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选手在训练中

楚天都市报12月30日讯(记者余渊 王永胜)摘下耳机,欢呼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抬头望去,成千上万的粉丝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为他们助威呐喊。

4个平均年龄只有18岁的小伙子,还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阵仗,脑海中的空白仅仅持续了片刻,几人回过神来,相视而笑。对于他们来说,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和平精英项目的夺冠之路走的太过艰辛,夺冠背后则是每天长达12小时的枯燥训练。

曾经,他们听到欢呼声最多的地方是网吧,但那时,欢呼声中冷不丁就会传出父母的训斥声。

在职业电竞的道路上,网瘾少年和职业大神往往只在一线之间,武汉AgFox俱乐部的小伙子们明白这样的道理:没有成绩,连呼吸都是错的。

00后少年逐梦江城

17岁少年周熠旭的一天,从上午10点开始,起床、洗漱、匆匆吃完早餐的他,马不停蹄赶往离宿舍不远的俱乐部基地。

周熠旭

俱乐部大厅一角,整齐摆放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奖杯,走进大厅后,每天都会和奖杯打照面的周熠旭,习惯性地瞥了一眼这些俱乐部前辈们斩获的荣誉。此时此刻,年轻的他并不关心荣誉能带来怎样的名利,脑海中只有一个简单的念头——打职业,就要像前辈们那样拿冠军。

周熠旭成长于湖南衡阳的一个普通家庭,小学六年级时,他和几名同学一起,接触到了当时大火的网游《穿越火线》。为了玩游戏,周熠旭偷偷地把本就不多的早餐钱和零花钱省下来,只要有机会,就去网吧泡上几小时。起初大家都还处于同一水平线,但很快周熠旭就展现出了极高的游戏天赋,并成了同学眼中公认的“大神”。

与此同时,周熠旭的学习成绩却全面亮起了红灯,孩子的反常状态,迅速引起了周熠旭父母的警觉。那时,周熠旭被父母从各个网吧内“揪”回去的戏码时常上演,然而父母的严厉批评,却并没能阻止周熠旭对游戏的热情。几年下来,周熠旭玩遍了市面上最火的几款游戏,但让他最钟情还是如《穿越火线》一般的FPS(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

今年,一款手机版吃鸡游戏《和平精英》横空出世,游戏刚一推出,周熠旭便全情投入其中,在游戏内个人积分排行榜中,一度冲到了全区前五百名。游戏内的出色表现,让周熠旭收到了武汉职业俱乐部AgFox的试训邀约,在最初的线上试训环节中,周熠旭的发挥便异常出色,表现甚至优于一些个人积分排行更高的选手。

职业战队抛来了橄榄枝,正式邀请他前往武汉的基地,在踏上职业选手的十字路口,周熠旭兴奋之余,却又犯起了难。打职业,意味着背井离乡,更意味着他不得不暂时放弃学业,父母会同意吗?挣扎过后,周熠旭还是决定为了梦想放手一搏,他硬着头皮把想法告诉了父母,父母的反对意见来得没有悬念。

僵持之间,周熠旭的表姐帮忙解了围。周熠旭说,前些年表姐有一个亲戚踏上了职业电竞的道路,当父母得知对方“发展的不错”后,才终于松了口。

和大多数家长一样,周熠旭的父母无疑也期盼着,儿子能够通过学习改变自己的人生。但当儿子真的做出职业电竞的决定后,他们选择背上行囊,陪着孩子一起前往俱乐部报到。

前不久,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开打前,周熠旭特意通知了父母收看视频转播,“能在父母的注视下赢得冠军,这是最好的嘉奖。”

电竞是一碗青春饭

20岁的年纪,于电竞选手而言,已是“人到中年”。

眼前的陈谓斌,留着呆萌的西瓜头,脸上则写满了稚气。无论从年龄还是外貌来看,来自广东清远的陈谓斌都是一个孩子,但这样的他却已然是俱乐部里不折不扣的老大哥。

陈谓斌在训练

电竞是碗青春饭,身在其中的陈谓斌比谁都清楚。他说,电竞选手的巅峰期一般都在23岁以前,过了那一道坎,身体的反应速度会逐渐开始下降,也许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会遇到同样的困境。

陈谓斌无法预言,自己的巅峰期是否只剩下3到4年的时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抛开杂念,更加刻苦的训练。

常有人调侃,电子竞技没有爱情。真相如何?陈谓斌在一次视频采访中给出了答案,当时主持人提问称“游戏和女友谁更重要”,陈谓斌的回答简单干脆:“游戏”。

在陈谓斌看来,不恋爱的原因很简单,其一是因为周而复始的训练,让他们很少有机会与外界进行接触,而更重要的一点,是队员们都希望在有限的职业生涯中,交出一份能让自己和家人满意的答卷。

翻看俱乐部的作息时间表:上午10点起床,洗漱吃完早餐后,进行半小时室外体能锻炼,然后是自由活动时间;12点准点吃午饭,短暂午休后正式开始一天的训练,下午1点到2点进行个人单排训练;下午2点到5点以团队形式,和其他职业俱乐部战队进行训练赛;下午5点晚饭,饭后半小时休息;晚上6点到7点对先前的训练赛做复盘,晚上7点到11点再次与其他职业队打训练赛,11点到12点进行最后一次复盘,12点到次日凌晨1点自由活动,1点准时收手机,熄灯休息。

午餐

每天12小时的训练,换算成具体的游戏对战局数,每天至少要打40盘。

玩得多了,会不会觉得厌烦?陈谓斌说,还没有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大家都没资格说“厌烦”。

不服输的“Teddy”

打职业时,任磊的游戏ID曾与Sky、Th000、Fly100%等一众魔兽大神们,出现在同一个赛事中。退役后,他转型前往韩寒创立的1246战队做教练。

任磊是一个不轻易服输的人。在陕西西安长大的任磊,从小就展露出过人的游戏天赋,初三时接触《魔兽争霸》游戏,并很快成长为西安当地的魔兽高手。2012年,任磊报名参加了代表着当时国内最高水平的StarsWar7中国区预选赛,在西安分赛区的比赛中,他一举夺冠,晋级全国总决赛,获得了与Sky、Th000、Fly100%等一众魔兽大神们,同台竞技的机会。

“遗憾的是,虽然去了现场,但因为赛制原因,没能真的与这些顶尖大神交手。”任磊说,由于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读书,一开始他并未萌生打职业的想法,等到了快毕业的年纪,《魔兽争霸》这款游戏却又逐渐开始走下坡路。23岁在他大四那年,如今AgFox俱乐部创始人潘书立找到他,希望能一起组建战队,投身一款名为《风暴英雄》的游戏中。

面对父母,任磊许下了尝试两个月的承诺。任磊说,那个时候距离确定《风暴英雄》职业联赛席位,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和父母约定,如果两个月冲不进职业联赛,他就死了打职业的心。幸运的是,AgFox顺利闯进了那一年的职业联赛,任磊也由此踏上了职业之路。

“技术没问题,但眼光确实不行。”说起最初的职业之路,任磊这样自嘲道。任磊说,虽然他们连续打进职业联赛,但《风暴英雄》这款游戏却一直不温不火,无奈之下,他只好转投另一款游戏《守望先锋》。当时,任磊去了两家国内最为顶尖的俱乐部,且他的试训成绩也十分出色,但最终俱乐部却告诉他,如果留下来,只能够打替补。

让任磊无法接受的是,不能打主力的原因,并非是自己的技术不够,而是25岁的年纪,比起其他年轻选手而言,没有太大的培养价值。就这样,任磊拒绝了替补的位置,选择退役。

同年,任磊前往韩寒创建的1246战队,转型成为一名教练。

如今,不服输的任磊再次与潘书立聚首,在AgFox战队发光发热。

教练在看训练赛

职业女选手的窘境

在职业电竞的生态圈里,大多数女选手的处境并不乐观。

作为武汉最早的一批职业电竞女选手,在众多女选手纷纷急流勇退的大背景下,24岁的康颖萍仍坚守在电竞第一线。

与游戏结缘还要追溯到10年前,那时14岁正读初中的康颖萍迷上了MOBA类游戏《英雄联盟》,随着游戏水平的水涨船高,她的学习成绩直线下降。19岁高中毕业后,康颖萍便踏入社会,找了一份销售运动服装的工作,上班后由于时间受限,康颖萍开始转向玩手机游戏《王者荣耀》。

康颖萍称,自己是个典型的宅女,周末在家一起床便开始打游戏,吃饭靠外卖解决,除了工作时间,她可以宅在家里不出门。后来,她干脆辞去了销售工作,专心在家打游戏。

生活中一些游戏水平比较高的男生,常常会带女生打游戏(俗称:带妹),但到了康颖萍这里,带妹往往就成了“妹带”。久而久之,康颖萍在游戏中结识了不少高水平玩家,并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了电竞女队。

“和男队相比,无论在竞技水平,还是赛事关注度上,女队都要逊色不少。”康颖萍说,当时她们女队虽然获得了好几个冠军,但那些大都是一些商业性质的表演赛,真正的官方竞技比赛几乎没有。因此,那时候的职业女队想要维持生存,主要还是依靠商业表演赛以及迅猛兴起的直播行业。

康颖萍拍摄选手训练视频

得知女儿要搞直播,康颖萍的父母并不认可,好在看了几次直播录像后,父母慢慢开始了解电竞圈,也逐渐理解了女儿的工作。然而,毕竟只有少数人能从直播的大潮中脱颖而出,和中国许多电竞女队一样,康颖萍所在的队伍也没能坚持下去。

女队解散后,康颖萍短暂离开了电竞行业,在一家健身俱乐部学习私教课程。去年,AgFox战队创始人潘书立找到她,希望她能重回电竞行业,担任俱乐部运营官一职。

目前,康颖萍除了要管理俱乐部的新媒体内容生产,还要运用自身所学,带着队员们完成每天半小时的健身课。

希望成为武汉的骄傲

从普通玩家到职业选手,从俱乐部领队到独自创立一家俱乐部,潘书立有幸见证了中国电子竞技的潮起潮落。

潘书立的游戏情节,始于一台小霸王学习机,那个时候电脑游戏尚未普及,魂斗罗、超级马里奥就是孩子们眼中的快乐源泉。真正改变潘书立一生的,还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即时战略类游戏《魔兽争霸》,那时潘书立正读初中,父母向他许下承诺,只要能考进重点高中,就给他买一台能玩游戏的电脑。

“虽然爱玩游戏,但我的学习成绩一直没有落下。”潘书立说,当时他如愿考进了重点高中,父母也兑现了承诺,由于自律性比较强,父母平时也不管他玩游戏。高中三年,潘书立成了老家江苏无锡小有名气的魔兽玩家,而他自己也十分享受这样的大神光环。

紧张的训练

然而,高考考进扬州大学后,潘书立才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当时的扬州大学魔兽争霸校队,已经拿下三届全国高校魔兽比赛的冠军,他与校队的师兄们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也就在那个时候,倔强的潘书立下决心,要自己创办一只电竞战队,战队的目标不仅仅是高校比赛,更要踏进全国最高水平联赛的殿堂。

没有经验,没有人脉,一开始潘书立只能通过网上发帖的方式,招揽有潜力的魔兽玩家。2007年4月17日,AgFox战队正式成立了,由于条件所限,当时训练、比赛基本都在线上完成,用潘书立自己的话说就是“还称不上职业”。直到2009年,潘书立才决定将战队打造成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俱乐部,为了拉赞助,他拿着名片找网吧、找卖鼠标键盘的销售商,却四处碰壁。第一次创业失败后,他前往当时国内一家知名俱乐部做领队,期间他学习了大俱乐部的商业及管理模式。

俱乐部再起航,潘书立在亲戚的介绍下,联系了一家网吧作为训练基地。当时,俱乐部开设了英雄联盟、魔兽争霸、炉石传说等几个项目分部,但把鸡蛋放在每个篮子的做法,却使得俱乐部的运营陷入困境。为此,潘书立将其他项目分部解散,线下只保留了英雄联盟分部,并将老家无锡的一套商品房拿出来,装修做成了俱乐部基地。接下来的几年内,曾有老板投资AgFox,潘书立也遇上过资方跑路的困境,旗下的英雄联盟战队也差点打进了代表国内最高水平的赛事——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

几经沉浮,潘书立于2017年将俱乐部迁到了武汉,这一次他主攻的项目是《和平精英》。为什么选择武汉?潘书立说,一来武汉有很多大学生,电竞氛围浓厚,且历史上湖北曾涌现了430、UZI、草莓等许多职业选手,竞技能力比较强。除此之外,武汉一直没有影响力很大的俱乐部,他希望朝一日AgFox能成为武汉的骄傲,成为武汉电竞的一张名片。

训练时忘记吃饭是常有的事

记者手记:

职业电竞,绝非网瘾少年的温床

电竞是什么?

在大多数家长眼中,电竞是不务正业,是孩子的沉迷其中。

在部分期盼通过游戏改变命运的孩子眼中,是年薪百万,是环绕周身的亮眼光环。

电竞一度被视为毁掉孩子的洪水猛兽。如今,电竞已经作为表演赛,登上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的舞台,并有望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上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游戏本身并无对错,发展电竞产业,并不意味着纵容青少年沉迷于游戏。采访中,AgFox俱乐部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为了挑选一只4个人的“吃鸡战队”,被拒绝的孩子数以百计,这些孩子虽然都是旁人眼中的游戏天才,但真正能够叱咤赛场的却只有最最顶尖的那一小撮。

而当你真正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那一天,你会发现,打职业绝不仅仅只是玩游戏,你需要日复一日的训练,这样的训练可能会让热爱游戏的你也倍感乏味。而当成绩不好时,接踵而来的舆论压力,又可能让你喘不过气来。更让你想象不到的是,当你全身心投入一项游戏时,还随时可能面临着游戏本身的更新换代。

职业电竞,绝非网瘾少年的温床,广大青少年也应该分清爱好与职业的区别。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王峻



上一篇:受贿1940万余元,湖北省委原副秘书长杨邦国一审获刑12年
下一篇:2019年最后一次油价上涨,就在今晚24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