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 梁传松  视频剪辑赵鹏

麻城市乘马岗镇有一条无名小河,该河起源于大河铺水库,在该镇王家河村新屋岗与举水河汇合流入长江。每当夜幕降临时,这条小河位于中游5公里的河段便沸腾了,河道上忙碌着挥舞铁锹的人影和一辆辆穿梭在河床上的农用车。25至26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赴现场目睹了疯狂采掘河砂一幕,所到之处满目疮痍,两侧河堤遭到破坏,河床留下的是一道道车轮的痕迹。

麻城市民举报河砂遭疯狂盗采

从去年底开始,楚天都市报热线接到来自麻城读者的报料:在该市多条河流,非法盗采河砂现象突出,虽然政府部门加大了打击力度,但在暴利的驱使下,利用夜间管理的漏洞,频繁盗采河砂。

“这里原来是一条水泥路,现在被盗采河砂的车压坏了。”2月26日上午,采访车进入乘马岗镇一条泥泞小路时,随行的热心读者小许(化名)介绍。今年20岁的小许是武汉某大学的学生,为了配合采访,当天从武汉赶往麻城。

在这条泥泞路的旁边,有一处空地,存放着一堆河砂,旁边停着铲车和一台农用三轮车。

“这条河没有名字。”小许说,“这里是一处出售河砂的砂场。”

在小许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乘马岗镇许家河村,一条通往河道的路上,留下一道道车轮的印迹。小许说,这些车轮都是盗采河砂留下的。

小许告诉记者,早在2015年,就有少数人盗采河砂,但去年许家河村修建村村通公路时,施工方为节省成本,向政府部门申请了在河里挖砂修路,在将河砂用于修路的同时,却明目张胆从河道里挖掘河砂进行出售。后来便有人跟着下河挖砂出售,目前已到了失控的地步。几个月时间,当地村民购买了大量的农用三轮车,一窝蜂涌进河道盗采河砂。每天晚上有数百量农用车在河道里盗采河砂。

水利局称“您反映的问题不存在”

是否真像小许介绍的那样呢?2018年12月19日,许家河村一陶姓村民向麻城市水利局举报,该村在硬化陶玉阶至陶科村道路过程中,施工方每天施工结束后乘机运走河砂进行出售。

在麻城市水利局一封“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有这样一段回复:许家河村将硬化通村公路的工程承包给了施工方,本着公共项目节省开支的目的,经村委会经研究决定工程所需河砂就地取材,并向乘马岗镇政府提交了项目用砂的申请报告。前段时间,我局曾接到过关于施工方施工结束时乘机运走河砂的举报,并多次派出稽查执法人员前往现场查处,但由于事件的偶然性和间歇性,未能查获施工方的盗采盗运行为。为有效制止施工方的盗采盗运行为,我局根据属地管理原则,把相关问题反馈给了乘马岗镇政府。镇政府加强了监管并对村委会提了具体要求,及时进行了制止。目前施工已经结束,施工取砂临时修建的下河道路已挖除,您反映的问题已经不存在。

这段回复日期竟神奇般的是“2018年2月1日”。麻城市水利局在这份“早产”的回复中称,下一步该局将进一步加大河道巡查力度,并将乘马岗镇许家河村作为工作重点,密切关注,严加管控,确保该地段的非法采砂得到制止且不出现反弹。并表示在今后的工作中,将对非法采砂实行“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

乘马岗镇许家河村委会在一份情况说明中表示,村民反映情况后,该村及时进行了制止,施工方停止了挖砂行为,“不存在施工方拖运河砂到处地变卖等情况。”

一路踏访,有17辆车下河采砂

那么,真实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

从地图上可以看到,该河起湖于上游的大河铺水库,全长约30公里,在该镇王家河村新屋岗弯汇入举水河。记者决定从大河铺水库开始,沿着河道步行到下游进行实地调查。

从大河铺水库上游约10公里河段,由于河道狭窄,河床上的河砂并不多,并未发现有采砂的痕迹。行至中游时,河砂明显增多,河床两侧留有大量的车轮印迹和油污,以及丢弃的车轮胎。特别是靠近乘马岗镇的一段河道,河堤和河床上留下有大型机械作业的痕迹。

25日上午12时,记者赶到许家河村围棋畈组。在该组村口,一辆农用三轮车停在河边,5名男女正挥舞着铁锹在往车上装河砂。下午2时许,在乘马岗镇一所学校附近的河道上,发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停在河床上,两名男女正在挖掘河砂,10多分钟后,两人装满了一车砂后,驱车离开现场。

当日,沿着河床从上游步行到下游,记者一路发现共有17辆车辆在河道上挖掘河砂。

砂场老板每日可挣近万元

在乡村道路上,记者遇到多辆载着河砂的农用车。为了弄清这些河砂运往何处,跟随两辆农用车从许家河村陶科村到新屋咀村,两辆农用车并没有将河砂运往砂场,而是在新屋咀村将河砂存放在一处空地上,这里存放着大量的河砂,记者目测约有20余吨。

在新屋咀、陶科、许家河等村,很多村民家门口都堆放着河砂,或停放着同一种型号的农用三轮车。

距离乘马岗镇约500米远的一处小山头上,一处新建的砂场就在通往镇里的道路边上,这里存放着大量的河砂。一名年龄在60岁左右的男子坐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着烟,记者上前搭讪,该男子表示自己是送河砂过来的司机。

攀谈中,这名姓许的男子介绍,一辆农用车能装两立方河砂,卖给砂场老板价格在140元,雇用5人装车,10多分钟便能装上一车砂,费用需要50元,一车砂可以纯赚90元。许某介绍,他最多一天拉了16车出售。

许某透露,乘马岗镇有10多处砂场,这些河砂主要销往河南驻马店,每周定期都有河南的老板来收砂,砂场老板出售的价格在130元至140元一立方,比收购价格翻了一倍。

“这个砂场昨天就出售了25车砂,一车砂有20多个立方。”许某说,砂场老板一般不敢存放大量河砂,每隔两三天便会立即出售,一天能挣近万元的利润。

“现在有些人学贼了,挖回来的砂直接卖给河南老板,不再给砂场了。”许某说。记者在与许某交谈过程中,陆续有人往该砂场送砂过来,这些人卸下河砂后,立即驾车离开了砂场。

记者夜访无名河百余车辆在采砂

据小许介绍,盗采河砂每天有两个高峰期,在傍晚6时许和凌晨4时许。

2月26日,记者按小许提供的地点,提前赶到了许家河村一处河道边。傍晚6时许,天色暗了下来,陆续有20多辆农用三轮车驶进了河道,一些挖砂者头上戴着矿灯或提着充电式电灯赶到了河床,开始挖掘河砂。

记者观察到,每辆农用车旁边都围着6个人,1名司机和5名挖砂者,约18分钟时间,便可装满车一车砂,司机在装满砂后,立即驾车驶离河道。

晚上7时许,原本寂静的河道沸腾了,从乘马港镇往下游约5公里的河道上,到处晃动着灯光和人影,以及忙碌的农用三轮车。记者一路清点发现,停在河道上装砂的农用三轮车多达60多辆,而往返装砂的车辆无法统计。

当晚11时许,陆续有人扛着铁锹返回,挖砂的车辆有所减少。凌晨2时,天空下起了小雨,在许家河村的河道上,仍有3辆农用车在冒雨挖砂。

凌晨4时,随着雨越下越大,记者并未发现有大量的车辆进入河道挖砂。

“今天的天气不好,不然这个时候会有很多人来盗砂的。”一名知情者说。

记者离开乘马岗镇时,天空下着小雨,仿佛是这条无名河在哭泣。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魏曦



上一篇:【视频】当年一阵风家家建沼气池,如今成了鸡肋摆设,仙桃排湖村沼气池建成10年遭弃用
下一篇:【视频】男子无证驾驶被查,家人称“他会开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