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见习记者孙婷婷通讯员江山

年近半百、疾病缠身瘫痪在床的女子却坚持要和丈夫离婚,且一分钱财产和补偿都不要。这样一起离婚案让黄陂区人民法院李家集法庭的法官熊浩海感到唏嘘。5月30日,熊浩海正式下发文书,宣告该女子与丈夫离婚。事后,他忍不住在朋友圈中写道“深明大义的爱,朴实无华的情”。这是一桩怎样的离婚案?又何以如此触动法官的内心世界?

养老院里开审离婚案病弱的女方竟然不要任何补偿

50岁的陈庆(化名)从事装修工作,常年在外省务工。今年春节后,他没有急着外出。2月初,他在李家集人民法庭门口徘徊,遇到了路过的熊浩海法官。陈庆犹豫地问是否有巡回法庭,上门开庭是不是真的?熊浩海回答是真的。3月6日,陈庆再次来到该法庭申请离婚。

3月22日早上9时,按照陈庆给的地址,熊浩海来到了祁家湾街的一所养老院,陈庆的妻子喻萋芳(化名)就住在此处。这一天,熊浩海本以为和往常离婚案一样,自己只是见证陈庆与喻萋芳28年婚姻关系的解除。一路跟着陈庆,他来到一个单间木门前,室内一片漆黑,屋里放着两张床,隐约感觉有张床上躺着一个人。等到房门大开,房间里一片光亮后,眼前的一幕让熊浩海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只见床上躺着一名女子,看起来十分瘦弱,面部凹陷,皮肤苍白,毫无血色。陈庆说这就是他妻子喻萋芳,现年49岁,已经卧床近二十年了。

熊浩海和书记员照例开始了庭审。在听取双方意见时,陈庆承诺离婚后会照顾前妻的后半生,喻萋芳也表示愿意离婚,而且不要一分钱财产及补偿。庭审进行了大约10分钟,熊浩海心里便有了初步结论,此案不能判离。因为喻萋芳离婚后很可能将面临无人照顾的境况,而且她还不要任何补偿,背后肯定另有隐情。

当熊浩海表示此案不予判离时,陈庆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喻萋芳让其出去,表示有些话想和法官单独谈。当所有人离场后,喻萋芳十分坚定地对熊浩海说“这婚一定要离。”熊浩海大吃一惊,多次追问情况,喻萋芳才道出这背后的隐情。

为大儿子婚事住进养老院五年来丈夫几乎没探望过她

1990年,喻萋芳经人介绍和陈庆结婚,后来育有两子。2000年左右,喻萋芳大病一场,双腿萎缩,全身无力,不得不卧病在床。当时孩子们都在上学,陈庆在外务工,家务本由她承担,她病倒后大儿子每天放学后回来做饭,家里由婆婆照料,丈夫定期寄钱回家。

“我不能动了,多亏两个上学的孩子照顾,现在大儿子上班了还常来看望照顾我,我不想他把精力花在我身上。”喻萋芳对记者说,大儿子总抱怨陈庆对她照顾不周,还曾经和陈庆动过手,父子关系很紧张,这让喻萋芳压力特别大。2013年,大儿子21岁,有人给大儿子说亲,却总是没有了下文。

一天,陈庆对喻萋芳说:“家里有个病婆婆,天天躺在床上,什么事都做不了,哪个女孩愿意嫁进来。”喻萋芳听后,觉得自己是儿子的负担,于是提出要搬出去。在她的多次坚持下,2013年5月23日,她住进了养老院,希望大儿子的婚事能早点成。

一年后,大儿子要结婚了,还在黄陂城区买了房,希望她能一起住过去,可她却拒绝了。“我不能回去,不能拖累儿子,儿子好我就知足了。我住养老院习惯了,孩子也能常来看我。”她说自己现在身体虚弱,除非哪天能自理了,才会离开养老院。所以,她手上常拿着一根木条戳身体,当作按摩。

其实在养老院第一年,喻萋芳很不习惯,夜里常常哭泣。在养老院的前两年,陈庆承担了养老院的住宿治疗费,一年约12000元,一年一交。“但我住进来5年了,他几乎没来看过我。”喻萋芳说。

丈夫薄情要和她离婚 承诺给小儿子买婚房

原来,这次离婚是陈庆第二次来养老院。第一次来养老院,是他帮喻萋芳领取低保证和残疾证补贴,因为村委会要求喻萋芳本人签字。

在把熊浩海带到养老院前,陈庆还找过喻萋芳三趟。第一趟说他要去外地做事了,需要人帮忙,希望她能跟着一起出去,喻萋芳并没有理会。第二趟他又对喻萋芳说不要拖累他,只要她提条件,他会尽量满足,她也没有回应。第三次来的时候,陈庆坦白地向喻萋芳交底,说有一个女子愿意和他重组家庭,并在事业上帮助他,他也要给对方一个名分,所以只要喻萋芳答应离婚,他会帮小儿子在武汉市区买一套婚房。听闻此言,喻萋芳表示只要他能说到做到,她同意离婚。

小儿子听说此事后,立马劝母亲不要离婚,说“房子我将来可以自己买”。喻萋芳反劝小儿子:“现在房子贵,你哪能背这么多债。”

“她说只有离婚了,才能彻底表明自己不会给小儿子造成困扰,将来小儿子结婚,女孩才能无忧地嫁进来。”听完喻萋芳内心的想法,熊浩海被感动了。“由于夫妻双方都有强烈的离婚意愿,现在法院要做的就是保证喻萋芳离婚后的生活。”

法院保障女方权益 男方承担养老院所有费用

即使两人离婚,陈庆虽然有赡养身为残疾人前妻的义务,但若无实际条约明确,就难以确保陈庆会履行义务。熊浩海在后续调查中发现,喻萋芳还欠养老院2.8万元暂未付清,且喻萋芳的残疾证及低保证还在陈庆手中。

此时,陈庆却因为在外地打工难以联系上。“我们多次去陈庆所在的村,最后通过他的亲戚联系到他,责令他回到武汉处理离婚相关事宜。”熊浩海说,一个月后陈庆将2.8万元交到了法院,并按要求重新办理了喻萋芳的残疾证及低保证。今年6月15日,熊浩海将2.8万元交给了养老院,还把两证交给了喻萋芳,对方却表示希望法院帮忙保管。

“法院在离婚调解书中已为喻萋芳的生活做好了安排,陈庆将负担她在养老院的所有费用。喻萋芳离开养老院后,陈庆每年要支付1.5万元赡养费。”熊浩海表示,如果陈庆不按调解书上的要求执行,法院将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必须要保障喻萋芳的利益。

在采访过程中,喻萋芳给记者唱了首歌。“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感恩的心,感谢命运。花开花落,我一样会珍惜。”喻萋芳唱完说,离婚以后她也想通了,双方互不拖欠最好,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只要孩子好就什么都好。

记者将喻萋芳的话转述给她的小儿子,小儿子说以后会尽所能去照顾母亲。该养老院院长刘银梅称,喻萋芳的两个儿子非常孝顺,特别是小儿子常来看她,给她买东西、陪她聊天,熊法官也常常来看望喻萋芳。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李晓梦



上一篇:大海扬波,涛声阵阵传颂英雄壮歌,昔日师友回忆黄群和姜开斌生前点滴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