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楚天都市报记者 贺俊 通讯员 孙慧

“这17年,我们恰好记录了保安湖的生态变化过程,从水草清澈到生命系统崩溃,再到现在的植被逐渐恢复。”3月21日,武汉东湖边的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里,副研究员王海军站着电脑前办公。由于低头工作的时候多,40岁的他颈椎有了问题,电脑被特意放置在架高的桌子上。三句话绕不开的保安湖,不仅带给了他十多项科研成果,也留下他奋斗的青春。

曾一年有半年扎根在湖区

采访时,王海军才从大冶保安湖回来不久。

“最近3年去得少了,早些时候一年有半年呆在那里,现在每次去就像回家一样亲切。”2001年,从南昌大学生物系毕业的王海军,来到中科院水生所,和几个同学一起被派到大冶保安湖工作站。保安湖是长江中游典型的草型湖泊,从小在山里长大的他,对湖区充满想象。

坐了3个半小时的车辗转到达保安湖,扁担塘边的两层小楼就是王海军的落脚地,实验室和宿舍都在里面,条件很简陋。“知道要干野外,有心理准备。”湖区的蚊子可不认人,他经常被咬得满身包,也渐渐习惯了被晒得黑乎乎的模样。

“当时项目做一年就可以结束,我想国外可以对湖泊做几十年监测,留下第一手研究资料,我们也应该做这件事。”王海军没想到,他坚持检测保安湖的水环境,却抓住了一个湖泊最真实的原始变化数据。

刚到保安湖时,那里水草清澈见底,鱼儿嬉戏。2005年,湖泊却爆发了灾难。“水变浑浊了,水下光的透明度不够,水草不长了,苦草等沉水植物找不到了。”后来,当地曾关掉了附近的污水处理厂等,做出了一些努力,他也忠实记录下了这些变化。

享受在野外努力工作的状态

“我没来没有考虑过野外的苦,跟研究比起来,那都是次要的。”要在大湖里采集植物,要打捞水里的螺蛳,甚至要在淤泥里扒来扒去,在湖区的王海军像个农民,身上经常脏兮兮的。

这些年,王海军至少到过全国各地50多个湖泊,别人眼中的风景,在他眼中都是具体的生物。翻开一本相册,里面是当年在洞庭湖采的样,看来杂乱的画面里,他却准确辨认出河蚬、丽蚌、圆顶珠蚌和环棱螺、方格短勾蜷和纹沼螺等不同种类的等不同种类的蚌和螺。浑然忘了那时,每天被湖风从早上五六点吹到天黑,在渔民帮助下,20余次提起几百斤的蚌耙的苦与累。

“怕脏怕累搞不了研究。”而在王海军看来,付出最多的保安湖,也给了他回报。他和他的学生在当地做实验,总是能得到当地老百姓的热情帮助。依托研究站为政府和社会积极提供技术服务,他们的研究已成为保护湿地生态的重要科学根据,不仅助力保安湖成功获批国家湿地公园,并建立了首个博士后创新实践基地。

日前,王海军所在的团队和德国一家研究所合作,在保安湖安装一套水质监测设备,利用水生生物实时监测水质变化。有空时,他还给前来参观的学生和市民当解说员,讲解生态保护知识。“生态环保需要共同关注和参与,环境才会越来越好。”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邬晓芳



上一篇:【视频】东西湖一仓库突发火灾,消防员从一旁沟渠内抽水救援
下一篇:【视频】半挂车违停,男女横穿高速只为路边采草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