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聪

“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爱我中华爱我中华……”

2007年11月,进入绕月轨道的我国首颗绕月人造卫星“嫦娥一号”,在宇宙间播放了歌曲《爱我中华》的旋律,作为“嫦娥一号”播放的30首曲目之一,《爱我中华》最初是词作者乔羽、曲作者徐沛东在1991年为第四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创作的会歌,而因为其最终的走红,8年后的第六届少数民族运动会,再次选择它作为会歌唱响。

在本报“国庆”期间推出的“祖国颂歌,岁月回响”系列作品中,《爱我中华》可以说是唯一一首主打“民族风”的主旋律作品,而正是因为民族风与爱国情怀的高度结合,《爱我中华》才最终成为了传世经典。

创作:

56种语言汇成“爱我中华”

为《爱我中华》作词的乔羽,可以说是新中国最成功的词作者之一,他的作品清单中除了《爱我中华》,还有国人耳熟能详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难忘今宵》《人说山西好风光》等等。

乔羽

1991年11月,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在广西举行,而有关会歌的全国征集工作,其实早在一年前就已开始。但最终,组委会发现,征集来的歌曲并不理想。最终,组委会找到了参与电影《刘三姐》编剧的乔羽,希望他能在一周之内,写出会歌。

写歌,乔羽有一个习惯,他不太喜欢“就事论事”,在1999年的一次采访中乔羽提到,就比如《上甘岭》的主题曲《我的祖国》,“导演沙蒙同志找我让写歌词,我说怎么写?他说‘我不管,我就希望将来这电影没人看时那歌还能流传’,那我就按这个路子写,整首歌里没有抗美援朝、上甘岭之类的字眼。”

到了给少数民族运动会写会歌,乔羽的思路还是这样,不只是把目光放在运动会上,而是扩大题眼放在“民族”里,“而且也不好单写哪个民族,毕竟这样一个盛会正是团结一致的象征,所以才说,所有的民族不管用哪种语言,只能汇成一句话,就是‘爱我中华’。”

作为创作者,乔羽去过很多地方采风,感受风光、人情。他提到自己去过很多民族地区,“有一年曾在西藏住了7个月,赫哲族、鄂伦春族居住的地方我也去过,民族地区的歌曲太丰富了,像会歌这样的题材本身就大,因此不能写小。”

而他提到,最终《爱我中华》能够流行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题目”,“因为它(爱我中华)就是心声,沛东写的曲也漂亮,适合于大众传唱。”

幕后:

一首歌能红也得看“伯乐”

跟乔羽一样,徐沛东同样为中国歌坛留下了数不清的经典。而《爱我中华》并非徐沛东第一次操作“体育类歌曲”——1990年在北京举行的第11届亚运会上,那首最终红遍大江南北的《亚洲雄风》,就是徐沛东的作品。

徐沛东

据悉,在《亚洲雄风》之后,徐沛东曾在短时间之内成了“体育歌曲专业户”,为不少运动赛事都创作歌曲,但都并未太成功,直到《爱我中华》出炉才得以再次传唱全国。

对于这首歌成功的秘诀,徐沛东分析是自己其实并未抱着要为体育赛事来创作的想法,“而是着重抒发自己的情感”,他提到自己其实比较害怕“命题作文”,而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跳出主题,“文艺作品不是标签的、口号的、形式的,真正经典的作品必须是创作者心里有的,能震撼自己的。”

不过,需要提到的是,1991年的《爱我中华》还没有达到后来它所达到的传唱高度。《爱我中华》的首唱者是韦唯,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为《爱的奉献》《亚洲雄风》等歌曲,韦唯在歌坛走红。到1991年少数民族运动会开幕,组委会又一次选择了韦唯。

不过,《爱我中华》是一首带有浓烈少数民族味道的歌曲,其实与主唱流行歌曲的韦唯气质不太相符,2005年韦唯就曾在采访中提到,虽然当初这首歌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但我第一次听这首歌时,甚至觉得它有点老土的味道。”

一首歌也得遇到适合自己的歌手才能最终发光发热。《爱我中华》的最终走红是在1997年前后。

据悉,1995年宋祖英因徐沛东作曲的《辣妹子》一举成名后,就一直在寻找合适自己的歌曲。这首歌也是她委托徐沛东询问韦唯后才获得的翻唱机会,“韦唯觉得宋祖英还挺可爱,‘反正我也不喜欢,那你就唱吧。’”1998年,《爱我中华》被收录进宋祖英专辑《好日子》中,而在通过MTV的播放被大众广泛熟知后,1999年《爱我中华》登上春晚,此后更多次在这个舞台上被不同的歌手唱响。

特色:

“民族性”“时代性”“时尚性”三位一体

能够长久流传,《爱我中华》这首歌在中国音协理事、湖北省音协副主席、作曲家方石看来,跟其鲜明的“民族风”有相当大的关系。

仔细看这首歌的简谱我们会发现,其实在“五十六个星座,五十六枝花”的唱段之前,《爱我中华》有一大段的“赛罗罗赛罗罗赛罗罗赛……”,这段唱词在乐曲中段也有重复。方石表示,这段唱词和曲调具有明显的广西、云南当地民歌的“山音”特点,“是壮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常用、简单但地域特征特别明显的调子,节奏跳跃,曲调活泼,一听就相当抓人。”

除了民族风,方石认为《爱我中华》是将运动主题、民族风格、爱国内容“三位一体”结合的好作品,“民族性”“时代性”和“时尚性”都在编曲里有所体现。

他说,《爱我中华》一旦唱响就给听众输送了一个“载歌载舞欢腾热烈的场面”,“载歌载舞也正好是少数民族的重要特点,毕竟他们曾经的日常生活除了劳作就是歌舞,所以相当形象。”

而歌曲后半段“爱我中华,建设我们的国家,爱我中华,中华英姿勃发”,歌曲的音乐基调准确,“词曲作者一直在重复‘爱我中华’的主题,是典型的歌曲高潮的写法,一旦唱到这里,人们的记忆点会因为重复被加深,又因为是运动会的主题曲就多了一种加油助威的节奏感,把两种炽热的情感融合在一起,非常巧妙。”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唐小禾程犁伉俪接受采访谈传承,艺术与做人一样,都需要真诚与进取
下一篇:“你们保护好自身安全才能更好地保护群众”,暖心女孩点12杯奶茶送给执勤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