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1262956.jpg

化妆师给演员补妆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萧颢

朋友,你想象中的电影演员的日常是什么样?光鲜亮丽?日进斗金?躺在家里坐收名利?

如果这是你的答案,欢迎你这几天到武汉14中探班汉产校园青春电影《花漾牌手》片场,看看这群在江城夏日战高温的年轻电影人有多“惨”。

猜猜看,教室里能有多热

8月5日上午9时许,电影《花漾牌手》剧组在武汉14中的操场上开拍一场“学生跑步”的戏。在毫无荫凉遮挡的大操场上,在体感温度直逼40℃的艳阳下,一群平均年龄不到18岁的年轻演员们一遍遍奔跑,根据导演指令做出细微调整,只为了将来自己出现在大银幕上时不会给电影减分。

1262955.jpg

电影《花漾牌手》剧组在高温下拍摄

好不容易结束奔跑,演员们又转战室外篮球场,男孩们一遍遍表演投篮,女孩们则重复挑战仰卧起坐。据记者估算,在接近1小时的拍摄中,女孩们大概做了近百次仰卧起坐,男生们脸上的汗则已形如瀑布。

在片中饰演主角之一的彭静娴来自武汉大学表演系,9月份即将上大三。身为一名武汉“土著”,她对江城酷暑早有准备,但也没料到夏天演戏会这么辛苦,“很多戏都是在室外拍,那么硬的阳光,真的很热、很累,但还是要保持好的状态,毕竟和演员相比,幕后工作人员更辛苦。”

除了几位担任主角的专业演员,《花漾牌手》剧组还请来了70多位年轻的群众演员,其中大多是14中的学生或者有表演梦的年轻人。

1262952.jpg

副导演在给演员说戏

18岁的武汉伢罗永旭告诉记者,他开学就要去莫斯科上大学了,暑假看到有剧组招群众演员便来体验一把。前不久刚从凉爽莫斯科回汉的罗永旭开玩笑说,“武汉的夏天简直像地狱,昨天我们拍一场教室里的戏,因为要现场收音,教室里不能开空调,再加上打了很多大灯,真的热的快受不了。”所以,相比在室内拍戏,罗永旭反而觉得站在太阳底下晒更“舒服”,“至少偶尔有点风。”

经历着这么辛苦的“打工”,罗永旭却觉得都是小意思,“在电影里演一个高中生,是不可能有真正的高中生辛苦的。”

双手负重50斤,你能举多久?

据《花漾牌手》编剧、导演董松岩介绍,该片讲述几名不被看好的高中生临时组队,在校园棋牌大赛中热血逆袭的故事,主要演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电影新人。该片8月2日在14中开机,全程在汉取景,预计拍摄1个月左右,后制完成后择期全国上映。

该片制片人姚明告诉记者,校园题材电影只能利用暑假空档进校拍摄,为了抢进度,就只能和武汉的夏天较劲了。而从通告单来看,这几天整个剧组几乎都是早上5点半出门,晚上10点以后收工。

1262951.jpg

音效师现场收音

为了帮助大家解暑,剧组批发了大量退烧贴,但记者看到,由于出汗量太大,几位高中男生额头上的退烧贴都被汗水浸透,不一会儿就掉落了。一位道具师则直言被武汉的夏天吓到了,“我算过,我一天差不多要喝24瓶水。”

与年轻的孩子们相比,剧组收音师田成伟面对炎热淡定多了,“我在泰国40多度的夏天拍过戏,所以你们武汉还好。”话虽这么说,田成伟的工作可不轻松,剧组拍每一场戏时,他都要举着长长的话筒杆,将话筒尽量靠近演员头顶,进行现场收音。

1262958.jpg

监视屏前的导演

田成伟估算过,一个话筒杆大约5斤重,“拉到最长后,举起来差不多相当于50斤,杠杆原理嘛,你想想你能举多久。”据田成伟回忆,他举话筒最长时间约为20分钟,“这个剧组算轻松的,我以前还要站在树上、站在墙上举着。”

最初入行时,田成伟经常误将话筒伸进镜头里“穿了帮”,日子久了,现在闭着眼也能准确到位,“习惯了以后,你就知道镜头有多大、焦距是多少、话筒要距离演员的头顶多高,现在基本不会穿帮了。”

1262959.jpg

电影《花漾牌手》剧组在高温下拍摄

田成伟这边正收着音呢,负责监听录音的工作人员高喊了一声,“烧了!”原来,由于温度太高,剧组的录音机罢工了。工作人员连忙拿了两个风扇对着机器吹,一边降温一边喃喃道,“这机器在哈尔滨零下几十度都没冻着,没想到在武汉给热着了。”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仙桃乘客武汉打的掉钱包,武汉的哥完璧归赵获占赞
下一篇:本周晴热在线,阵雨串门,外出游玩需小心“洪水猛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