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张聪

2月27日晚,在汉口工作的伍小姐经朋友提醒,突然想起当天是“彩虹室内合唱团”《我有一个装满星星的口袋》音乐会的开票日,她连忙点进相关机构的售票链接后发现,这场音乐会的门票,空了。

晚上才想起这件事的她,是注定与这支“网红合唱团”无缘的——2月27日10:03分,琴台音乐厅总经理李丹便在朋友圈中,以“开票两分钟卖完”为题发布了消息。因为最高票价达到880元,这场音乐会的票价可谓不低。而楚天都市报记者随后了解到的消息是,两分钟售罄,这在历年来音乐厅的演出中是“史无前例”的——包括柏林爱乐乐团这样的顶级名团,其在琴台达到售空效果,也足足经历了两小时之久。

票价不低,却以分钟为单位售罄。“彩虹室内合唱团”创造的票房奇迹,本质上与其“网红”特质相关。而在这起“秒杀”故事背后,是正大举“入侵”演出市场的粉丝经济。

现象:

网红合唱团门票秒空

人气音乐剧演员票价暴涨

“彩虹室内合唱团”的走红,源于2016年那首颠覆大众认知的合唱作品《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流水账式的记叙、搞笑的措辞、仿周杰伦《牛仔很忙》的副歌放在一首合唱作品中竟然丝毫不显违和。于是,他们以“神曲”之名火速爆红了。

从那之后,“彩虹室内合唱团”在“抓住文艺青年心理”这件事上的技艺越发纯熟,2016年7月发布的《感觉身体被掏空》击中了青年人“丧”、“不想工作”的特质;到了2017年初的《春节自救指南》,则又活化了年轻人不想在春节与亲友交流的恐惧,赢得了刷屏空间。

几首类似“实验性”作品之后,这个原本毫不知名的合唱团获得了“网红”地位,最高票价880元?事实证明,粉丝一样抢着买单。

无独有偶,音乐剧市场在刚刚过去的这几天里,也面临着一次粉丝经济的重大洗礼。而它引发的反响,可能要比“彩虹室内合唱团”大得多。

2月25日晚,因为音乐节目《声入人心》和《歌手2019》声名大噪的音乐剧演员郑云龙,在微博发出了一条“哔哔哔哔哔,别问了,不能播”的消息,该消息迅速在粉丝群里引发反响,“郑云龙门票太贵”、“谋杀歌谣涨价”等多个热词霸屏热搜。

随后,这条微博背后的故事被迅速起底——2019年1月9日票价还在100、180和260元三个档位的音乐剧《谋杀歌谣》(郑云龙参演)上海场,到了3月7-10日的北京场就变得票价飙升,在大麦网于25日当天发布的开票信息中,《谋杀歌谣》北京场的最低票价上升到380元,而最高票价,则达到了880元!

演出时间仅仅相隔2个月,但票价的幅度却上涨了3倍之多,原因为何?只是因为,郑云龙已不是昔日的“郑云龙”,演出主办方要用他的名头来挣钱了。

疑惑:

比“涨价”更不能接受的是“货不对板”?

但门票还是一分钟售罄了

围绕《谋杀歌谣》展开的抱怨不仅仅是涨价,更是“货不对板”。

昨日,在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时,已经在音乐剧这个圈子里工作了两年多的前媒体人小艾提到,中国音乐剧的起步较晚,虽然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成方圆等歌手为核心汉化过《音乐之声》,但真正的音乐剧潮流,其实是从2010年前后《歌剧魅影》《猫》《妈妈咪呀》的引进版和中文版开始的。

发展了快10年,音乐剧在国内演出市场的占比也只是一个小份额。在以引进剧、汉化剧、原创剧为基本组成的这个圈子里,引进剧的票价往往最高。

什么样的剧,最高票价能达到880元?

去年,有着43年演出历史,得到过六个“托尼奖”(美国话剧、音乐剧最高奖项)认证,改编的同名电影还拿了多个奥斯卡奖项的百老汇原版音乐剧《芝加哥》来武汉演出,其最高票价也不过800元。今年6月即将在武汉剧院上演的经典原版音乐剧《猫》,其高档票价则为1380元,1080元和880元。

而《谋杀歌谣》除了郑云龙的参演外成色又如何呢?哪怕是郑云龙的粉丝,都在多条微博及留言中提到,“了解《谋杀歌谣》的人都明白这部戏不值880。”

资深音乐剧观众“二醇苯”就在微博提到自己此前看过《谋杀歌谣》,“属于我看到刘令飞+郑云龙+徐丽冬这种组合我都懒得再买一张票去看的剧。讲真,不值,花280元看个前排都是撑死了才有的价格的那种剧。”

更多人解释称,《谋杀歌谣》本来就是个“小成本音乐剧”,而且其在北京的演出场所,是大麦网旗下的“超剧场”,“这是一个小剧场,设备都一般……基本4排以后就看不到人只能听个响”。

而郑云龙发出“哔哔哔哔哔”微博的原因被更多粉丝解读为“不满”,“他是为了音乐剧普及肯坚持10年的人,结果现在,主办方为了卖高价,把他好不容易通过节目得来的观众据于门外。”25日当晚,因为“心疼偶像为高票价难过”,不少粉丝还曾小范围表示要联合向大麦网方面抗议,“坚决不买票!”

现实是残酷的,一时的愤怒敌不过更多人想要追星的冲动,即便明知380元-880元的票价与《谋杀歌谣》的品质不相符合,2月26日,这部音乐剧在开票一分钟内,依然售罄了所有场次的所有门票。

专业者说:

粉丝经济是风口也是考验

人气会消逝,作品质量才是王道

粉丝经济的力量依然体现,但声讨的声音依然在继续,既然一场音乐剧的布景、设备、观影感受都远低于经典,那这个定价对于整个音乐剧市场的发展,在部分人看来是“毁灭性”的。

对于这个观点,接受记者采访的小艾和另外一家知名票务公司的经理都表示“部分认同”。小艾提到,对很多不是粉丝、但又刚刚开始对音乐剧产生好奇的普通观众而言,这种高昂的票价无疑是竖起了更高的墙,“高票价会把很多音乐剧的普通观众挡在剧场外,而如果刚刚进入的人一开始接触的又是一些货不对板的作品,这部分潜在观众就会很快流失。”

但粉丝入局,也不全是坏事。小艾提到,因为《声入人心》这档节目的大热,郑云龙与阿云嘎这两位音乐剧演员在业内也被公认为“出圈”(网络用语:表示突破圈层,从小众走向大众让更多人知道)了,他们带来的大量“粉丝”团体,势必会在短时间内改变音乐剧行业的玩法。

她甚至认为,这可能是音乐剧行业面临的一个难得的“风口”,“很多人知道音乐剧是个好东西,但让他们花上两、三百块钱买一张票进剧院,这个消费习惯还没有。那不管是这些演员走红,还是这次票价引发这么大的争论,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机会。”她同时也提到,机会是机会,但更重要的还是作品,“粉丝的热情总有一天会褪去,这些人到底多少能转变成为音乐剧的受众,那还是要基于产品质量的好坏。”

值得一提的是,“粉丝经济”不仅仅影响了演出市场,还直接带来了专业选择方面的变化,来自《文汇报》的新闻显示,与往年音乐剧专业的相对冷门不同,2019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专业的报名者从去年的232人上升至339人,同比增长46.12%,为所有专业之最。

追星的热情,至少到现在依然都是高涨的。

楚天都市报最新了解的消息是,每天都有大量的“梅溪湖女孩”(《声入人心》成员的粉丝昵称)在琴台音乐厅的官方微博、微信下留言,询问“梅溪湖36子”的全国巡演是否要来武汉——因为在网上有消息称,演出巨头保利拿下了包括《声入人心》巡演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城市的全程承办权。目测,这又会掀起一场抢票界的“血雨腥风”吧。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315维权直通车丨付110万定金买二手劳斯莱斯未成交,店方称买家违约扣除30万
下一篇:为何这么多名人都给他当“脸模”?童雁汝南给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