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记者徐颖 通讯员陈智富

“写诗数十年,这是我第一次出版个人诗集。”4月12日,在省作协召开的《湖北草根诗人丛书》首发式上,这是记者采访时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在政策扶持下,湖北10位草根诗人一同出版了自己的个人诗集,集体亮相文坛——马小强的诗集《我生活在有风的日子里》、乔书彦的《南来北往》、刘素珍的《贴身的温度》、吴开展的《诗和远方》、龚纯的《听众,小雨,秋天和国家》、罗爱玉的《我想送你半个天空》、茅草的《语象》、袁磊的《青年气象》、杨汉年的《地下的果实》、鲍秋菊的《身体里的月光》。

湖北草根诗人集体出书的引线,早在两年前埋下。

2016年1月10日,楚天都市报的一篇重点报道《他们的生活里也有诗和远方》,描写了保安西门扫雪、工人陈才锋、木材厂厂长胡巨勇等草根诗人的写作状态,得到省委宣传部的批示。浩如烟海的草根诗人群体,得到了社会的关注。省作协最终遴选了10位诗人代表,扶持出版他们的个人诗集,胡巨勇等40多位草根诗人作品合集《大众文艺丛书》也即将面世。

过着最平凡的日子,写着最真实的句子。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坚持不懈地写诗,写诗又给予他们怎样的生命力量?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了首批10位出版诗集的草根诗人中的代表。

乡村女教师鲍秋菊

“当情感得到释放,生命有一种复活的感觉”

今年40岁的鲍秋菊是湖北钟祥冷水镇中学的一名美术教书,总是穿着一身旗袍,像风一样掠过人们诧异的目光。

她形容自己是“石头缝里往上蹦的人”。她曾不安于在老家小镇的生活,来汉求学深造,但后来又不得不回到老家。

“早期家里很穷,我是啃着馒头和5毛钱的快餐面完成大学绘画专业学习的,当时边画画边断断续续写诗,也在校园期刊上发表过一些作品。2014年弟弟突然车祸走了,父母遭遇沉痛打击,我怎么都无法抚平父亲那双绝望的眼睛……”鲍秋菊说,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她重新写诗,大量地写诗,释放心中压抑不住的情感。

《坟场》

弟弟的坟上没有茅草,父亲总

从旁边抓几把,点燃

火苗空旷,膨胀燃烧

在火焰的边缘,他把纸钱丢进去

存放的爱丢进去

一部分的痛丢进去

茅草燃燃尽的时候,月亮顶在天上

那么高

爱和痛并没有全部的跟过去

“生活中有太多用我们的力量无法解决的事,但诗歌和文字,能让我的精神平和下来,能让我的生命延续得更长。”鲍秋菊说。

弟弟走后,鲍秋菊基本上每周都在学校、自己在冷水镇的家、以及父母在冷水鲍家庄的老家之间交错穿梭。楚天都市报记者采访她时,她说,“我下班了刚到父母家,陪他们说说话,马上就要赶回镇里,给下晚自习的儿子做饭。”时间都被切割成琐细的碎片,诗歌的灵感就像闪电一样,“有时候看到校园里一朵花,一只喜鹊,我突然有了灵感;有时候看到父母收割成捆的艾草、玉米杆,艰难地开着拖拉机去街上卖,我心里也涌动着非说不可的话。这个时候,我就用手机记录下心中一闪而过的几个句子,晚上把工作、家事忙完,再整理成诗。”鲍秋菊说,当情感得到释放,生命有一种复活的感觉。

《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你爱的是我旗袍里的身体

还是被旗袍包裹的灵魂

面对陌生的遇见,它并不热衷于表白

你是爱她的,写诗的她

每一道秘密都是迷人的伤口,袒露于夜色

隐含的外表内部的香气,不适宜剥开

我知道,你不爱我

旗袍的本性过于偏执,冷傲

当然,你也不爱写诗的她

不写诗时,她过于黯淡,平庸

 

小卖部老板杨汉年

“写诗让我突破小城局限,来到更广袤丰盈的精神世界”

“两根火腿肠多少钱?”

“两块。”

今年52岁的杨汉年,在潜江市章华南路自营一家小卖部,供养自己及年迈的父母。过来买东西的顾客,没人知道他写诗。

每天6点多钟,穿过一片熙熙攘攘的菜场,从家来到马路对面的小卖部,守一天的生意,赚个一两百块钱。没有顾客的时候,他的头从柜台埋下去,就是正在手机上写诗。

杨汉年早年在海南打工,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爱好诗歌,办过文学社、办过油印刊物。2008年,因父母年迈回到家乡潜江,从此在十几个平方的小卖部打转。

“日常生活是琐碎的,小城的空间是有限的,但写诗让我生命更丰盈,让我更接近心目中的自己,写诗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支撑点。”杨汉年说,他喜欢反复打磨一首诗,常常改上十遍不止。他这次出版的诗集中,有一首诗《诗歌装修工》就是写自己写诗的状态。

《诗歌装修工》

我业余的爱好

是构造多间简易的房屋

供那些流落街头的

灵魂居住

从图纸设计

到建筑施工

再到适当的装修

独自一人就可以完成

……

一座土坯房相对容易些

只是随着光阴的紧缩

它会狭小到

只有一腔热血

建一座宫殿,会有着非凡的成就感

但我出品更多的是些平顶小屋

而非铁栅栏也雕花的别墅

只求没人骂它是豆腐渣

当我不遗余力

反复打磨一首诗

并将它放置在记忆的马路边

四方都有门开着,但从不上锁

墓志铭将成为我最后一间起居室

“一个诗歌的装修工”

是诚实的读者送给我这个远走他乡

称之为流浪艺人的精神牌匾

 

船舶厂工人乔书彦

“做着一份稳定的工作,闲时还能读书写诗,我很满足”

今年44岁的乔书彦,14岁时从河南南阳来到湖北武汉,读完初中后,就进入武船技校学习,毕业后进厂当工人,如今在同一个岗位上工作了24年。

“最开始连文学是什么都不知道,上世纪90年代,去汉口武胜路新华书店报刊门市部,看见有很多期刊杂志,买了一本《诗刊》《诗林》回去看,就迷上了这些长长短短的句子。”乔书彦说,年少时离开家乡,来到武汉市,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岁月深处涌动,就像铺展在我面前的一本厚重的书籍。”以汉口武胜路新华书店为起点,从二十岁开始,阅读就一直伴随着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闲暇时还能读书写诗,我很满足。城市的繁华,身边盛开的海棠、樱花、月季花,公园里的声声鸟鸣,都能让我感悟到生活的美好,不得不抒。”

《江汉交汇处》

在江汉交汇处,好心情随波逐流

扁担的脚步,踏碎斑斑青苔

柳絮飘飞,风筝挂在天上

明朗或融入的感觉让我不再沉郁

勃然隆起的龟山

曾是温暖我孤寂身影的避风港

我深深染上了春天的病

在古琴台的公交站

多亏了欣悦的绿草

把我从虚空里扯出来

把我从云间安稳地放回地面

我接过鲜花编织的手绢

擦干泪痕

两江交汇处的涛声推送渡轮到彼岸

我带着乡村口音

在武汉三镇磨磨蹭蹭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黄莹



上一篇:斑马快跑一举并购9家出租车公司,明年有望抱团上市
下一篇:地道“德国造”直供武汉,市民还可点单订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