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2月20日讯(记者 柯称 张裕)“开学了,我比儿子还紧张。”武汉市中小学今天开启新学期,汉口的许女士说,一想到又要开始陪娃做作业就感到头疼。前几天她看到家长群里有人转发“好消息”——教育部禁止老师用微信或QQ布置作业,“是不是好日子要来了?”楚天都市报记者就此向教育部求证,得到的回复是“相关问题正在研究”。而武汉不少教师和家长认为,给家长减负,也无须一刀切禁止。

网传“禁令”还在研究中

几天前,一则名为《教育部将明确教师不得通过微信和QQ布置作业》的信息开始热传,文中提到:2018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关于停止小学老师用手机微信和QQ对学生及家长布置和提交作业的提案》。近日,教育部公布了提案办理情况,称将完善管理,规范教师教育教学行为,明确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

 

教育部提案答复函截图

楚天都市报记者查询发现,文中提到的“提案答复”确有其事,相关函件在教育部官网上公开可查,但在“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布置作业”之后还有半句话,“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而且,回复日期为2018年10月11日。在当年12月29日,教育部等九部门发布的“减负30条”中,只明确了不得让家长批改作业,并无禁止微信和QQ布置作业的相关表述。

那么,“提案答复”的关键点是在布置还是批改作业呢?又是否真会出台此项规定?楚天都市报就此向教育发函求证。2月20日,教育部新闻办工作人员回复:目前无此规定,相关问题正在研究,会综合考虑。

网上发布作业很常见

记者采访发现,在武汉各所学校,特别是小学,老师把作业发在微信或QQ群里,是普遍现象。

 

群里布置作业很普遍(网络图)

 

汉阳一所小学的家长黄女士说,每天下班第一件事就是看微信群里的作业,“虽然老师没有明确说让家长监督、批改,但总不能让孩子偷懒吧?总不能让孩子把答错的题交上去吧?”黄女士认为,如果不许在群里发作业自己压力会小很多。不过她也很矛盾,要是真不发了,也许自己又会“心里没底了,不知道如何监督孩子作业”。

“自己记录作业,是学生的责任,但是低年级的学生,需要一个适应期。”武昌中华路小学教导处副主任吴丽娜目前在带一年级,她每天在学校给学生布置完作业后,总会在班级QQ群里再发一遍告知家长。而该校六年级老师向珺则告诉记者,高年级的只需在黑板上布置作业即可,但有些学生会偷懒,为了方便家长家督,也会在QQ群内告诉家长作业内容。两人均强调,作业不是布置给家长的,也不会让家长批改。

也有少数学校老师表示,在看到相关信息前,自己已经不在QQ群里发作业了。武昌区丁字桥小学一年语文老师彭瑾说,从上学期开始,为了不给家长增加负担,她便严格要求学生们每天完整的抄写作业内容,并且同桌互相监督,还要签字确认。

关键是不给家长增加负担

由于此前的网络新闻报道看起来言之凿凿,也引起了部分老师的担忧。

 

网上报道多用肯定的语气

武昌区中山路小学副校长沈青表示,目前低年段学生没有书面作业,更多是口头作业,类似背诵诗歌、朗诵课文、讲故事等,往往通过QQ打卡的方式,监督学生完成。因此不使用现代工这一要求,不应该太过绝对。低年段的学生记不住作业,也不该成为教师通过QQ微信布置作业的借口,毕竟如何让小朋友记住作业也是老师的任务。而在高年段社会实践类作业,也需要通过网络展示,如果全部在课堂上一一检查,将影响教学效率。沈青判断,教育部应该不会出台“一刀切”式的禁令。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关键是不能给家长增加负担。”洪山区一名知名校长也认为,微信和QQ群更多时候给家校沟通提供了便利,比如发视频、语音让孩子在家跟着练习,推荐课外读物,布置实践作业等等,都是很好的应用。但如果老师是为了图省事,所有作业只在网上布置,当起“甩手掌柜”,是绝对禁止的。

家长王先生提出,很多时候群里布置的作业给学生和家长也省了些事,“真正该禁止的,应该是三天两头让我们打印作业吧?”记者发现,浙江省就已明确要求,不得要求家长通过网络下载并打印作业。

其实,教育部在“提案答复”里已经回答了研究新规可行性的原因:规避免出现“学校减负、社会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等现象。

 

教育部官网截图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碧云



上一篇:12岁少年血压离奇飙升,祸根竟是肾上腺上长了个大肿瘤
下一篇:湖北乡村振兴有了资金后盾,老乡们回来创业将能更稳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