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 王功尚 陈俊 通讯员 张银坤 实习生 张梦婷 徐蕾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视频剪辑马浩然

天落水是一个村庄的名字,她是恩施市最偏远的红土乡的一个偏远村落。

这里景色壮美,然而因陡峭的地势、山河阻隔的独特地理环境,村民被缺水问题困扰,几乎人人都有关于吃水难的艰苦记忆。天落水,靠天吃水,这名字完美地诠释着这座村庄世代面临的困境。

施工人员在悬崖峭壁边施工、行走

近20年来,天落水的村民在悬崖绝壁的丛林和沟壑之间找水源、挖水塘、建蓄水池……他们的种种努力,都只是为了一年四季都能喝上一口甘甜的山泉。

2014年以来,村干部和水利站工作人员经过艰苦寻找,终于在海拔1200多米的鹰嘴岩绝壁上找到了一处常年有水的溶洞。

曙光出现在天落水村民的眼前,一曲在悬崖绝壁间铺管引水的劳动壮歌,也即将奏响。

施工人员在悬崖峭壁边固定水管

绝壁村庄

你无法不惊叹天落水的美。

天落水村是一个“挂”在悬崖峭壁间的村庄。这个村庄的美,来自她的绿,她的险,她的香。

从恩施市红土乡集镇出发,翻过虎头山的悬崖隘口,就进入了天落水地界。汽车从海拔1300多米的山巅蜿蜒向下,以俯冲的姿势直扑海拔仅200多米的清江支流马尾沟河,入眼尽是绿的树、青的草、长势喜人的庄稼,以及漂亮的村居和偶尔行走在小路和田间的农人。富氧的空气是这样香甜,此起彼伏的鸟叫虫鸣是如此悦耳。

水管从悬崖峭壁上穿过,施工人在悬崖上施工

天落水村就这样背靠虎头山绝壁,俯瞰马尾沟河,远眺连绵起伏的大山,尽得山河之胜。如果不是因为缺水,你走在村道上会忍不住生出这样的疑问:难道还有比这里更美好的人间福地吗?

红土乡距离恩施城区109公里,在山间驾车需近三小时。天落水村位于红土乡西南部,有8个村民小组1079户3498人。

造物主存有一分残忍,没有赐给世外桃源般天落水村全部的幸福。

天落水缺水。

她世世代代缺水。

行走在天落水村的田间地头,除了入眼的美景,你还会发现积蓄着山泉水的水塘,以及或新或旧大大小小的蓄水池,还有路边随处可见的水管。它们储存或传递着村民的生活生产所必须的水。

苦水久矣

31岁的董涛是村里的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他自小生活在天落水,已经在村里工作了8年。这个毕业于湖北民族大学的大学生,开玩笑地仿照《史记》里的话说了一句:“天落水苦水久矣。”

在虎头山绝壁下面的羊肠小道上,记者在行走时听见了淙淙的水声,水声并不是来自山沟,而是传自于岩壁之下。随行的村民说,因为刚刚下过几天雨,岩间暗河里有水流动。

董涛说,这样的地下暗河流水,天晴几天就没有了,或者水量变小,无法供给村民的生产生活用水。

施工人员在深山架接水管

村民周笃敖指着山下的马尾沟河和远处的清江河面说,他们听得到水声,看得见江面,就是吃不到水。“我们都靠家里的蓄水池积点水吃,平时用水都很节省,遇到干旱时节,还要跑到几公里外的地方背水,一个来回就要三四个小时。”他说,洗脸洗脚的水,还要留下来喂猪。

对于缺水,董涛和村民有着鲜明而久远的记忆。

老人覃道学回忆,早年间各家各户都会挖水塘,或者建水井,在下雨的时候积蓄一点雨水备用。有的村民离山泉水源很近,就会挖山沟,或者用竹子把泉水引到家里来用。近些年,有村民会在山上的水源附近建好蓄水池,铺设水管把水引到家里去。

施工人员在深山架接水管

到了枯水季节,有些山泉就干涸了,绝大部分蓄水池也没有水用了,村民们就只能到外面肩挑背扛,去远处挑水、背水。有时候,很多户只能共一处水源,大家就要排队。如果干旱的时间过长,大家就要在水源附近挖一个水坑,坑里有点水了就舀一瓢,有时候一担水就要耗费一两个小时。

那些年种水稻时,村民们公平地分配仅有的水源,轮流引到自家的水田里。但因为水太过珍贵,有可能被人偷偷的放掉,所以就要守水。炎热的夏天,他们不惧蚊虫叮咬,带着席子在田坎上或岩壁下彻夜守护,夜间还要不断巡逻。

“那样的缺水生活,我永远不想再过。”覃道学摇着头说。

施工人员在悬崖峭壁边施工

艰难寻水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缺水,很多村民都选择外出务工,原本种植水稻的田地荒芜了,热闹的村落安静了。祖祖辈辈们也曾多次尝试寻找水源,但所寻的水源都无法满足全村3000多村民的常年用水。

在政府的支持下,村里建起了董家河水厂,但因为水源不稳定,水厂供水断断续续,一年只能供水三四个月。

施工人员在悬崖峭壁上爬行

怎么解决天落水缺水的问题?看着村民们紧锁的眉头,年过六旬的老村支书秦达广心里揪成一团,他决定去找水、引水。

抬眼望去,面前是悬崖峭壁和茫茫大山。“林中深处会有水吗,到底在哪里呢?”反复考量后,秦达广和红土乡水利站站长钱少华等人商量后,大家决定咬牙进山寻水。就这样,寻水小分队收拾行装出发了。

那是2014年,秦达广一行从自己家所在的天落水村铁厂坝小组向上寻找。“我们沿着马尾沟河往上走,希望在山里找到更高的水源。”秦达广告诉记者,山中经常有看不到的暗河,山洞里有时也会有不枯竭的山泉,但山太大路太险,寻水之路异常艰辛。

每天大早,几人带着食物出门,一路走一路探,翻过一道山又越过一道梁,用柴刀砍倒荆棘和灌木,在枯枝败叶中踏出一条路。林子里蛇虫出没,被虫咬是常事,衣服在树枝上不知道挂破了多少回。到了天黑还没出山,也没法再回去,就在当地偏僻农家借宿。“有好几次,天快黑时还没找到住的地方,还遇到毒蛇从草丛里蹿出来,我们吓得冒汗。”秦达广至今还记得,寻水小分队每次夜宿农家,都挤在一个大木板床上凑合睡,第二天大早就继续出发。

到2015年,辛苦寻找终于有了回报。秦达广一行在十余公里外的大河沟村鹰嘴岩寻得一处水源。那是一处高耸入云的悬崖峭壁,海拔1200多米的山岭上有一个天然溶洞,一股清泉汩汩冒出,甘甜可口。“当时所有人都乐坏了,虽然累得气喘吁吁,但终于找到了充足的水源。”

水源找到了,可是后续的问题也来了:如何从1200米高的鹰嘴岩引水到下方的水厂?中间要跨越崇山峻岭,其中必经之地还有当地人称为“死亡三十六弯”的绝壁险峰,资金从哪里来?谁有技术铺设管道?

这些难题像面前高高的虎头山一样,横亘在秦达广和所有村民面前。

水管从悬崖峭壁上穿过

近两百名工人挺进深山 一年架起15.6公里管道

楚天都市报记者 陈俊 王功尚 通讯员 沈阳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黄士峰

引来洞中水,穿行绝壁间。

水源找到了,再难也要引下来。在精准扶贫政策的支持下,恩施市启动引水工程。去年6月开始,两家公司近200名工人挺进红土乡,在崎岖山路上搬运管道,在悬崖绝壁间凿眼穿绳。

车没法进工地,70多斤的管道就用人扛,用骡马背运。崖壁无处借力,就打眼用钢丝固定水管。雄浑的号子回荡在山谷,穿越“死亡三十六弯”的施工艰难进行。

7月2日下午,随着最后一截水管在最危险的绝壁上焊接完成,引水工程全部完工,清澈的甘泉流到村民家中。

虎头山壮歌

2018年6月30日,恩施市水利局启动了引水项目,正式决定从鹰嘴岩架设管道引水下山。

工程跨越两个村,铺设管道全长15.6公里,需要经过鹰嘴岩、三十六弯等悬崖绝壁地带,地势险峻且不通公路。建设管材如何运输?深山密林进出不便,如何保证施工进度?这些实际问题摆在水利站站长钱少华和施工队伍面前。

为了村民们吃上安全水,大家骨子里的狠劲被激发了,一个字,拼!群山茫茫,悬崖峭壁、丛林深处传出的号子声震彻山谷。没有路,就踏出一条路;没有机械运输,就肩挑背扛、骡马驮运。

深山密林中,普通人通行都很艰难,可大家还得搬运管材。每根管材长4米,外径225厘米,重76斤,50多名工人和4匹骡马,前后用了三个多月时间来搬运管材。

引水管材采用的是钟格公司的PE塑管,项目负责人于祥圩从事水利施工十余年,“这是我接手的最危险最艰苦的工程,难度之大无法想象。”于祥圩告诉记者,每次用载重卡车把管材运到村口山脚下,剩下的工作就只能靠人力和骡马。他从建始一家企业租来4匹骡马,每匹一天租金450元,一根根把管子运到工地。但再往山里,骡子也去不了,只好找工人将水管扛进去,一个工人一天只能扛2根。

到了悬崖边,根本没有路,只好用绳子将水管套住,从悬崖顶端往下放。进出不便,大家都在想方设法充分利用时间,四个工段同时施工,自备简单午餐早进晚出。工人陈辉和工友,每天都赶在7点前吃完早餐,以便于尽快到达施工现场。“深山老林又没路,摔跤是常事,虫蛇也多,我们都是自备药箱。”陈辉说,“特别是在一些陡峭地带,我们还要先用木棍搭一个简单的架子,两个人一起才能将管道运过去。”

天落水村的村民喝到从绝壁上引来的山泉水

死亡三十六弯

完成水源地的管道铺设,难度最大也是最危险的就是大岩村“死亡三十六弯”的施工了。

到了悬崖边,只见密林中根本没有路,绝壁上一个弯接着一个弯。当地人多年行走,清楚数过,足足有三十六个大小弯道。虽然地势陡峭无比危险,但这是水管必经之地,也是难度最大的一段。

一开始,工人们用绳子将水管套住,从悬崖顶端往下面放。悬崖坡度很陡,有些地方无法使用焊接设备,实在没有着力点的地方,只好先将一根根水管在相对较平稳的地方用热熔技术焊接好,再抬起来向悬崖一端慢慢移动。崖上有些地方树木太小不能承受重力,只能在岩石上打铆钉,再用钢丝绳将水管套牢,固定在悬崖上。

于祥圩说,有一处悬崖有100多米长,水管经过的路线距崖顶200米,距崖底深不可测。如果将焊接好的水管从崖顶往下放,需要将近30根4米长的水管全部焊接在一起,重达2000多斤,无法操作。他们只能等到其他地方全部完工后,再集中力量攻坚克难。

7月2日,记者行走在“死亡三十六弯”,见证最后一段水管完成焊接。这一趟行程可以用连滚带爬来形容,手脚并用还是不断打滑险些跌落,身上划破几道口子。途中遇到工人周吉银,他早上7点便和工友上山,背着60多斤的材料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施工地点。他的工作是用钢绞线和抱箍固定已经铺好的水管,由于施工环境恶劣,他一天最多只能安装90米。悬崖绝壁上,工人们如同蜘蛛人一般攀爬行走,喊着号子搬运水管,有人的安全帽不小心被树枝挂掉,瞬间滚落到深不见底的悬崖下面,在场的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

2日下午4时许,绝壁上最后一根水管焊接完成固定在山上。“完工啰!太好了,可以通水了。”大家伙兴奋地呐喊,山谷间回荡着土家汉子雄浑的号子。

天落水村马宫坝组贫困户张岸锋家的石蛙养殖基地

泉润天落水

走进天落水村,路边田地里的玉米长势喜人,林子郁郁葱葱,在夕阳余晖下显得格外静谧。

在村委会旁,村民董远生正背着一大麻袋刚采摘的茶叶走进茶叶专业合作社。她家种了8亩茶,和合作社签订购销合同,每年茶叶收入可达到1万元左右。

董远生一直生活在天落河村马路口组,50多岁的她经历了从外地背水、自修水池蓄水、找人借水等各种吃水法子。“现在政策好,吃水的问题解决了,我们都觉得生活有奔头。”一听说自来水要通了,她脸上的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再也没得为吃水打架的事”“再也不用担心天旱没得水吃”“再也不需要跑十几里路背水吃”,在天落水村,记者听到的都是大家对水的渴望,和对施工队伍的感谢。

天落水村马宫坝组掩映在一片苍翠的山林中,几十间吊脚楼群落,保留着最原生态的传统民族风格。

39岁的张岸锋是村里的贫困户,用水一度是他家生活和发展产业的最大难题。在外打工的他几年前回乡创业,家里养了几十头猪,还在扶贫尖刀班的帮助下通过免息贷款发展石蛙养殖。2日下午,记者在他家后院的养殖池子看到,上方水管流出清澈的水,池里石蛙游来游去。他说,“以前村里缺水,养石蛙几乎不可能。现在解决了水的难题,市武装部还帮我修了小水窖,2年后石蛙成熟,预计家里一年收入可超过50万元。”

“从此,天落水村1000余户老百姓的生产生活及灌溉用水问题,得到根本解决。”天落水村党支部书记董涛介绍,饮水工程不仅能提高饮水质量、提升灌溉效率,还为该村实现产业发展和升级提供了有力支撑。老书记秦达广更是眼含激动的泪水:“祖祖辈辈盼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圆梦了。”

除天落水村外,附近其他多个村也有缺水现象,它们都将从这项工程中获益。“项目完工后,将彻底解决红土乡3万余人的饮水困难和万亩良田灌溉。”红土乡党委书记张涛兴奋地说,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将改写红土乡世代缺水的历史。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韦武霞



上一篇:【视频】就你秀! “逃票”小鸟飞进地铁车厢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