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3月26日,同济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中心20号仓内,刘进来正在进行骨髓移植前的治疗准备。隔着透明的玻璃仓,他能看见外面阳光正好。

下午3时,探望时间开放后,父亲刘定雄准时来到移植仓前。他给儿子带来了从广州快递过来的药,一瓶5颗,800多元;还带来了儿子爱吃的面包。

虽然通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彼此,但移植仓十分密闭,听不到彼此的声音,父子俩时而手势交流,时而微信语音,最后,干脆面对面打起了电话。

农家独子 不幸患上白血病

5.jpg

图为刘进来

今年22岁的刘进来,是武汉理工大学航运学院的大四学生,来自湖北十堰市竹山县一个小山村。2015年,刘进来以全校第五名的优异成绩,考进了武汉理工大学。祖祖辈辈种田为生的农家出了一个大学生,刘进来成了全村人眼中的好孩子,也成了父母眼中的希望。

8.jpg

图为刘进来获得的证书

为了供刘进来上学,母亲杨存莲在家种一亩地,父亲刘定雄经常外出在工地上打杂,赚钱供儿子读书,虽然日子过得苦一点,但生活总算有了盼头。

一对含辛茹苦将儿子抚养到大学毕业的农村父母,心想总算可以喘口气了;一个不想让父母再劳累的孝顺儿子,心想着如何尽快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2018年8月,这样一个普通农家的愿望,迎来的却是令他们难以承受的结果。

当时正值暑假期间,留校勤工俭学的刘进来,突感头脑发晕,身体不适,在宿舍里强撑了一晚之后,第二天到医院检查,竟然是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医生当时没有告诉刘进来,而是让他找来了在武昌打工的叔叔陈续辉,要求赶紧转院。

“我手里还有奖学金和节省下来的生活费几千块。”蒙在鼓里的刘进来,以为没什么大事,嘱咐叔叔不要告诉老家的父母,因为父亲胃溃疡还在乡里住院,他怕父母担忧。

叔叔偷偷将病情如实告知了刘进来的父亲刘定雄,正在乡里住院的刘定雄拔掉针头,连夜从竹山县赶到武汉。见到儿子的那一刻,这个农村汉子抱着儿子失声痛哭。

卖房捐髓 父亲豁出了老命

治疗白血病的费用巨大。刘定雄四处奔走,借遍了所有亲戚朋友,筹集了30多万元。然而,没过多久就花光了。

去年9月,无钱治病的刘进来,申请了精准扶贫,转到了十堰当地的医院,这里可报销85%,花费相对少得多。不过,刘进来的病情却得不到好的控制,医生建议转院。

为了给儿子治病,去年9月底,刘定雄将自家唯一一栋三层半的私房,急着便宜卖了23万元,将儿子送到同济医院住院化疗,老两口几十年种田打零工换来的养老房没了。今年春节,一家三口是在老家的一个亲戚家过的年。

时间不等人。因为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骨髓配型,虽然自己的配型只有百分之五十半相合,刘定雄还是决定亲自捐髓救子。

6.jpg

图为刘进来与父亲

“我就这么一个独儿子,我不能眼看着他就这样离去。”刘定雄说:“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也要全力以赴。”

今年正月初十,春节还没有过完,刘定雄又带着儿子来武汉化疗。他想到医院附近的工地打点零工,一天挣一两百块钱。医生说,抽骨髓前需要调养好身体,不能太劳累,他只好作罢。

刘进来的母亲杨存莲,3岁时左耳失聪。面对儿子突如其来的重病,经常以泪洗面,右耳听力也大不如前,交流基本上靠“吼”。没怎么出过门的她,在医院照顾儿子去食堂打个饭都迷了路。目前在武汉每天靠捡垃圾挣个十元八元补贴家用。

图为母亲照顾刘进来

其实,刘定雄的身体也不好,胃溃疡刚出院,2017年下半年在老家做工时不慎摔倒左肩部骨折,钢钉至今仍未取出。儿子重病后,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常感体力不支,但他对自己说,再苦再难,也不能倒下。说起这些,这个中年汉子直抹眼泪:“我3岁丧父、母亲改嫁,由外公外婆带大,小时候没鞋穿打赤脚磨得起泡我都没哭过……”

求医途中 遇到许多好心人

汉口江汉北路渣家路小区的一间老旧房里,是刘定雄一家三口的临时栖身之所。这是在汉打工的一个亲戚租的房,给他们腾出了一间。刘进来睡在床上,母亲为方便照顾儿子靠着床打了地铺,刘定雄则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为了给儿子加强营养,刘定雄常常到楼下的双汇冷鲜肉买点瘦肉。不过,他每次就只买二三块钱的,够儿子一个人吃就行了,他和妻子则吃着从老家带来的土豆,放的时间久了,土豆都已经长了芽,刘定雄说,去掉芽就可以了。有时候,他也会花几块钱去菜场买一点最便宜的已发蔫的青菜。

4.jpg

图为刘定雄从老家带来的长芽了的土豆

一来二往,卖肉的店员谢伟超觉得有些奇怪,询问得知实情后,他和另外一名店员,各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塞给刘定雄:“我们也是打工的,一个月也就3000元的工资,帮不上什么大忙,这是一点心意,请你收下。”

在小区里住的时间长了,周边居民听说刘定雄家里的困难后,纷纷自发捐款:“虎姐”500元,“王大哥”500元……

2.jpg

图为刘定雄记录的好心人捐款金额

对于所有人的爱心,不管是500元,还是50元20元,刘定雄都会在一个本子上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有些捐款并没有留真实姓名和电话。“前不久在医院的走道里,有个人听说我卖房捐髓救子,塞给我200块钱,姓名电话都没留,我只能永记心里感谢了。”刘定雄说,除此之外,儿子所在的学院领导和老师们,也多次前来看望,送慰问金。周围人的关爱,让他们感到温暖。

高额费用 挡住求生求学路

一周前,刘进来进了仓,接受父亲捐髓前的治疗准备。

“去过几十天的高待遇生活,进院了还烦请朋友们帮我抽空转发一下筹款链接呀,小花花送给你们。”3月20日,刘进来发出一条朋友圈,文末附上三个露齿的笑脸。

其实,这不是他心情的真实表达,他不知道,有没有更多的爱心朋友,给他战胜病魔的勇气。说着说着,他压了压棒球帽,挡住日益脱落稀疏的头发。

去年刚生病时,刘进来搞过一次“水滴筹”,募捐了15万元善款;这次骨髓移植,进仓前他发起第二次网络募捐“爱心筹”,目前已募捐5万元左右。

自从刘进来重病后,一家三口都没有工作和经济来源。刘家卖掉房子后,十堰竹山当地政府给他们家办理了低保,每月每人300元左右,一家三口加起来低保有900多元。民政部门还给予5万元的大病救助。

“骨髓移植加后期抗排斥治疗,起码需要五六十万元。”刘定雄说,他很感谢政府各方面也都给予了救助,虽然房子卖了20多万元,但目前缺口仍然很大,亲戚朋友已借无可借了。

今年6月,是刘进来的大学毕业季。他说,按照考试成绩,他本来是有保研资格的,然而这突如其来的白血病,让他的人生跌入低谷,也让整个家庭陷入绝境。

本该到了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年纪,如今却成为家庭沉重的负担。刘进来曾后悔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父亲刘定雄抱头安慰:“傻孩子,这不是我们的错。”

虽然在养病期间不能上课,但刘进来的学习一直没有落下。进仓前,他每天忍着疼痛要学习三四个小时。疼痛难忍的时候,他就躺下休息一会儿,母亲给他按摩减轻痛苦。他不想放弃,他还想完成学业,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他几乎每年都拿奖学金,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对于刘进来因病休学,辅导员冯自俭感到十分惋惜。他同样期待社会上的热心人和爱心企业能伸出援手,帮刘进来度过难关。

刘进来的手机:17671695170(微信、支付宝同号),也可通过爱心筹表达爱心。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皓 通讯员王涛  视频剪辑  常怡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王婷



上一篇:还记得《都挺好》里的苏州老城吗?这个人功不可没!本报记者独家采访古建保护专家阮仪三
下一篇:武汉二手房价格开始挤泡沫|夸夸群日赚千元火遍网络|麦德龙武汉店正常营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