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疏捞工紧张清淤

□楚天都市报记者潘锡珩通讯员廖宇智实习生张杰妮周俊婕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李辉

昨日,今年首个高温橙色预警拉响,江城最高气温全面飙升至37℃以上。酷暑天里,疏捞工依旧奔走在大街小巷给城市清洗“肠道”。而防汛作为武汉天大的事,目前在江水退水期间,巡堤查险人员依然头顶烈日巡查,丝毫没有放松。昨日,记者走进这两个水务人群体,零距离感受他们的日常工作。

精细化疏捞

淤泥不落地

下午2时30分,记者首先来到江汉区红旗渠路与新华路交会处附近。马路两边的排水沟上,每隔几米就有一个方形的排水边井。疏捞工周思文提着一根前端带有弯钩的铁钎,把井盖拉开,顺势靠在马路牙子上。

记者探头一看,井下沉积着不少黑色的淤泥。两名疏捞工推着平板小车、拿着铁铲围拢过来,一铲一铲将淤泥铲出来,倒在小车里。

“现在我们推行精细化疏捞,作业标准相当于升级到3.0。”江汉区排水队疏捞维护负责人袁俊告诉记者,很多年前的疏捞都是把淤泥掏出来,直接倒在井边,疏捞工是不管清理的,另外的人员随后再来将淤泥清走。“中间的间隔时间,短的十几分钟,长的可能要在路边堆几个小时。”

袁俊说,后来进了一步,将编织袋垫在地上接淤泥,清掏完一个井就将淤泥及时运走。但带着污水的淤泥,还是会污染路面。“现在我们尽量保证淤泥不落地,用小车直接接住,基本上不会弄脏地面,减少对环境的影响。”

夏日里疏捞异味扑鼻

记者刚到现场时,疏捞的地点正好处在周边建筑物的阴影里,虽然室外气温很高,但毕竟没有阳光直射。不过,疏捞完一个井,前进十几米,记者就跟着疏捞工们来到了烈日下。

站在井边近距离观察,顿时闻到异味扑鼻。“洒水车冲洗路面的污水、细小的尘土和垃圾,甚至包括有的生活污水,都会流到边井里,经过长时间沉积发酵,所以臭味难闻。”疏捞班班长刘得祥,已经在这一岗位上工作了26年,去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夏日里气温高,这种臭味更是被放大。长时间看着疏捞工们掏淤泥,记者终于体会到这份工作的不易。

江汉区排水队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承担着110余个社区,近600公里排水管网、800余座化粪池、近8万座排水井孔的疏浚维护任务。7月份以来,共疏捞排水井孔3000余座,疏浚排水管网5万余米。

一天巡堤三次雷打不动

排水管网的日常疏捞维护没有因为烈日停歇,而防汛作为武汉天大的事,不论高温酷暑还是暴雨倾盆,巡堤查险人员始终“在线”。

下午4时30分,记者赶到位于武昌白沙洲八铺街附近的一段防水墙,它是武金堤大堤内最靠近江边的第一道防线。

巡堤人员李俊、龚勋,每人戴着一顶草帽,还拿着一根竹竿,沿着江堤平台来回仔细检查。“我们巡堤查险时两三人一组,每组负责的距离为1公里。”龚勋告诉记者,汛期巡堤,每天至少三遍,虽然巡查的范围只有1公里,但实际每天步行的路程至少三四公里。

江堤上没有丝毫遮挡,烈日毒辣地直射,紧挨着江水,却丝毫感受不到水的清凉。记者穿着短裤短袖站了20分钟,感觉皮肤晒得生疼,衣服慢慢被汗水浸湿。

李俊说,夏日里他们一般上午走两遍,下午或者傍晚走一遍,尽量避开正午的高温。

巡堤工作看似简单,其实门道很多。龚勋介绍,要边走边看堤顶、堤坡、堤脚等处有无裂缝、渗水、漏洞等现象,留意近堤水面有无小漩窝、流势变化,竹竿就是起到辅助探水观察作用。

退水期间巡堤依然不放松

7月12日清晨7时许,长江武汉关水位突破25米的设防水位,武汉启动防汛IV级应急响应,防汛人员开始24小时值班。

18日最高水位达到26.48米后出现回落,昨日下午水位已降至25.53米左右。武昌区白沙洲堤防所所长陈正泉告诉记者,退水期间巡堤查险更不能放松,因为可能出现“外脱坡”等险情,因此现在仍然要坚持每天三次的巡堤查险工作。

据介绍,武昌区白沙洲堤防所按照《武昌区防洪排渍应急预案》要求,每日对武汉长江大桥至杨泗港长江大桥之间6.54公里的挡水堤防进行全线巡查,重点巡查穿堤建筑物和历史险工险段。巡查人员按每公里不少于2人配备,其中市区堤2人,武船专防6人,八铺街堤4人。同时,安排人员24小时在单位值班,应对突发事件。

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昨日通报称,截至昨日16时,武汉当日共出动巡堤查险人员1031人次,启动IV级响应以来已累计共出动巡堤查险人员13714人次。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胥甜



上一篇:今年首个高温橙色预警拉响,武汉等多地高温超37℃,双休日又热又闷尽量少出门
下一篇:精油按摩乳房后长出“葡萄串”,注射隆胸引发乳腺癌,女性很多爱美行为是在给乳腺埋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