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马旭和老伴颜学用相濡以沫

85岁高龄的马旭每天坚持骑自行车锻炼身体

马旭每天都要看报纸

长江日报记者武叶 通讯员袁文涛

10月1日上午10时许,武汉市黄陂区木兰山下,85岁高龄的马旭在部队大院里晨练结束,坐在老伴自行车后座上一起回家。

推开锈蚀的铁门,院落只能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没人能想到,正是这对“贫寒”的耄耋夫妇,刚刚捐出千万元积蓄资助家乡建设。更没人能想到,身材瘦小的马旭是中国第一位女空降兵,有着戎马一生的传奇经历。

14岁入伍多次立功受勋

1933年3月,马旭出生于黑龙江省木兰县,父亲早年去世,姐弟俩和母亲相依为命。

1947年,村干部提议送马旭入伍,马旭的母亲一口答应了下来。

“如果没有党和国家,世上早就没有我这个人了”。如今,马旭仍庆幸当初的选择。她说,假如没有跟着解放军的队伍走,她可能会面临两种命运,要么去做童养媳,要么和儿时的小伙伴们一样,有一顿没一顿的,等待随时可能降临的厄运。

从14岁加入解放军,马旭先后参加了辽沈战役、抗美援朝战争,其间多次立功受勋。1954年,作为优秀卫生员,马旭被保送到原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深造。毕业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原武汉军区总医院。然而,在这里工作不到3年,她便主动要求调到野战部队医院。

跳伞140多次创3项“中国之最”

1961年,中央军委决定以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为主体,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空降兵。马旭作为军医从事跳伞训练的卫勤保障工作。

当时,身材瘦小的马旭不论身高还是体重都达不到空降兵标准。看着战友们翱翔蓝天,她非常眼馋。“如果我的考核合格,组织就不能拒绝我的申请。”马旭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后来,我每天加紧训练,还在作训服里缝了沙袋增重,终于通过考核成为一名空降兵。”

1962年,马旭第一次正式登机跳伞。那时,女兵跳伞是一件新鲜事,驻地老百姓走几十里路来看稀奇,连队战士也大受鼓舞。经过几年锻炼,马旭成为“试风跳”小组成员,每次和部队技术最好的教员一起,乘第一架飞机首批试跳,先着陆等待后续部队。这为军医的救护工作带来极大的方便。

直到1984年,年过半百的马旭还跳伞两次。此后,部队出于安全考虑,不再批准她上天。

20多年间,马旭累计跳伞140多次,创造了3项“中国之最”——第一个跳伞的女兵、跳伞次数最多的女兵、实施空降年龄最大的女兵。

科研成果填补多项空白

“空降兵和跳伞表演是两个概念。”马旭介绍说,“跳伞表演注重观赏性,用的多是异形伞,可以在空中多逗留一会儿,最后在平地降落。而空降兵为了打仗跳伞,降落的速度越快越好,不然很容易被敌人的子弹打到,降落的环境有可能是平地,也有可能是山地或稻田。这些特征决定了空降有着极高的风险。”

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空降兵以来,就出现了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士兵跳伞后着陆的一瞬间,在强大的冲击力下,很容易出现腰部或踝部骨折,造成战斗减员。为此,马旭、颜学用夫妇想过很多方法,都在实际应用中被一一否决。后来,夫妇俩看战士们踢球受到启发,设计制作了有着双层橡胶的护踝,中间充气加压达到缓冲效果。有关这项充气护踝发明的报道,1983年刊登在《解放军报》头版头条。1989年,充气护踝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此后,马旭夫妇又经过多次高原跳伞训练和水上跳伞训练,研制出“单兵高原供氧背心”,并于1996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从1983年开始,马旭夫妇工作的重心转向科研工作,着手将多年医务工作结合跳伞经验总结出来。夫妇俩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并撰写了《空降兵生理病理学》《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填补了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空白。

离休后生活极其简朴

离休后,马旭和老伴一直居住在武汉市黄陂区木兰山下的部队大院旁,过着极其简朴的生活。

记者走进老人的家,只见两间屋子除了堆得满满的书,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一对沙发早已磨得不像样子,卧室里摆放的还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硬板床。

10月1日,老人的早餐是蒸土豆,搭配一盒牛奶;中午则煮了一小锅元宵。马旭告诉记者,这是她和老伴生活的常态。他俩都不太会做饭,家里准备了很多半成品食物,吃的时候就简单加热一下。

尽管生活极其简朴,但墙面随处可见的外语单词、罐头瓶里手酿的葡萄酒、院子里挂满果实的柿子树,无不显露着居室主人内心的富足。每天早上,两位老人简单吃过早饭,便习惯性地穿着作训服,骑自行车到附近的部队大院里锻炼,内容包括打军体拳、散步、骑车。这样的锻炼每天都要持续两个小时。锻炼回来后,老两口就一起坐在屋子里看报纸、杂志,享受安静的阅读时光。每个周末,他们还要乘公交车到郊区的老年大学,学习舞蹈、书法等课程。

捐出千万元积蓄支援家乡建设

1962年,马旭和同一部队的颜学用结婚。当时,考虑到马旭身材瘦小,生育有一定的风险,同时也为了支持马旭的蓝天梦想,颜学用主动决定不要孩子。对于这一选择,颜学用至今表示“不后悔”,因为“这一生已经很充实了”。

然而,随着年纪一天天变大,无儿无女的马旭越发思念家乡。她希望把自己的毕生积蓄用于教育、文化等事业,这一想法得到了颜学用的支持。但是,马旭的东北老家早已没什么亲人,苦于没有人帮助她完成这个心愿。

2017年9月,黄继光生前部队在武汉举行纪念活动,马旭作为特邀代表参加。在这场活动中,马旭见到了多年未见的教练员金长福,跟他谈起了自己的想法,并委托他帮忙联系家乡的政府。

今年5月,在金长福牵线下,哈尔滨市木兰县教育局局长季德三与马旭通了电话,了解到老人的两个心愿:一是将毕生积蓄1000万元捐给家乡,用于教育、文化等事业;二是希望去世后骨灰被送回家乡,陪伴在父母身边。

9月13日,季德三和同事代表木兰县政府,接受了马旭的第一笔捐款300万元。马旭还有另一笔500万元理财产品明年年初到期,计划明年4月捐出。同时,老人还将捐出在邮政储蓄银行的200万元活期存款。

对于千万元积蓄的由来,马旭透露,她和老伴多年前在武汉金银湖地区买了一套商品房,原本打算开一家卫生所,后来因为不习惯市区喧闹的生活环境便作罢。这套房子一直没有住,后来卖了400万元。此外,老两口离退休工资除了日常买菜、生活,都尽数攒了下来。

“国家提出‘精准扶贫’,我们希望可以抛砖引玉,带动更多的人参与进来。”马旭老人说,“只有孩子们接受好的教育,家乡的发展才会更充满希望。”

本版照片均由长江日报记者何晓刚摄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集齐红橙黄绿青蓝紫,武汉地铁成彩虹地铁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