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楚天都市报全媒体记者 何婷

到我们这里的,有人戴着帽子、口罩,有人戴着墨镜,怕被熟人看到;

有个年轻女孩,从怀孕到孩子2岁,期间拿过来4份检材,给孩子做生父的血缘匹配;

一个21岁女孩,因父母管教太严厉,要求检验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一个母亲,女儿2岁时被拐走,重逢时,自己已当了外婆;

失散半个世纪的三兄妹,拿到同胞关系鉴定书,哭着抱成一团……

 

我叫王越,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的一名主检法医师,我做DNA亲子鉴定工作已经5年了。

2018年,我们机构接受了1000多例委托。

这些委托,有40%是父亲怀疑孩子不是亲生的;

有10%是母亲搞不清楚孩子生父是谁;

剩下一半,有出生证丢失,补办需要走这个程序的;或者是二胎政策开放之后,给之前超生孩子补户口的。

 

有个少妇带着儿子跟前男友做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出来,孩子是她现任老公的,但这个女的不依不饶,骚扰了我们半年多,每天往值班QQ里面发孩子和前男友照片,说他们长得多么多么像,说鉴定结果一定是错的,还说是他前男朋友买通了我们……我们后来才知道,她前男友财力雄厚,这女的是希望能鉴定成生父分到财产。

 

说起来有些黑色幽默,每个到我们这里的人,似乎都是冲着真相而来,但总有人使出各种手段掩盖真相,他们要的不是真相,而是利益。

 

有一对夫妻离婚了,丈夫拿着孩子头发来做鉴定,结果是非亲生,他不相信,又换了一家机构作鉴定,这家机构给的结果完全跟我们相反。他来我们这里闹,说我们检查错误。我当时急了,马上从家里赶来办公室核对检材和数据,都没问题。最后真相是什么呢?

当事人前妻说,为了气这个爸爸,第一次检验的时候,她故意给了别人的头发,并不是孩子的。真相大白后,我们松了一口气。

我们的工作很特殊,面对质疑时,我们不能理会道德指控,也要排除感情因素,只用技术说话,紧盯在真实性上。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事事“冷血”,有些夫妻离婚,把孩子带来这里做鉴定,其实孩子大了,看到鉴定2个字,再看到父母吵架,心里什么都明白,我会提醒家长,第一原则是不要伤害孩子。也会打圆场,对孩子说是体检抽血。

 

与所有狗血剧情不同的是,有一对老夫老妻带着几个月大的孩子来我们这里做鉴定,丈夫60岁,妻子才23岁,鉴定结果出来,孩子确实是亲生的。我私下问这个女孩,你为什么会选择年龄差距这么大的另一半?她说,他们两个很合拍,兴趣爱好人生观都很一致,就算是父母反对,她也要坚持结婚。

 

我们的工作原则就是公平公正、实事求是,并且绝对不能泄露隐私。要做亲子鉴定,需要提供检材。普通检材像头发、血液之类;特殊检材有指甲、口香糖、精液等;陈年尸骨就属于疑难检材了。根据检材的区别,收费和难度也有不同,最快的3、5天可以出结果,最慢的要半个月。遇到严重事故无法辨认尸体的情况,我们就需要去殡仪馆采样来做鉴定。

 

有人担心,我每天面对这些灰色的伦理和情感,会不会心里变阴暗?其实完全不会。工作就是工作,下班后就是自己的生活,我可以分得很清楚。可能别人会觉得我的工作很偏,很小众,但我觉得从司法角度来看,我的工作很有意义。无论是财产分割还是抚养权纠纷,我们的鉴定能让判决更合理。

 

直面真相,有时需要巨大的勇气,但它永远好过躲避。

 

 

 

 

 

 

 

 

 

 

 

 

 

 

 

 

 

 

 

 

 

 

 

 

 

 

 

 

 

 

 

 

责任编辑:韦武霞



相关搜索:亲子 鉴定

上一篇:网络祝年
下一篇:【视频】再不怕日晒,也不被雨淋!小雨升将有新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