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4月3日讯(记者 柯称 黄士峰 通讯员 李芙蓉 实习生 马雨欣)“本书收录何田玉创作的诗词68首,以写景抒情为主,以五律和词曲见长;还收录作品12篇,文言文精炼有想象力,议论文、读后感以思想见长……”日前,武大附中高三7班学生何田玉收到了特别的18岁生日礼物——她的文集《舒介集》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她却说,书出来后自己没怎么看,“因为写得太浅了。”

何田玉7岁开始写诗,她说自己能写是因为爱读,什么书都读,一有时间就读,像有瘾一样。怎么能培养阅读的好习惯?甚至有老师来向她求教。

图为:何田玉和她刚出版的文集

最早的作品写于七岁

“负剑千里行,万里踏歌声。明月沉西海,一醉忘古今。”“家藏百年书万卷,满是藏书怎安身。遍地黄金人窘迫,可怜身是读书人。”这样富有哲理的诗句,完全看不出是出自读理科的小姑娘之手。而何田玉给自己起的笔名“舒介”,也透着几分侠客的洒脱之情。

她的作品有的豪情万丈,有的温润如玉,又有的透着少年老陈的沧桑。最早的一篇《草原》写于七岁,读小学二年级时,也能从稚嫩的语句中看出作者的才气。何田玉在自序中写道:“这些诗文,比之今人,已是陋作;比之古人,差之甚远。因是自己的习作,能看出其中一点点成长的痕迹,也希望能让别人看一看。”

小小年纪,哪来的创作灵感?何田玉说,读过的书就是她的眼睛,带她看遍万里山川,看遍世间百态。比如《舒介集》中收录的一篇读后感《不要苟活》,和一篇小诗《题神农架崖木》,就是她听到母亲说生活压力大后,联想起看过的《杀死一只知更鸟》有感而发。“上有千层崖,下有万丈渊。志同白云尽,心向碧空眠。”她以此劝慰母亲,也勉励自己。

高三两月没读书浑身难受

何田玉有多爱读书?她的父亲何胜说,家里的大书柜基本都是女儿买的书,书柜装满了后又把空余的衣柜给和几个大收纳箱填满了,“还有几箱子书运回了老家,具体买了多少书实在不好统计。”

买的书多,看的就更多了。何田玉自幼爱看书,小学一年级起就自己翻字典查不认识的字。由于家住汉街附近,她每个周末基本都泡在省图书馆和文华书城,“每次在书城充500元的卡,用不了两个月。我就只能多在书店看,读初中时经常从放学看到书店关门才回家。”

到了高三,学业压力导致她看书时间大大压缩。“读书就像有瘾一样,之前两个月没看浑身难受,前段时间复习考试没有布置作业,我就一口气补了回来。”何田玉笑着说,她借着复习的名义跑去书店,一天看完了5本书,虽然很过瘾,但不敢跟家长和老师说。

父母最好的引导就是放手

“我常教导学生,得语文是各学科之根,而阅读又是学好语文的基础。可是个别学生总把读书当成任务,包括我自己的孩子,也不爱主动阅读。”听到何田玉向记者介绍自己的读书经历,学校一名老师也来取经。

何田玉说,自己爱读书起初源于父母。她的父母都是武大文学院毕业,虽然后来没从事文学方面的工作,仍然保持着爱看书的习惯。在家中,他们很少捧着手机玩,有时间就会读书。在何田玉很小时候,父母就常读绘本和故事书给她听。等她能识字了,何田玉认为,父母最大的优点是,从不干涉她看什么书。

何田玉说,她看的书很杂,有古文学、近现代文学、小说,甚至是专业论文集她也能看得津津有味。“书看得多了,读书的品味自然就会提高。”何田玉认为,家长不必过多干预孩子看什么书。一旁的老师听了也连连点头,“我总爱给自己孩子推荐书,可能并不见得适合他的年纪,也让他产生了被动阅读的习惯。”

在推荐阅读上,何田玉的情况恰恰相反。她的父亲何胜说,自己工作忙,很少去买书,近几年一般都是女儿向他推荐好书。

“珞珈山下好读书,说得没错。”何田玉还说,她能坚持读书的习惯,也与武大附中的文化氛围息息相关。该校是书香校园,同学间读书的风气很好,即便是在理科班,她的班主任、物理老师余凌华,也不反对大家空余时间读书,“老师自己也是个文学爱好者,常用古诗词来鼓励我们。”学校每年举办的戏剧节,也是检验同学们读书成果的平台。何田玉导演并且主演的话剧《仲夏夜之梦》曾在戏剧节中获得了优秀奖。像她这样的才子、才女还有很多。去年戏剧节中,高二(1)班的张翔自己改编了剧本《甲午风云》,并扮演李鸿章,就让大家直呼“太有才”。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男子错转5万治病款给陌生人,如何追回成难题
下一篇:清明节祭祀怎样防山火?武汉供电公司给出这样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