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运

图为:10月21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男子公路自行车赛,选手们骑行在风景如画的东湖绿道。(新华社发)

图为:10月23日,完赛后的多哥选手塔格霍伊在冲过终点后接受吉祥物“兵兵”的拥抱。(新华社发)

图为:10月27日,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最后一天,数名外国代表团运动员、教练、官员在黄鹤楼游览。图为国际军体排球运动项目委员会主任JOSE PINHEIRO(右二)等人在黄鹤楼前与汉阳女子沙滩排球接待服务处工作人员合影留念。(湖北日报见习记者 蔡俊 摄)

图为:10月27日,加蓬运动员一手推着行李车,一手自拍,留下与军运村的最后合影。(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梅涛 摄)

Amazing 神奇

军运会开幕式美轮美奂,与会的外国友人无论是到现场还是在电视上观看,基本上都只剩下这个词汇来表达。美国男篮的家属一脸的不可思议:“这真是太神奇了,你们是怎么想到在体育场里弄出一条河来的?”

Bingbing 吉祥物“兵兵”

兵兵毫无疑问是军运会上最可爱最受欢迎的形象了。只要有机会,各国运动员一定不会忘记和兵兵合影。帆船比赛结束后,巴西全队更是有节奏地喊着“兵——兵”“兵——兵”,召唤这位可爱的小家伙。

Challenge 挑战

加蓬代表团团长庞斐勒半开玩笑地认为,武汉军运会给下一届承办者出了个难题:“以后承办军运会可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Dedication 努力

蒙古篮球队由一群普通军人组成。为了能够有所表现,他们在赛前两个月的集训日夜苦练,每天三练甚至四练。他们在军运会男篮比赛中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战胜卫冕冠军卡塔尔,分别两分小负于美国和刚果(布),运气好一点就可能杀入四强。

Enthusiasm 热情

贝尔纳尔多·甘博阿,退休前是巴西海军中将,更是8年前里约军运会的“一把手”,退休后他也没有放下对帆船的热情,主动担任巴西帆船队的领队。

Fearless 无畏

巴西帆船选手盖森在第一天第二轮的比赛中就被横杆划伤了眼角,他依然坚持战斗,最终和战友一起拿下第一。

Greetings 致意

选手相互致意不仅是击剑比赛的传统,还“传染”到多个项目的赛后环节中。

Hug 拥抱

中国选手潘玉程在军事五项竞赛男子个人全能障碍跑项目拿到单项第一后,哥伦比亚运动员门多萨·罗德里格斯·丹尼尔·亚力杭德罗将他高高抱起,表示祝贺。

Improvement 进步

印尼帆船队改练军运会要求的470级别仅几周时间,连基本的操作都不熟练。在前5轮比赛中她们2次被罚取消成绩,3次未完赛,但在最后两轮中她们顺利拿到了成绩,虽然只是垫底,但也是进步,让教练员颇感欣慰。

Jubilant 欢乐

各国运动员比赛之余也在各处玩得不亦乐乎。在军运村商业区反兴奋剂教育拓展站,白俄罗斯运动员纳利瓦伊卡拿到了手机挑战世界反兴奋剂准入考试的满分,同样兴奋不已。

Kiss 亲吻

男子100米冠军伊朗选手塔夫蒂安夺冠后亲吻国旗和跑道。

Lifelong 终身

为国际军体联服务的比利时老记者看起来不起眼,却是从军40年的老兵,将整个生命都投入到军营中。他曾经是独家跟随比利时国防部长的军方记者,退休后又投入到军体联的工作中。

Modest 谦让

按自行车项目规则,各队可以报五名至六名运动员,但最终只有五枚奖牌。颁奖仪式上,法国队两名队员几乎同时向颁奖官员示意要求将铜牌挂在对方胸前,赢得掌声一片。

Nature 自然

法国代表团团长贝尔特兰·热布埃尔最爱东湖的风光:“来到这里,我才发现原来武汉这么大,东湖如此美,大家置身其中自然和谐。”

Olympic 奥运

巴西体操名将、伦敦奥运会吊环金牌得主萨内蒂已经是第三次来到中国了。他说,体育馆的硬件设施非常棒,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也很尽职尽责,服务非常周到,“赛场条件比伦敦奥运会还要好”。

Participation 参与

本届军运会乒乓球项目参赛队中,除了中国、朝鲜两支强队,积极性最高的要属斯里兰卡队。斯里兰卡8名运动员虽然一场未胜,却拼得很认真,选手利亚纳盖说:“我们很珍惜与高手过招的机会,这次经历很宝贵。”

Quality 品质

国际军体联帆船委员会芬兰籍委员莱蒂宁比赛期间一直到处巡查帆船比赛的组织工作,最后的结论是:“质量太高了”,“这里的一切都非常好,我非常满意。”

Retell 讲述

希腊足球运动员亚历山德罗·福卡拉在训练后也不闲着,和朋友决定再四处逛逛。他希望赛会结束后能在武汉游历一番,回国后可以向身边的朋友们好好讲述一下武汉的美好。

Shopping 购物

“这个是什么?怎么用?多少钱?”10月17日,在军运村商业街中百超市,挪威射击运动员玛丽安娜·乌尔瓦斯温正为手上的商品发愁。记者告诉她这是护发液,她马上拿了一盒直奔收银台,边走边说要让头发美美哒。

Travel 旅行

对美国足球运动员塔克来说,参加军运会意味着要做可怕的长途飞行。他在亚洲工作,回国参加集训就得飞近十个小时,然后又跟着队伍飞回中国,其间还得处理包括请假在内的各种手续。来这一趟可谓历经曲折。

Undaunted 顽强

虽然实力偏弱,委内瑞拉选手在女子400米个人混合泳和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比赛中成绩垫底,但选手迪亚斯和圣地亚戈仍然在“一个人的泳池”中奋力完成比赛。

Victory 胜利

残疾人200米的比赛跑道上有3名选手,他们都是各自级别唯一的参赛选手,只要完成比赛,就能够获得冠军。一个人赛跑,超越的不是对手,而是自己。

Warmth 温暖

卢旺达教练卡拉马加印象最深的是军运村的工作人员:“他们每次见面都会微笑着说‘您好’,有需要时他们便会第一时间出现,这感觉很温暖。”

X-MAN 超人

残疾人百米IT1组比赛中,印度选手古纳塞卡兰速度最快,仅用时12秒就跑完百米。这一成绩虽然无法和职业百米飞人竞争,但已经比不少职业足球运动员冲刺的速度要快。

Yummy 好吃

德国代表团团长克里斯廷很喜欢军运村的高效率,但他更钟情于这里的美食:“运动员餐厅很大,菜品丰富,味道也很棒。每次走出餐厅,我们都觉得吃撑了,哈哈!”

Zeal 狂热

10月21日,来自意大利萨沃纳的圣迭戈一家7人由于对击剑运动的狂热爱好,飞抵武汉观看军运击剑比赛。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曹洋



上一篇:热血豪情,文明之师展风采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