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

2013年10月,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现为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重大成果MOST(显微光学切片断层成像系统),在武汉光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

陈谦和他的沃亿生物,通过公开竞标拿到了该项技术专利,决心做相关科学仪器的成果转化。如今,沃亿的MOST系列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各大高校、科研机构的实验室中,为科学家研究脑部奥秘、战胜疾病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工具。

MOST给脑部做全景扫描

“当时决定将MOST技术进行产业化,一是跟我自己的科研经历相关,二是这项技术的科技水平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有不错的市场价值。”陈谦说。

陈谦读研究生时,实验室里使用的精密实验仪器,都采购自国外,价值2000多万元,这让他记忆深刻。

自2013年以来,不少国家启动脑科研计划。科学家们希望,探索人类大脑工作机制、绘制全脑图谱,并最终开发出针对大脑疾病的疗法。

“MOST的工作原理类似用卫星给地球拍三维照片。空间分辨精度达到亚微米级,不足一根头发丝粗细的1/60。利用光学成像手段,对厘米大小样本进行突起水平精细结构的三维成像,不仅可以看到大脑局部神经连接,还能观察构建神经网络的三维‘公路’。”陈谦介绍,在全球,能做大脑生物组织三维成像设备的仅有3家企业,而MOST 被公认是当前脑科学领域最有力的研究工具之一。

成果转化经历数年试错

MOST技术诞生,是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想对其进行成果转化,解决的是从有到好用的问题,要求稳定可靠、操作简单、维护成本低等等。

这种高端仪器,没有可以借鉴的学习对象和方案,涉及的因素又太多。比如精度、系统稳定性、控制软件,即使很小的问题也都是全新的,都得不停地去试错、积累经验、调整方案。

陈谦回忆,最初,只要有人在附近走过,初代产品实时采集的图像就会晃动,而环境温度变化也会造成图像的模糊。第一代产品的真正工程化,沃亿做了整整2年多,光调整方案就历经5到6轮。

“再 拿 我 们 推 出 的BioMapping3000产品来说,系统由高分辨荧光成像模块和精度达1微米的高精密切削模块组成,这两个模块作为单独的产品的难度都非常大,把两者完美结合在一起的难度更是几何倍增长。经过努力,现在这款产品,已经平稳运行了1年多,获得认可。”陈谦说。

为脑科学研究

提供先进工具

“你看,这个就是用树脂封装固化后的鼠脑。固化后再用金刚石切片,每层厚度是1微米。”陈谦拿起一粒花生米大小的鼠脑样本对记者说,脑的细胞结构极其庞杂,一粒花生大小的鼠脑标本,需要10天才能完成切片成像。

他介绍,沃亿的四大系列设备不仅可以获得单细胞分辨的小鼠全脑连接图谱等数据,还可用于果蝇、斑马鱼、小鼠、大鼠、灵长类等各种模式动物在正常、疾病及发育过程中神经和血管网络的变化以及各种组织、器官的三维精细成像及重构。

过去几年,沃亿的设备订单来自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中科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山东大学等高校、院所。2016年,公司完成A轮1000多万元融资,2017年实现2000万元的销售额,而今年这个数字有望突破6000万元。

陈谦表示,沃亿正在与医学院校进行人体样本三维成像和三维病理诊断技术方面的合作。今后,沃亿将继续专注于帮助科学家探索大脑奥秘和战胜疾病,为科学家通过对动物和人脑的了解促进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提供更先进的基础研究工具。

□楚天都市报记者 胡长幸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韦武霞



上一篇:极验联合创始人张振宇:人or恶,意程序,验证一下就知道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