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戎钰

当喜洋洋灰太狼、熊大熊二光头强陆续成为国产动画片吸金先锋,皮皮鲁、鲁西西、舒克与贝塔这些经典童话IP也被人惦记上了。

在上个月的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根据“中国童话大王”郑渊洁经典作品改编的动画短片《驯兔记》入围国际短片竞赛单元。人在北京的郑渊洁通过网络视频接受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透露自己创作的皮皮鲁、鲁西西等家喻户晓的童话人物都将被陆续改编成影视剧,同时他也确认,自己当年为安置读者来信在北京购买的10套房,还都留着呢

小孩子的世界也有阴暗面

记者:看完《驯兔记》感觉挺成人向的,不像是专门针对小朋友拍的动画片。

郑渊洁:我的作品影视化都是郑亚旗(郑渊洁之子)和皮皮鲁公司在运作,我觉得好的作品应该是大人和孩子都能接受,虽然他们年龄不一样,阅历不一样,但能从不同的角度理解。我对《驯兔记》还比较满意,原因当然有点自夸啦,我觉得它的改编比较尊重原著,用的减法,没有用加法,这部作品在我所有的影视作品是最接近原著的。之后皮皮鲁、鲁西西、舒克与贝塔的影视化也都会由郑亚旗他们运作。

ShowPic (3).jpg

记:《驯兔记》里听话的小学生都变形成乖乖兔,只有调皮的皮皮鲁“幸存”,却被家长和学校视为“失败者”。您这是意有所指吗?

郑:我觉得教育的成功不成功,不是只看孩子的考试分数,应该看受教育者对他所学这门课的兴趣是越来越大还是越来越小。实际上我觉得我们的教育是有改进空间的,应该培养孩子的个性和质疑的精神,这样他们长大以后才能创新,才能够否定他所从事工作领域的权威,尝试新的权威。

记:但看到皮皮鲁的同学全都变成了兔子,还是有点吓人的。

郑:现实并不像孩子们想象的那样处处是鲜花,在孩子的世界里也有很多恐怖的事情和阴暗面,比如恃强凌弱。所以儿童文学作品不需要粉饰生活,就应该告诉孩子真相。《驯兔记》算不上恐怖,每个孩子性格不一样,遗传基因不一样,后天生长环境、教育环境不一样,但最后要把他变成千人一面,逆来顺受,这个过程仔细想想其实挺可怕的,所以我觉得,好的儿童作品应该承担起一定的义务责任。

记:但电影结局里,皮皮鲁还是顺从了大人们的意愿,变成了兔子。

郑:皮皮鲁不是顺从,而是用了一个计谋,他没有真的变成兔子,只是穿了一个模拟兔子的衣服,这也是他没有办法的反抗方式。这个情节其实挺值得深思的,现实中,有些事情你既然觉得不对,就应该百分之百不照着它做,但有时候你又实在没有办法,只能顺从。我们生活当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那你实在无奈的时候,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屈从一下。

既然上了学就要当学霸

记:谈到教育,您以前说过:男孩儿管到18岁,女孩管到80岁。实施起来的效果怎么样?

郑:并不太好,我的女儿不认同,非常不认同。她现在美国读大一,暑假刚放假回来,她的大学学费是自己在高三挣的奖学金,大概是30万元左右,去了美国上学也是自己打工,所以目前还没有花过我的钱。不知道等她到了大二还能不能坚持住,不要我管,完全自食其力。

记:所以您的两个孩子,儿子是小学毕业后就不再上学了,回家跟您自学,在当年是全国“独一份儿”;但女儿就走了传统教育的正常流程,最后成了一个学霸。

郑:学霸有两种,一种是自学的学霸,我和我儿子就是这种,还有一种呢,是学校的学霸,我女儿就是学校里的学霸,两种都挺好的。其实孩子吧,都有逆反心理,喜欢跟你反着来,所以我女儿生下来以后我告诉她,你可以不用去上学,结果她可能就逆反了,要去上学。那既然上了,就应该成为学霸,最后她高三毕业的时候,成绩全年级第一。

记:您孙女也快到学龄了,您希望她成为哪一种学霸?

郑:孙女的决定权就在儿子这边了,看她自己,如果适应学校就去学校上学,如果不适应,我觉得也可以在家上,学霸呢就不用再当了,因为有过一个学霸了。

放心 “读者来信房”都没卖

记:您写了40年的童话,这40年间中国的变化非常大,现在您在创作时,会不会刻意加入一些小朋友喜欢的新鲜元素。

郑:有时候出版商也会说,要不要把故事里的大哥大、呼机什么的改成手机,我觉得不用,如果你觉得这个要改,那《红楼梦》什么的都要改了。不过,新创作的作品还是会跟上现代科技的节奏。

记:您当年写童话故事时,对未来世界肯定有自己的想象,现在回想起来,这个世界的变化是让您更乐观还是更悲观了?

郑:我写童话正好40年,一些作品也有科幻的影子,但现在的世界已经超乎我的想象,越变越好了。你以前难以想象有一天,我们出门身上不需要带钱了,全都能用手机支付,我觉得每天过得还挺激动人心的,科技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记:听说您上世纪90年代初在北京买了10套房子安放读者来信。这些房子还在吗?

郑:对,是有这事儿。当时还没有电脑嘛,很多小读者给我写信,每天都是一麻袋一麻袋的。我很喜欢收藏东西,所以这些信对我来说非常珍贵,不可能处理掉。而且当时小朋友的学业都那么紧张,他们在那么忙的情况下,还拿起笔给自己喜欢的作家写信,如果把他们的信扔掉,我会睡不着觉的。我也想说,如果这里面有哪个孩子将来很有出息了,他的这封信拿出来拍卖会不会价值连城?比如一个人收藏了爱因斯坦7岁时写给他的信?所以绝对不能扔这些信(笑)。

记:所以就买了10套房……

郑:当时北京有个刚开发的商品房小区,我问房子怎么卖啊,他们说一平米是1400块钱。我说没搞错吧?这么贵!14块钱还差不多。但是他们跟我说,经过预测,他们认为20年后这些房子的价格能涨到2400块钱。我想了想了说,那就买10套吧。到了现在,这些房子都变成了学区房了,但里面还是放着那些读者来信,没有租,也没有卖。

记:那这些写信的读者里,有人成了名人吗?

郑:前几天参加一个活动,遇到一个明星跟我说一直看我的书,还加了微信。6月15号我过63岁生日,这位大明星是第一个给我发微信祝我生日快乐的,居然还给我发了一个红包,里面装了666.66元的生日款(笑)。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头顶晒、脚下烤、噪音吵,记者感受天河机场停机坪上多重“煎熬”
下一篇:湖北首批精减127项证明,涉及4个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