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pub_CB20180526200927118069_副本.jpg

楚天都市报5月26日讯(记者周萍英)“孩子周一进了重症室,到今天还没有出来,听医生说不停地吵着要妈妈,不肯吃饭喝水。我好狠心啊,那么小的孩子我竟然还不肯多抱一下她让她自己爬楼梯。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抱。”昨天下午,在协和医院采访时,胡哲一开始就自责地对记者说道。

胡哲出生于1991年,是湖北天门人。2012年毕业于湖北理工学院,在毕业前夕和同校临床医学专业的丈夫郑元溪开始谈恋爱,在经历了3年的异地恋后于2015年结婚。次年3月生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木木和彤彤(孩子为化名)。

pub_CB20180526200926181073_副本.jpg

为了全心照顾孩子,胡哲成了全职妈妈,和婆婆一起在咸宁通山县闯王镇农村生活。丈夫当时在乡镇卫生院工作,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要养小家还要养父母,日子虽然清贫,但是很快乐。

去年下半年,郑元溪在县城里找了份工作,胡哲带着两个孩子一起租住到县城里。“那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每天一家四口都能在一起。带孩子坐摇摇车逛超市,她们高兴得不得了。以前他都是一个星期回一次家,太远了,骑摩托车要两个半小时。”

然而,这样平淡的日子在孩子们两岁生日时被打破了。

pub_CB20180526200927868087_副本.jpg

今年3月16日,孩子们生日当天,彤彤身上突然红色出血点突然增多,抱到医院检查血小板只有39,而正常值应为90。4月1日复查指数只有35。第二天他们来到武汉市儿童医院后又转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在经历了4次骨穿和一次活检后,5月4日,孩子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细胞白血病(MDS转化 )。MDS转化来的白血病,发病率千万分之1.8。化疗移植需要100多万元。而且成功的几率只有50%。

公公十级残疾在武汉工地打工,婆婆务农,自己一直无业。前期的十几万元检查治疗费用都是借来的,100万元对这个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相对于这笔巨额治疗费,胡哲更难忍受的是孩子身体的日益恶化。

pub_CB20180526200928571061_副本.jpg

“以前彤彤特别爱笑,摔跤打针都不哭闹很坚强,一开始护士还夸她勇敢,可是后来可能太难受了,穿刺六个医生护士按着她,血管细不好找,针扎了几个地方,哭得声嘶力竭。那个时候我心里痛得滴血却还要透过病房的小孔拿手机给她拍照,要在爱心筹上筹款发照片。”胡哲介绍,孩子化疗后变得特别安静,晚上经常半夜睁着眼睛一副惊恐的表情。

5月21日,孩子生命体征不稳定,需要进重症室。“她好像知道什么,在门口交给护士时她紧紧地抱着我怎么都不肯松手。我也好害怕再也抱不到她。”胡哲回忆,以前在县城租住在7楼,为了锻炼孩子们,她能不抱就不抱。“相对于姐姐木木,我当时还以为彤彤懒,总是要抱不肯走路。现在想想我好狠心啊,她根本走不动啊”。

尽管知道见不到孩子,胡哲还是每天守在重症室门口希望做检查时能看看彤彤,终于在前天,她远远地看到孩子一眼,当发现孩子手肿得像面包,后脑勺头发也掉了一大块时,连日来从不落泪的她忍不住放声大哭。

为了孩子的治疗费用,以前胆小内向的胡哲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在回天门看大女儿木木的火车上,她突发奇想,火车上这么多人如果每人都帮我转发筹款,孩子不是又多了一份希望吗?在心理斗争了很久后,看着手机里彤彤的照片,她拿着手机一个个地跟陌生乘客解释加好友求转发。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半个月来胡哲在爱心筹平台上发起的目标金额80万元的筹款已筹集21.14万元。

“上天既然给了我两个孩子,为什么又要夺走一个。我现在有种无力感,生怕做错一点事,怕选错治疗方案孩子受苦,想抱孩子又怕感染,怕跑不过时间。有人劝我放弃,可是我怎么能看着我自己生的孩子就这样离去?我希望社会上爱心人士能帮帮我,希望彤彤自己能坚强挺过去她自己还大家的债。”

胡哲账户6217985200013834063 开户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咸宁市步行街营业所。

支付宝账户账户:1018551578@qq.com

希望大家能帮助这个家庭。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养猪厂将猪粪、猪尿直排河流汇入汉江,被判赔环境修复治理费40余万
下一篇:儿童夜宿书店火爆,会成为新的儿童阅读体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