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楚天都市报4月13日讯(记者刘毅 摄影记者曲严)3月30日晚上,19岁的胡萧围着操场跑了几圈后,可能想拉伸一下身体于是就在操场上的足球球门框上倒挂金钟,可一个不小心,他从球门框上跌落到地上,颈椎骨折。这一跤让这位阳光小伙有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

pub_CB20180413202223001068.jpg

出事后,父亲胡少亭从没责怪过儿子的鲁莽,可一天近万元的医疗费,确实让这位单身父亲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pub_CB20180413202222751028.jpg

阳光小伙颈椎摔骨折

胡萧在荆州的湖北省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读大专,今年二年级。父亲胡少亭远在北京打工,是一名会计,父子两人一直聚少离多。

“爸,不好意思,我又给你闯祸了。”上月30日晚上10时左右,胡少亭接到了儿子的电话,电话那头,胡萧说自己摔了,而且很严重。

“不吵不闹不少年。”胡少亭深知病情严重,但他极力控制自己,还安慰儿子。放下电话,胡少亭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回想儿子的话,他感觉是做梦,不相信就这么一摔,平日那么阳光的儿子就可能永远再无法站立。

果同学当晚和胡萧一起锻炼,他当时在骑车,胡萧则跑圈。果同学说,他们学校旁边有一所大学,当时他就和胡萧等几名同学一起在大学里锻炼。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胡萧为何要在门框上倒挂金钟,见胡萧摔了后,同学们赶紧联系学校老师并拨打120,将胡萧送往医院。

荆州市中心医院诊断表明,胡萧脊髓损伤,四肢瘫痪,呼吸肌麻痹,颈椎骨折。“爸,病能好么?……爸,我肯定不会拖累家里人的!”次日晚上,胡少亭从北京赶到荆州,起初胡萧意识还清醒,父子俩还能说说话。可到了本月1日,胡萧因为肺部感染,病情加重,进入重症监护室抢救。9日,胡萧从荆州转到武汉同济医院救治。

学医是想多帮助他人

“儿子学医就是想帮助别人。”胡少亭说,家中多位老人最后都是因家里条件不好,没钱治病,最后因病痛离世,儿子从小看在眼中,所以这才决定学中医,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去缓解病人的痛苦。

果同学说,胡萧就曾告诉室友们,以后他要是开了诊所或者药店,如果遇到那些家里条件困难的人就免费看病,药也不能多收钱。

在同学眼中,胡萧热于助人,参加学校组织的义卖活动,筹钱帮助贫困儿童,同学生病了,他还打来洗脚水给同学泡脚,在班上他是副班长。

胡萧所在班级班长朱同学回忆,入校第一年,学校要给贫困学生发放补助,不少同学都申请了,胡萧也申请了,可当胡萧看到其他同学递交的资料后,认为其他同学比自己更需要补助,于是主动放弃申请。

放弃申请补助的决定,得到了胡少亭的支持。胡少亭说,在他同意儿子放弃申请贫困生补助时,儿子还保证一定通过获得奖学金的方式来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

同学介绍,胡萧上学期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此外,他还曾被评为优秀班干部,系三好学生,优秀青年志愿者。

虽有捐款但医疗费还差

看着手机里儿子的照片,胡少亭觉得坚强的儿子不会就这么倒下。

胡少亭说,因是单亲家庭,胡萧才6岁就随他到北京漂泊,儿子知道他辛苦,于是自理能力特别强。小学5年级时,儿子就回到孝感老家住读,生活都是自己打理。因为知道他在外打工不容易,从高一开始,儿子就利用暑假打零工,先是在老家酒店做服务员,去年还到四川去打零工。

“目前筹了一些钱,但还差一部分。”胡少亭掰着手指算账,从亲戚朋友处借了十几万,保险可以赔付6万,儿子的同学在班上募捐了7000元钱,学校也补助了9000元钱,网络筹款也有22万多元。可儿子在汉治疗两天时间,已经花去2万多元钱。更让人担忧的是,随着并发症越来越多,目前还不知道儿子何时能恢复自主呼吸控制并发症,此后才能进行手术。

“手术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胡少亭说,进行脊椎及神经手术费用也会不小,术后康复更是一条很漫长的路。

“儿子是我唯一的天,儿子的这片天必须由我苦苦撑住。”胡少亭说,他希望社会爱心人士,能伸出援手帮他们父子走出困境。

如您愿意帮助胡萧,请与胡少亭联系。电话:18501904588。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鲁立



上一篇:今年主汛期长江流域或旱涝并存,全流域气温大部偏高
下一篇:武汉、郑州海关破获系列冻品走私大案,涉案值近4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