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1.jpg

楚天都市报记者 郝晓燕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刘中灿 通讯员 方芳 喻妙

芳草萋萋,鹿鸣呦呦。

在长江“九曲回肠”的荆江北岸石首段,有一个形如鹅蛋的地方,叫天鹅洲,由于长江裁弯取直,形成大片湿地。作为长江故道,这里洲滩纵横,林草丰茂,最适合麋鹿生活。

如今,这里有1200多头麋鹿自由生长,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麋鹿群。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让这个曾经一度凋零的物种,重新焕发生机。日前,记者赶在寒冬降临之前来到这里,看到了大群漂亮的麋鹿,和它们背后的守护者——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副主任、高级工程师李鹏飞。

200多本巡查记录练就火眼金睛

“嘘!轻一点,别惊扰到它们。”11月25日,记者跟着李鹏飞在保护区内的草地上,看到了大群正在休憩的麋鹿。

初冬的阳光打在金色的草丛上,几头深褐色的公鹿顶着大角时不时地对挑,场面并不激烈,显然是温和的嬉戏和雄性魅力的展示。更多的母鹿和未成年的小鹿或站或卧,低头吃草,悠闲地沐浴着阳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不时从它们身边飞过,不远处的芦苇荡芦花飞舞……好一幅和谐自在的麋鹿晒冬图。

“这群大概有200多只,看看皮毛多漂亮。”“哎呀,怎么有两只麋鹿的角掉了,还不到脱角的季节。”隔着300多米,李鹏飞用望远镜仔细地观察麋鹿群,一边在本子上记录,一边轻声告诉记者。

从1993年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成立之初,李鹏飞就开始和麋鹿打交道,20多年的经验让他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远远地看一眼,就能根据皮毛、肚子的大小、精神状态,乃至粪便的形状,来判断出麋鹿健康与否。

今年58岁的李鹏飞,两鬓已经有些斑白,这样的巡视从前他每天都要两趟。解放鞋、迷彩服、望远镜是他的标配,夏天再加顶草帽,一天往返十几公里,愣是靠双脚走出来的。尤其是保护区刚成立那几年,做野生放养实验,李鹏飞几乎天天泡在保护区里。

春天,为了了解麋鹿在发情期的行为,要躲在深草丛中,时常被湿地上的蚊虫叮得浑身起包;夏天,为了掌握麋鹿在怀孕期间的生活习性,他对母鹿进行跟踪观察,风餐露宿是家常便饭;冬天,李鹏飞与他的伙伴们顶着风雪,为麋鹿打草备食,观察记录麋鹿的点点滴滴……在保护区里,保存最完整的档案,就是李鹏飞的200多本巡查记录。

扎根保护区守护麋鹿25载

当天,记者在保护区内总共见到了三群麋鹿,少则十来只,多则两三百只,芦苇荡旁、草丛上处处可见“呦呦鹿鸣,食野之萍”的静谧美好的画面。

然而,在20多年前这个场景还是无法想象的。

作为传说中“蹄似牛而非牛,头似马而非马,尾似驴而非驴,角似鹿而非鹿”的“四不像”动物,麋鹿在19世纪末几乎在中国灭绝了。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从英国引进回国。当时,石首的天鹅洲成为国内三大麋鹿栖息地之一,成立了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

1993年,李鹏飞刚从华师毕业,就来到了这里。“第一批麋鹿还是我去北京接的。”说起往事,李鹏飞仍记忆犹新。北京到石首1000多公里的路,彼时还没有高速公路,李鹏飞和他的三个同事,带着两辆大卡车和30头麋鹿,一路走走停停,用自己发明的土办法小心翼翼地给麋鹿喂草喂水,走了一个多星期,才带着麋鹿们平安回到石首。后来,又用同样的方式从北京带回来了34头麋鹿。

就这样,从64头麋鹿开始,李鹏飞带着同事们开始研究如果让这个种群发展壮大。彼时,麋鹿已经在中国消失100多年,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全靠自己摸索。

李鹏飞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麋鹿身上。最开始经费不足,他和保护区的同事们自己砍芦苇、搭拦网,春夏要去湿地割草喂食,冬季自己采购黄豆炼油自制豆粕,为麋鹿配置饲料……最让人头疼的是,麋鹿有时会逃出保护区,对附近村民种植的庄稼造成损坏,李鹏飞他们要为此挨家挨户地上门道歉,和周边很多农民的友谊也是这样建立起来的。

“那时保护区拦网还没建好,我们经常骑着马,沿着长江故道,四处寻找走失的麋鹿。”李鹏飞说。

从人工圈养到野外放养,在李鹏飞他们20多年的努力下,如今,石首麋鹿自然保护区面积已达2300多亩,石首麋鹿家族繁衍至1200余头,并形成了保护区核心区、江南三合垸、小河杨波坦以及湖南洞庭湖四个亚种群,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麋鹿种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赞为“全球濒危物种保护的成功范例”。

悉心救护每一只被遗弃的麋鹿幼崽

在保护区的工作区内,记者看到一头3岁多的麋鹿,膘肥体壮,看到人还会亲昵地上前示好。

这只小鹿叫团圆,是之前被妈妈遗弃的麋鹿幼崽,被李鹏飞和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救回来后,一直人工养着。像这样,收养救护在恶劣天气中走散或被遗弃的麋鹿幼崽,也是李鹏飞他们的工作之一,曾前后救护了7只小鹿。

1998年长江流域特大洪水,当地村民发现了一只刚出生的麋鹿幼崽和妈妈走散了,送回保护区后,就被李鹏飞和他的同事收养了。“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娇娇,像大家的孩子一样来养。”李鹏飞回忆,那是保护区首次遇到幼崽遭遗弃的情况。通过分析巡查日记,模拟野化麋鹿抚养幼崽习惯,他为幼鹿量身定制了一套精确的人工喂养方案:每日隔3小时定点进餐,一日喂食6顿,每顿定量4勺奶粉。像呵护孩子一样精心照料小麋鹿。

一年后,李鹏飞又带着它深入保护区腹地和鹿群磨合,最终含泪把娇娇送回了大自然。当时武汉电视台还以娇娇为主角拍了儿童电视剧《回家》。

“送回去的娇娇又生了十来只小崽子,巡查碰面了还能认出我来。”李鹏飞无比欣慰。他打算再过段时间把团圆也放归野外,让它真正和家人团圆。

退休后还想继续守护“湿地精灵”

今年李鹏飞已经58岁了,常年清晨踩着露水出门巡查保护区,让他得了严重的“老寒腿”,天一冷就疼,这时节已经要开始捂热水袋了。走路不方便,保护区内的巡查也没办法天天去了,但一有空,他就想去看看麋鹿。

“几天不见还怪想的。”李鹏飞说起麋鹿时,眼睛里总是带着光。和记者在保护里走的一段路,他一刻也闲不下来,手脚麻利地检查放在食槽里的营养剂盐块,看看特意为麋鹿过冬种植的冬麦草长势怎样。

“最怕冬天遇到大雪严寒天气,植被都冻死了,麋鹿就没有过冬食物了。”去年下大雪上冻,他还和同事们从几十公里外买来大白菜,人工扛到保护区里,给麋鹿喂食。

他告诉记者, 现在保护区内的生物多样性日益丰富,分布着植物256种,鱼类77种,鸟类115种,还成为黑鹳、东方大白鹳、天鹅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重要栖息地,被国内外很多著名的生物学家誉为“湿地基因库”。

“荆有云梦,犀兕满之。” 李鹏飞说,远古以来,长江中下游沿岸湿地,就是野生麋鹿主要繁衍生息区域之一。如今的长江大保护持续下去,可望形成以石首麋鹿为主体的长江野生麋鹿自然生态廊道,重现古代长江两岸麋鹿千百成群、水中江豚来往穿梭的蔚为壮观场景。 

“过两年就算退休了,我也想再保护区附近继续住下去,看着这些小鹿们越来越好,尽量帮它们多做点事。”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如果您身边正发生着新鲜事、稀奇事、感人事、突发事,欢迎您第一时间向我们报料,线索一经采纳即有酬谢。 我们的报料渠道:1、24小时新闻热线:027—86777777。2、手机下载看楚天APP,在“报料”平台里发帖报料。

责任编辑:陈曙光



上一篇:一名省市通缉逃犯自首,洪湖警方亮剑扫黑除恶
下一篇:还建小区无维修资金,政府牵头修复破损外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