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满达 刘毅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黄士峰 视频原创:向莹 胡文璟

台下灯光渐暗,聚光灯亮起。观众的目光锁定在舞台左侧,印有“开饭喜剧”的牌子有些惹眼。

音乐和欢呼声中,一名个子不高、身材微胖、戴着黑框眼镜的主持人登台。戏谑自己、调侃演员、冷不丁抛出一个梗,三言两语间,他引得台下笑声迭起。

开饭喜剧是武汉第一家脱口秀俱乐部,这是它举办的一次开放麦。主持人叨叨因兴趣使然,两年前和朋友一起创办了这家俱乐部。这位来自山东的年轻小伙,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武汉大学的博士生。

熟悉开饭喜剧的观众并不会对此感到意外。因为在这个舞台上,你几乎看不到任何专业的脱口秀演员。私企老板、海归学霸、IT精英、在校大学生,在这里轮番登场。只要你有表演的欲望,就能拿起麦克风登台,吐槽生活、释放压力、幽默他人。

大卫主持节目

双面理工男

11月27日傍晚,夜幕刚刚降临。武昌积玉桥一家咖啡馆,40多名年轻人从三镇各个角落赶来,将二楼的小小演出厅挤得满满当当。一场长达两小时的脱口秀开放麦即将在这里上演。

开放麦源自英文“Open Mic”,是一种民间的脱口秀演出形式。演出者不需要有专业的功底,只要对脱口秀感兴趣,向组织者提交稿子通过审核后,都可以上台讲段子。开放麦,相当于一个练习脱口秀的场所。

“我们的演出有多好笑,要看你们的预期有多低。”主持人叨叨介绍完开放麦,就开始给观众打预防针,引得台下一阵哄笑。

“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这个演出的?”热场互动时,叨叨瞅准前排一名女观众,抛出问题。

脱口秀现场

“因为我前男友和他现女友来看过。我走过他来时的路。”女观众话刚落音,其他人无不捧腹鼓掌。叨叨很快接过这个梗,建议她告别过去,考虑一下现场的单身男观众。

演员轮番演出间隙,作为串场主持人,叨叨要负责插科打诨,维持演出的热度,直至整场演出结束。

如果不是他自报家门,观众很难将眼前这个幽默诙谐的段子手跟理工男联系起来。在舞台下,叨叨还有另一个身份:武汉大学的化学博士研究生。

叨叨的人生一直都是学霸人设。他高三通过自主招生被武汉大学录取,本科毕业后留校硕博连读。作为一名理工科学生,叨叨在校的日常无非是辗转于宿舍、食堂和实验室之间,难免有些单调。在网上收看脱口秀相关的节目,成为他在研习之余放松调节的方式。

虽然从小说话就自带幽默属性,平时也热衷于收看脱口秀,但叨叨不曾当过舞台的主角。直到2017年,这个理工男翻开了人生的另一面。

那一年,一档名为《未来吐槽王》的栏目来武汉宣传招募选手。叨叨小试牛刀,竟然通过海选,成为进入训练营的两名武汉选手之一。

在上海的训练营,叨叨虽未能如愿见到最爱的李诞,但得到了庞博、程璐、思文等脱口秀大咖的指点。在表演环节,叨叨将自己做化学实验的趣事写进段子,甚至还大胆地调侃了思文此前在表演中背元素周期表时出现的失误。

经过四天的训练,叨叨对脱口秀的了解更加系统全面,创作的欲望也熊熊燃烧起来。在生活中遇到任何趣事,叨叨都会掏出手机写进备忘录,变成他创作稿件的素材。

学霸俱乐部

参加脱口秀训练营,叨叨认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脱口秀爱好者,也有机会到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交流,感受那里的脱口秀文化。

一线城市的脱口秀俱乐部起步早,各种开放麦和商业演出遍地开花,叨叨的视界豁然开朗。

“武汉有这么多大学生、上班族,肯定不乏脱口秀爱好者,我们为什么不找个地方讲一讲?”叨叨在追逐脱口秀的路上又进了一步,他和武汉几名爱好脱口秀的朋友开始张罗,成立武汉第一家脱口秀俱乐部。

彼时,脱口秀文化尚未走出小众圈子,刚成立的俱乐部面临不少困难。联系演出场地、线上推广宣传、招募脱口秀演员……2017年12月23日,俱乐部的一场开放麦终于开锣。

那是在洪山区街道口的一处餐吧,二楼坐了40来号人。“不是朋友,就是朋友的朋友,都靠‘坑蒙拐骗’来的。”叨叨调侃道。

演员们的首秀也略显生涩。“现在来看,确实不太行。”叨叨说,但好在这种表演形式比较新鲜,观众反响还算不错。

每一场开放麦,演员都是没有报酬的,微薄的门票费则用来付场地租赁费。演员们还得充当志愿者,负责现场的灯光、音响操作。

起步初期,局面一度未曾打开。最尴尬的是2018年年初的一场开放麦,到场的观众仅有两人,其中一个还是叨叨的学长。“当时也没有很低落,心想最差的情况也就这样吧。”叨叨笑道。

之后不久,叨叨创建的俱乐部和另一家名为波浪的俱乐部合并,组成了新的“开饭喜剧”脱口秀俱乐部。

“当时知乎上有个话题,你听过最温暖的话题是什么?有人说是开饭。”叨叨说,脱口秀也相当于一种精神食粮,他给俱乐部取这个名字,得到了伙伴们的认同。

时间慢慢往前推移,叨叨和他的俱乐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今年夏天,《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在网上热播后,脱口秀开放麦走进了大众的视野。许多的武汉观众通过在网上搜索,找到了开饭喜剧的演出信息。

叨叨和伙伴们也感受到了观众的暴涨。一场开放麦,40多张票,放在去年经常卖不完。6月份的时候,票在网上放出来两小时内就卖完了。而现在,票放出来两三分钟就被抢光,很多观众抱怨总是抢不到票。

观众的成倍增长,也壮大了演员队伍。不少人观看了开放麦后跃跃欲试,投稿成了演员。

据叨叨统计,在开饭喜剧的舞台上讲过脱口秀的已有150多人,其中长期参加演出的演员有近20位。这其中,除了叨叨这样的武汉大学博士生,还不乏来自华中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等高校的硕士研究生或本科生,甚至还有来自湖北大学的老师。有人笑称,这是学霸云集的俱乐部。叨叨说,可能最先接触脱口秀的群体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群。随着脱口秀文化的传播和发展,它的受众也会逐渐多元化。

九块九包笑

12月2日,周一,晚上7点半,街道口一家餐吧的二楼,一场开放麦如期举行。

因为报名投稿的演员太多,开饭喜剧在周一开辟了新人场,给第一次参加开放麦的演员提供锻炼舞台。因为是新人场,抢到票的观众,入场时只需向餐吧老板缴纳九块九的入场费,用来冲抵部分场地租金。

九块九看一场演出,观众自然对质量不抱太高的期望。就连主持人大卫在暖场时,也一再调侃道:“看完他们的演出,你们肯定觉得自己也能上。”

尽管如此,这个开放包容的舞台还是赢得了不少观众的笑声。

上周三和叨叨互动的那名女观众又来了。那晚看完演出,她在回家的路上就写好了稿子,不到一周就完成了观众到演员的转变。她把闺蜜爱喝酒的趣事写成了段子,再次调侃了一下前男友。

马尾是一家知名互联网企业的人工智能设计师,他一登台便开始放飞自我,吐槽公司太抠门,厕所的厕纸只有单层,一捅就破。快结束时,他又掏出手机,给自己公司的的产品做广告,被大卫狠狠“鄙视”了一番。

一名自称是设计师的新人演员,似乎没有完全准备好。当他在台上讲完一个冷笑话,观众还没听懂,他自己又卡了壳,忘了该怎么接话。尴尬之余,观众们仍报以笑声,用掌声给他鼓励。

上场的演员中,除了像马尾这样的新人演员,也不乏老演员的身影。大卫介绍说,周一场虽主要面向新人,但也供老演员试讲新段子,同时还有观众battle环节,观众可以自己上去发表即兴演讲。

80后大卫是叨叨的好朋友,近两年才开始接触脱口秀。因为叨叨的科研任务较重,大卫闲暇时间较多,便开始承担俱乐部的大量运营工作。协调场地、审稿、对接演员、主持、表演,样样都做。

大卫说,新人只有通过周一场的锻炼,不断将稿子和表演打磨成熟,才有机会登上周三场的舞台。周三场的演员演出相对更成熟,入场的观众需要支付38元的饮品券,消费一杯饮品。到了周六,俱乐部有时会请外地优秀脱口秀演员来汉,和本地优秀脱口秀演员同台演出,有些甚至是国内顶级脱口秀演员的专场演出,这些都属于对外售票的商演。

“如果没有商演安排,周六也会有一场开放麦,票价15元。”大卫补充道,但不管是商演还是开放麦,目前所有的门票收入仅能将俱乐部维持下去,根本没有盈利。

斜杠演员梦

大卫是北京人,曾供职于国企,在香港从事过金融业,后来又在武汉一家连锁餐馆担任高层,去年餐馆停业,他彻底闲了下来。

开饭喜剧的运营团队和核心演员当中,除了大卫暂时赋闲,其他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或学业。用一句时髦的话讲,这些玩脱口秀的年轻人都是斜杠青年。

长期在开饭喜剧演出的女脱口秀演员并不多,优秀的女演员更是稀缺,火火便是其中一个。在叨叨的眼里,火火是俱乐部最有天赋的演员。这个出生于1996年的安徽女孩,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在校研究生。读大四时,火火在将自己表演脱口秀的视频传到网上,入选了脱口秀训练营,并认识了第二次来训练营的叨叨。

在叨叨的盛情相邀之下,火火加入了俱乐部,并且和叨叨一起成为俱乐部的门面担当。

火火是俱乐部为数不多的女演员

火火是一个天马行空的女孩子,脑子里冷不丁会蹦出一些奇妙的想法。上瑜伽课时,老师让她闭上眼,想像自己是一棵安静的小草,不远处有牛羊。“牛羊会把草给吃了,我能安静得下来吗?”火火觉得自己理解不了。坐在开了空调的宿舍,火火会对室友说,自己像一颗大棚蔬菜。

火火学的是宝石材料工程专业,有时会对古墓里挖掘出来的玉器进行鉴定。她根据自己的特殊经历,结合自己对现代男女购物行为的观察,得出结论——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在选择首饰方面,女人喜欢贵的,男人选择大的。这也被她编成段子,写进稿子里面。

每次讲脱口秀,春潮总忘不了给自家开的火锅店打个广告。这个26岁的武汉小伙子总喜欢接触新的事物。高中时,他就在广埠屯卖过电脑。本科毕业后,他去了美国留学。留学期间,他在日本料理店打过工,教老外的小孩学汉语。回国后,他跟表姐合伙在虎泉开了一家火锅店。工作之余,他还曾在汉街卖唱,当过滴滴司机。

今年4月份,开饭喜剧到江夏藏龙岛一家酒吧演出,春潮毛遂自荐,提出登台演出。“我留学时在课堂上做演讲,总喜欢加几个笑话,效果不错。讲中文脱口秀,应该更加没问题。”春潮说。

此后,春潮成了脱口秀舞台的常客。调侃大学室友的日常、自己的购物车里买的最多的是鸡精、小时候爱揍表弟……他想到好的段子就用手机记下来,表演之前将它们串成完整的稿子。

春潮每次讲脱口秀都不忘说自家的火锅店

11月初,春潮的一次开放麦演出中,遇到一名女观众,主动加了对方的微信。双方很快就发展为男女朋友。如今,除了参加开放麦,春潮还要和女友约会,更加忙了。

演员当中还有不少00后大学生。来自仙桃的小可,是湖北大学翻译专业大二学生,性格内向的她已在脱口秀舞台表演了六七次。从一开始怯生生、声音很小的新人,到现在登上周三场,她感觉自己成熟了很多。

18岁的author来自中国台湾,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大一新生。同样18岁的野马在华中师范大学读俄语专业。他们都在开饭喜剧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

寻路脱口秀

如果说脱口秀原本是一种流行于青年群体的亚文化。在互联网+时代,网络综艺脱口秀节目的热播带动了线下脱口秀开放麦的火爆,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了解脱口秀。

火火就切实地感受到了这种变化。一次,她去湖北省博物馆参加学术交流会议,布展的一名工作人员认出了她,好奇地问她来干嘛?火火略尴尬地回复说来开会,这名工作人员恍然大悟:“哦,你白天干这个,晚上干那个。”火火一听,更加不好意思,连忙借故离开。她带外地的脱口秀演员逛江汉路被观众偶遇,观众将她拍下来,把照片发到了粉丝群里。

“走在大街上能被人认出,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惊喜,说明我们的表演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火火说。

为了更了解女儿的世界,火火的父亲也追看《脱口秀大会》等节目,还给开饭喜剧俱乐部提建议。“尽管如此,我爸还是叮嘱我在外面不要乱说话。”火火吐了吐舌头。

跟火火不一样,叨叨没有将自己说脱口秀的事情告诉父母。“可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脱口秀吧,怕他们理解不了。”

脱口秀现场

而一向喜欢尝试新鲜事物的春潮,对于脱口秀的一切,他也选择向父母保密。“怕他们觉得我不务正业。”

大卫说,中国的脱口秀早在清朝年间就出现了,当时在北京有民间艺人以讲笑话的方式来点评时事,只不过这种艺术形式逐渐消亡。直到10多年前,随着外国的脱口秀文化传入,中国才出现各类脱口秀俱乐部。

已到中年的大卫对脱口秀有自己的认识。他说,作为男人,独自承担家庭事业很难,而其中的苦楚无法和人交流,只能通过脱口秀的方式,对这些苦难进行嘲笑。所以自己讲出的段子一般都是生活中遇到的难事、怪事、糗事。

武汉的脱口秀文化起步较晚,目前中文脱口秀俱乐部还只有开饭喜剧一家。叨叨说,俱乐部创办初期,演员和观众都很难找,他和伙伴们确实经历过一段很艰难的时期。幸运的是,武汉的脱口秀演出市场正走在正确的路上,越来越多的人来观看和参加脱口秀。因为脱口秀,叨叨也结识了更多的朋友,相比于呆在实验室,他接触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

接下来,叨叨面临毕业,以后不一定会留在武汉。“无论将来从事什么工作,我都会继续讲脱口秀。”叨叨微微一笑,黑色的镜框背后,小小的眼睛里透着笃定的目光。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向一帆



上一篇:【视频】31个硬核方阵接力跑,让这场马拉松赛“光”耀世界
下一篇:【视频】黄轩来汉“控诉”杨采钰:要说蹩脚英文,她老找我“偷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