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12月29日讯(记者吴昌华 通讯员张鹏 韩俊 郭文 董冠男)今日,记者从武汉交管部门获悉,2019年市武汉市查处醉驾分析报告显示,今年截至目前,武汉交警现场查获醉驾犯罪嫌疑人5146名,比2018年分别上升38.4%;涉酒交通事故、人员伤亡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34.3%、47.8%。涉酒交通事故大幅下降是好事,可是为什么查酒驾越查越严、醉驾司机反而越查越多?交管部门认为,根据数据分析得出两个结论,一是全市交警查处的力度持续加大,“漏网之鱼”越来越少,二是驾驶员酒后驾驶人数持续下降,“喝酒不开车”日益深入人心。

武汉交警特别提醒,元旦、春节将至,为保障广大市民的出行安全,将持续开展对酒、醉驾违法犯罪行为的“全时空”覆盖整治,始终坚持对酒、醉驾违法犯罪的“零容忍”态度。

》》》6年涨5倍查酒驾越查越严

2012年8月13日,武汉交管部门成立全国首个醉驾办案中心,至2013年8月13日一年时间,全市共查获醉驾嫌疑人1100余名。2017年,武汉交警现场查获醉驾嫌疑人3114名,2018年现场查获醉驾嫌疑人3718名。2019年现场查获醉驾嫌疑人5146名,同比2018年大幅上升38.4%,与2012年8月-2013年8月区间相比,足有5倍之多。

为什么醉驾司机越查越多?武汉交管部门解释,这主要是因为查处力度越来越大,“梳子”越梳越密,“漏网之鱼”越来越少。武汉交警始终坚持对酒驾违法“零容忍”的态度。特别是醉驾入刑后,2012年武汉交警在全国公安交管系统率先成立了醉驾办案中心,首创了集中醒酒、集中办案、集中关押“三个集中”等工作模式,实行查办分离机制,即,各辖区大队只负责路面查获,醉驾嫌疑人一律交由醉驾办案中心集中办案,减少了大队民警办案后顾之忧,各大队集中精力在路面查缉。

武汉查酒驾越查越严,体现在4个“全覆盖”不断增强,一是警力全覆盖,各辖区大队由以前的酒驾专项整治小组查,改为各中队、科室全警查。2019年作为武汉军运之年,全市街面警务站全部参与酒驾查缉。二是区域全覆盖,警力相对薄弱的新城区,查缉力度明显增大。如蔡甸区,2017年查获醉驾8起,2018年查获69起,2019年查获152起。三是基本做到时段全覆盖,明确实行“四查四亦查”,即:晴天查雨天亦查、上半夜查下半夜亦查、工作日查节假日亦查、夜间查白天亦查。四是执法监管全覆盖,实行“数据警规”,执法记录仪全程视频录像,受到检查的驾驶员在吹气的同时,酒精测试仪的检测数值实时上传至后台监管平台,避免人为因素干扰;现场查缉醉驾嫌疑人后,严格按照距离远近规定移送时间,提高执法效率,防范执法漏洞。

》》》涉酒事故下降反映酒司机少了

虽然查获的酒司机数量飙升,但2019年武汉市涉酒交通事故数、人员伤亡数与2018年相比,分别下降34.3%、47.8%,这表明街头的酒司机数量减少了。

今年夏天,记者在一次查缉酒驾的现场随时采访过30多名市民,绝大多数市民都表示,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那是肯定的。市民陈先生说:“现在酒桌上凡开车来,我都会要他们叫代驾,喝酒开车是对自己和他人的不负责,我自己出去喝酒基本不开车。”许先生表示,“现在‘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已成为大家的共识,身边的亲戚、朋友都会不断提醒你。”

如今,在酒桌上相互提醒不要酒驾已成共识,单位有监管有纪律,家人亲戚劝阻,身边朋友主动提醒。酒瓶上桌时,只要说自己开了车不能端杯,都能得到理解,十分流行的“劝酒令”则是:我帮你叫代驾。

武汉交管部门介绍,近几年全市代驾业务量飞速增长,从事代驾人员从过去的几百人猛增到目前的近2万人,代驾业务量大幅增长,代驾人员收入不断增加。根据平台公司调查,相当一部分代驾人员呈职业化,2019年代驾人员人均月收入上升33.3%。

》》》“三大三增”女性醉驾增长82.6%

交管部门分析,2019年查获的醉驾人员继续呈现“三大三增”的特点:

●30-50岁年龄段醉驾者占比大。2019年共有30-50 岁年龄段人员醉驾2456起,占立案数的61.8%。该年龄段人员工作、业务繁忙应酬多,是酒驾、醉驾的高发人群。

●无业人员占比大。2019年无业人员醉驾 2193起,占立案数的55.1%。

●省外及省内地市州外地人员占比较大。2019年省外及省内地市州外地人员醉驾1670起,占立案数的42%。

●30岁以下醉驾人员增多。2018年20-30岁醉驾人员483 人,2019年675人,增加192人,增幅39.7%。

●无证醉驾人员增多。2018年无证醉驾人员142人,2019 年无证醉驾214人,增加72人,增幅50.7%。

●女性驾驶员醉驾增多。

2018年女性醉驾46人,2019年女性醉驾84人,增加38人,增幅82.6%。4月1日22时18分,刘某某酒后驾驶一辆黄色小型汽车,行驶到武汉市江汉区建设大道万松园路口被民警查获。其现场吹气值为99mg/100ml,血检值为97.55mg/100ml。据查,刘某某今年41岁,目前没有正式职业。她当晚和朋友在新华路某酒店吃饭喝酒,期间喝了一些红酒。在询问中刘某某表示:“路上交警也许不会查女性驾驶员,就抱侥幸驾驶了”。

11月23日1时14分,刀某某酒后驾驶一辆红色小型客车,行驶到武汉市江汉区青年路被江汉大队民警现场查获,吹气值为211mg/100ml,血检值为210.95mg/100ml。酒驾中心民警对其询问过程中,发现其没有机动车驾驶证,属于无证醉酒后驾驶机动车。据查,刀某某今年18岁,为云南西双版纳人,今年9月才到武汉读书。这次是偷开哥哥的车出来玩。当晚他在某酒吧喝酒后,准备驾车回学校,驾驶了几百米就被民警查获。

2019年11月20日21时06分,杨某酒后驾驶一辆灰色小型客车,行驶到武汉市蔡甸区茂林街被民警查获。其现场吹气值为96mg/100ml,血检值为86.67mg/100ml。据查,杨某为蔡甸区新农镇人,目前没有正式职业,在蔡甸某工地打临工、送点建筑材料。当晚和同事在工地忙完后,在附近小餐馆吃饭期间喝了二两半白酒。平时他工作较忙,没有时间和机会接触关于酒驾危害的宣传,导致法律意识淡薄。杨某表示:“这次喝酒后开车,一是喝得不多,二是离家较近,三是喝酒的地方较偏僻,且周围没有代驾,就抱侥幸心理驾车回家,谁知道驾驶不到100米就被交警查获了。”

在武汉交警坚持严打严惩酒驾醉驾的情势下,为什么还有人会酒驾醉驾?从违法犯罪人员方面分析主要有“二多一少”:

抱侥幸心理者较多。酒驾醉驾者多出于侥幸心理。往往听到最多的是“我只开了几十米”、“转个弯就到了”、“我喝酒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到半夜两点了还是被抓了”等等。

法律意识不强者较多。部分群众法制意识不强,对法律敬畏意识不够。一是部分市民群众守法意识较差;二是省内各地市州、外省来汉人员对我市“全时空”开展严查酒驾醉驾的打击不清楚;三是驾驶员对醉驾即犯罪的观念还没普遍树立。有的群众认为喝酒开车被查就是罚款扣分,对酒驾、醉驾的具体区别和处罚标准不清。

由于有些区域公共服务较少。主要存在新城区,代驾、出租车等公共服务缺失,易发生饮酒驾车。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欢迎提供新闻线索,一经采纳即付酬谢。报料渠道:拨打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登录看楚天APP“报料”平台;私信“楚天都市报”新浪微博,或关注”楚天都市报“官方微信私信报料。

责任编辑:向一帆



上一篇:湖北省防办要求全力保障两节期间群众饮水安全
下一篇:《汉南政府工作报告》重磅推出!2020,汉南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