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图为:董念国教授(中)为陈先生检查心功能恢复情况

□楚天都市报记者刘迅 通讯员王继亮涂晓晨王勇军吴惠亮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王永胜

是命运,还是魔咒?

来自河南南阳农村的一个家庭,兄妹4人接连在40多岁时严重心脏衰竭、呼吸困难,除了大哥多年前病重去世,另外三人陆续接受了换心手术,其中43岁的老四陈先生刚刚在武汉获得新生,目前仍在协和医院康复中。曾为姐弟三人操刀换心的该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董念国教授表示,像这样一家三姐弟都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实属罕见,而他们都等到了救命心又实在幸运。

河南男子心衰频繁晕倒

“每天喘不上气,动不动就晕倒,这日子太痛苦了。”昨日,在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病房,43岁的陈先生感慨,多年来他出不了远门,还生怕会发生猝死。

这个农村汉子,家在南阳唐河县,外表看起来很壮实,却被严重心脏病折磨几十年。他出生没多久,当地医生发现其心脏问题,但当时家里太穷,父母没钱给他治病。“长大后,我常感觉胸口憋闷难受。”陈先生说,稍一活动就喘不上气,结婚几年后,心脏问题愈发严重,常一口气上不来,人突然晕倒。等再清醒时,全身瘫软无力。

陈先生的“怪病”,成了妻子心里的一块石头。王女士说,有次丈夫围观邻居下棋,人突然没了意识、栽倒在地,她慌忙丢下工作跑回家。此后,王女士不敢留丈夫一人在家,便辞去工作全身心照顾。“这样一来,一家四口没了生活来源,全靠亲朋好友接济。”王女士说。

虽常年吃药,依然没能阻止病情恶化。去年2月,陈先生全身发紫、浮肿严重,医生发现他的心脏已出现衰竭。王女士陪着丈夫到武汉协和医院,得到的诊断是:肥厚性心肌病、心室严重扩张、终末期心力衰竭,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只有进行心脏移植。

翻出包里借来的几千元钱,王女士决定先稳定病情,回河南老家,能拖一天是一天。

兄妹四人陷心脏病“魔咒”

一个人时,王女士揣着丈夫的诊断报告,总忍不住掉泪。“真怕他和哥哥、姐姐一样,难逃心脏衰竭的命运。”王女士抹泪说,丈夫家族里,已经有7个人查出相同的病,就像“魔咒”一样,好几个人没能挺过去。

原来,陈先生在家中排行老四。早在11年前,48岁的大哥正值壮年,突然全身浮肿、呼吸困难,本以为是小病,转到武汉治疗却下了病危:心脏严重衰竭,建议心脏移植。陈先生说,一家人蒙了,第一次知道心脏还能换。由于心脏供体稀缺,大哥回家等了几个月,医药费还没凑齐便猝死。

大哥离世后,家族“魔咒”还在继续。陈先生的大姐说,哥哥去世一年后,她和二妹也开始不对劲,走路喘气、嘴唇发乌、全身浮肿。她相对更严重,有时突然喘不上气晕倒。害怕重蹈覆辙,她和妹妹分头到武汉协和医院检查,被确诊为肥厚性心肌病、心室严重扩张、终末期心力衰竭。不仅如此,陈先生一家的晚辈中,也接连几人查出该病。

一个家族密集查出严重心脏疾病,引起武汉协和医院专家重视。通过基因检测发现,兄妹三人均携带异常基因,该病属家庭遗传,病程进展到一定阶段,只有进行心脏移植。

几年后,陈先生的大姐、二姐心脏衰竭严重,呼吸困难,最终她们在医生劝说下决定手术。2014年3月,在武汉协和医院心外科,董念国教授为陈大姐植入一颗救命的心脏;同年7月,二姐也在协和医院幸运等来了一颗救命心。

儿子放弃学业挣药费

一家兄妹四人接连心脏衰竭,两人幸运“换心”,陈先生将成为兄妹中第三个“换心人”。陈先生担心说,手术费用几十万不说,每个月还要大几千元药费,家里哪能承受得了。确诊后的一年多,他仍选择药物保守治疗。

只要听说有护心的药,王女士想方设法借钱,也要给丈夫买到,可一家人没有收入,她常急得整晚失眠。王女士说,有时没钱买肉,她去菜场守着,等商户打烊处理的边角料,她偷偷捡回家,给丈夫和两个儿子加菜。

她愧疚地说,去年读高二的大儿子要交20元试卷费,但她刚给丈夫买完药,口袋全空了,只好背着儿子回房间,从抽屉角落翻出平时攒下的钢镚。“我坐在地上,正一枚枚数着,儿子突然进来。”王女士说,两个人互相呆望着,半天没说话。

没多久,大儿子突然丢下一句:“我不想上学了”,不顾家人反对,一个人跑到北京打工。“这孩子第一份工作在物业倒垃圾,每天早上6点起床干活。”王女士抹泪说,离家第2个月,这孩子领到2200元工资,立马寄回1500元,说给爸爸买药,“我这个当妈的心都要碎了”。

为了挣更多,大儿子今年转去一家餐馆后厨当帮工,一个月4000元,过年也舍不得回家。王女士说,这孩子懂事,舍不得花钱,现在北京天冷,视频时他还穿着离家时的薄外套。每次听说家里又需要钱了,他总是安慰说:“妈,别担心,我想办法。”

生命倒计时等来救命心

今年8月,陈先生心衰加重,每天排尿、排便困难,肚子鼓得滚圆,至10月陷入昏迷,被紧急送往武汉协和医院。

董念国教授发现,陈先生变大的心脏几乎占满胸腔,已处于衰竭晚期,只能缓缓蠕动。没有供血保证,体内多个器官功能出现异常。更糟糕的是,心衰还连带肺动脉高压,随时可能心脏停跳,十分凶险。专家组立即为其登记,等待合适的供体。

此时,陈先生呼吸困难,每天靠坐在病床边,想到遥遥无期的心脏供体,心情低落。住院期间,远在河南老家的大姐、二姐隔三差五打来电话,鼓励说:“别老往坏处想,我们陪着你,一定会等到供体的。”电话那头,大姐笑说,看看我们,和正常人一样。

上月,在错过一次供体配型后,陈先生终于等来了一颗“救命心”,妻子这才敢给大儿子打电话。11月21日下午5时,由董念国教授将供体心脏移植到陈先生身体内。

董教授说,他在薄如蝉翼的血管上细致缝合,直到这颗救命心重新跳动,医护人员都长松一口气。当晚8时30分,陈先生转入重症监护室。

闯过麻醉、感染、呼吸等关卡后,11月23日,陈先生撤掉呼吸机,可自主进食。4天后转往普通病房。当晚,通过视频连线,两位姐姐在电话里开心地说:“我们姐弟总算都挺过来了。”目前,陈先生已经下床活动,心功能恢复得不错,水肿、喘气等症状消失,预计再观察两周左右即可出院。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常怡



上一篇:中国政府网站绩效评估结果揭晓,湖北省政府门户网站跃升全国第四
下一篇:洪山“大学之城”环大学经济带格局初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