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7月9日讯(记者陈凌燕  王永胜 通讯员高翔)40岁的刘先生,一直收藏着一份报纸——2000年9月2日的楚天都市报。16版上,那篇《无名氏不幸溺水,经众多好心人全力救治,在生死之间徘徊了100个小时后醒来——你是谁?你从哪儿来?》,文中的主角就是他本人。

“19年前,这里的医生救了我。这些年我一直想回来看看!”昨日,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内科,刘先生激动地说,除了感恩,他还要为自己当年的坏脾气向医生道歉。

从在生死线上挣扎的“无名氏”,到今天康复并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刘先生说,这一路非常不容易,“但我对自己说,医生们都没放弃过我,我也不能放弃自己。这些年来,这是支撑我的信念。”

当年昏迷了100小时的“无名氏”回来了

当瘦高高的刘先生出现在神经内科主任医师幺冬爱面前,幺冬爱笑了:“你的模样跟当年,基本上没变化啊!”

2000年8月底,21岁的刘先生在游泳馆溺水,送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时已深度昏迷。由于当时他身上没有能证实身份的物件,他只能被登记为“无名氏”。

不知道他是谁、来自哪儿,但医生们对他的关注并没有因此减少一分。在医生们的悉心呵护下,昏迷了100个小时之后,刘先生奇迹苏醒。

他当年的病历,如今已经发黄,但是每一页上,医生护士们密密麻麻的记载,显示了当年惊心动魄的抢救和治疗过程。

ICU、呼吸科、耳鼻喉科、神经内科、骨外科……“应该说,不止是我们科室的团队,当时几乎是倾注了全院的力量。”幺冬爱翻看当年的记录,也不禁感慨起来,“梅斌博士、黄朝云主任……这一个个签名,现在看来真令人感慨啊!”她介绍,他们之中有些人当年还是年轻医生,现在已经是医院的骨干;有些主任级的,现在是学科带头人;还有些人现在已经退休。翻到护士们写下的厚厚的交班记录时,她说,如今她们中的大部分仍在医院,在不同科室肩挑护理大梁。

看着这一本厚厚的病历记录,刘先生才知道,19年前自己在ICU里住了整整10天,“这一段我记不太清,只隐隐记得一些片断,真没想到竟然有10天这么久。”

“因为你当处于从深度昏迷恢复的状态。”幺冬爱温和地笑了,“你能记得这么多,已经很让我感动了。”

在ICU稳定住病情后,刘先后又转入神经内科,这之后的事他记得很清楚。当年来会诊的各科医生、照顾过他的各位护士,绝大多数他还叫得出名字。“没想到,我们的工作,能被他这么牢地记在心里。”幺冬爱说,“这说明,他认可我们的付出。”

幺冬爱发了一条朋友圈,说一位患者在19年后再来医院看望医护人员。这条信息获得260个点赞,一些医生和护士说“哎呀,当年我参与过他的救治,这么多年了,他竟然还记得我们,太感动了”“想不到还有患者回头来感谢医生,还带着当年的那份楚天都市报”……其他医院的同行们也来留言,“好医生救了懂得感恩的好患者。”“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人生最低谷,是医生的话让他咬牙坚持

“出院之后这些年,你都过得怎么样?”幺冬爱关切地询问道。

刘先生回答,他做过很多工作,送粮油、卖炒饭、开网约车……“实话说,真的好难。”他说,出院后自己的手总是抖,走路也不稳,从前的朋友们全离他而去,不少邻里街坊还传说他“去看了神经科怕是脑子坏掉了”,他一度被看作残疾人,还因此受歧视、被欺负。“我曾经是个特别开朗活泼的人,但这场事故,真的改变了我。”刘先生说,除开前头说的这些,更让他感到难过的,因为这次变故,给自己的父母带来的打击与忧虑,“在我应该自立的年纪,他们仍要为我的将来担心。因为我,他们明显苍老了很多。”

刘先生说,他一直记得章军建教授跟他说的,他能被救回来是一个奇迹,而他还可以拥有另一个奇迹,就是恢复正常,“章教授告诉我,我的机体完全可以恢复。这给了我很强的信念上的支持。”

出院之后,刘先生只能靠自己拯救自己。为了克服手抖,他开始练习写毛笔字,墨汁写完了一瓶又一瓶;走路不稳,他就多走多练,还努力去跑,就算摔倒了也爬起来继续,膝盖上的新伤盖着旧伤。就这样,他一步步恢复了,手不抖了,走路稳了。经人介绍,他还认识了贴心的爱人,拥有了一对漂亮的儿女。属于他的幸福生活,回来了。

刘先生说,在最低谷的时候,他埋怨过命运,也想过放弃,“但是我对自己说,医生们不顾一切把我救回来了,他们都没有放弃过我,我怎么可以放弃自己?这些年来,每次遇到困难,我都这么告诫自己,要挺住,要对得起救我命的人。”

“你真的太不容易了。”幺冬爱听完他的述说,感慨地说道。她说,这类伤情的患者,出院后的康复过程,需要很强的意志力和心理建设,所有困难,刘先生都靠自己克服了下来,“你能完全恢复,很大程度是因为你的毅力和坚持,我佩服你!”

重回故地,他除了感恩还坚持要道歉

这些年间,刘先生曾好几次悄悄回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子里的树,现在好粗了哟,当年还是小细苗。那几棵松树,我记得最清楚,当时我父亲陪我每天锻炼,都要经过它们……”这间医院里,到处是关于他人生重要的记忆痕迹。

这前几次来,他都没有跟当时的医生们打招呼,就是远远地看看,默默地离开。“我知道医生们都特别忙,他们太辛苦,我不忍心打扰他们。”刘先生说,这些医生不分昼夜的工作,他才能重新拥有一切,“我还带儿子回过来,我想让他知道我在这里经历过什么,我希望他坚强,也希望他懂得感恩。”

不过,有件事一直是他的心结,“其实,我也一直想来跟幺冬爱主任道个歉。”刘先生不好意思地说,当年在治疗过程中,有那么一天,自己在药物作用下情绪失控了,几件不顺心的事堵在一起,他大声吼了幺冬爱,“我清楚地记得,我是又吵又闹。这些年我一直很后悔,我怎么可以这样?你们救了我的命啊!我心里头一直放不下这件事,所以一定要回来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幺冬爱温存地笑着告诉他,她已经完全不记得这件事了。“我们当医生的,被误会、被吼、被发脾气,都是家常便饭,这些事我们很少记得住。”倒是排除困难救过来一个人,某个患者度过困难期后康复了,这些事才是医生们记得最牢的。

“比如你,都19年了,我就还记得你当时的青涩模样。也记得你苏醒的过程。”幺冬爱说,如今看到刘先生恢复得这么好,让她特别有成就感。

“医生这个职业可能就是这样吧,付出后有成功有失败。失败的时候,医生也会躲在角落里哭,但他不会让患者看到。成功了,他会跟患者一样高兴。”幺冬爱轻轻说道,刘先生隔了近20年,还回到医院看望她,跟医生交流他这些年的经历和感受,“对我们医生们来说,这是一种莫大的认可和鼓励,我们一辈子都会记得的。”

“小刘说他今天来要向我们说谢谢,其实,我们也想对他说谢谢。因为他的归来,给了我们这些医务工作者带来了内心的温暖,也让我们对自己的职业信念更加笃定。”幺冬爱说。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碧云



上一篇:三岁女童独自外出迷路,枣阳女民警客串临时妈妈
下一篇:军运会倒计时100天,国新办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赛事门票惠民,平均票价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