百余年前地理课堂的神秘面纱。其中不少小发现还成了龙泉生活的欢乐源泉。

图为:光绪31年初等小学地理教科书的夹层中发现的“小抄”

采访当天,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张蚕丝质感般薄如蝉翼的“纸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写了很多小字,它是在一本光绪31年初等小学地理教科书的夹层中发现的。仔细翻阅后,这些文字正好与书中手迹“仁川为何处之咽喉?”的答案,龙泉打趣地说,“这应该是光绪年间学生在老师布置下考题后做的小抄。”

而在一本小学用《新主义地理课本》中,一位戴着眼镜的教书先生叼着烟斗,打着伞叫卖的形象跃然纸上。而再往后翻,便发现这位在书上画“先生”画像的学生写下的悔过书:“余为事不良,被老生责骂,自后必改过,自斜归善,此誓。”

图为:小学用《新主义地理课本》上,学生画的先生形象与悔过书

讲起这些小趣闻,龙泉笑得合不拢嘴。在整理书时,他还惊喜地发现,自己的藏书《地球韵言》竟是胡适、郭沫若、冯友兰、老舍都曾读过且印象深刻的书。

据一篇文献介绍:“郭沫若在自传《少年时代》中回忆,清末他在四川家乡读私塾,偶尔才能看到外面流传进来的‘洋书’,其中就有《地球韵言》。他对于此书终生难忘,评价它‘在当时是绝好的启蒙书籍,……对于我们当时的儿童真是无上的天启。’”

“这也见证了社会在旧学向新学转轨的过程,这些旧中有新的内容,体现了教育变革中的过渡状态。”龙泉说道。

老后捐书,只为将书籍研究价值延续

有人看重藏品的金钱价值,有人看重藏品的研究价值。”多年来,龙泉收藏的上千本珍贵地理教科书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一套书,六本书是从四个不同省份“淘”来,而这六本书中的三本上却盖着同一个人的印章,“这说明一直以来都有人在不断收藏,最后可能又被不懂得其研究价值的后人们变卖流落到各地。”

在龙泉老师看来,这些书不仅蕴含了丰富的地理学科知识、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更见证着中国地理学科以及教育的发展与变迁,“这些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我收藏这些书主要是出于研究、保护、传承的目的。”

藏品多了,龙泉老师就不得不考虑传承的问题,“老了我要把这些书全部捐给国家相关研究机构,让它们可以留存更久,发挥出更多的价值。”同时,他也呼吁更多人加入到保护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保护珍贵历史文献的行列中来。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韦武霞



上一篇:【视频】男子长江边游玩竟爬上航道浮标,哟嚯飘走了...
下一篇:【视频】鼠年春节档,熊大熊二当然不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