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

从长江之滨到大别山麓,从武昌殡仪馆到河南省光山县望城岗烈士陵园。

200公里的回乡路,阴雨绵绵、冷风呜咽,仿佛老天也在为英雄的离去而悲伤。

昨日下午,从大广高速光山东出口到烈士陵园的7公里长街,万余群众冒雨相迎。昔日的老师和同窗,同一个村塆的乡亲,还有更多素不相识的人们,纷纷来送烈士李道洲最后一程。

光山城南望城岗,苍松翠柏掩忠骨,大别山的儿子李道洲魂归故土。

灵车你慢些走 让英雄再看一眼故乡山川

昨日中午12时20分,武昌殡仪馆院内,安放有李道洲骨灰的灵车缓缓驶动。

200公里外的光山县望城岗烈士陵园,一处空置的墓穴静静地等待着英雄。

灵车内,李道洲5岁的儿子轻捧着父亲遗像,姑妈和表姑陪在两旁。妻子王慧所乘车辆紧跟在后,一路沿大广高速北上,穿越鄂豫省界线。英雄回到故乡的怀抱。

车窗外,群山环抱、烟缭雾绕。这条往返于家乡和武汉的路,王慧不知和李道洲走过多少遍。而如今,丈夫已化作一抔骨灰,王慧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回武汉了。

灵车啊,请慢些走,让英雄再看一眼故乡的山川。

这座位于大别山北麓的县城,因有浮光山而得名,是红色的土地、革命的摇篮。李道洲也是从这里的村塆走出,踏上保家卫国的从军之路。


 

如今,英雄壮烈牺牲,大别山的儿子回家了。

老师闭上双眼 满脑海都是他稚气的样子

200公里回乡路,走了3个多小时。

下午3时半,大广高速光山东出口外,家乡的群众早已列队街道两旁,手拉横幅,在冷雨中等候。当年槐店乡中学的老师和同学们,也来送李道洲最后一程。

李道洲救火牺牲后,同学项运飞将楚天都市报报道通过微信发给他初一的班主任曹作凤,问她是否还记得这名学生。“怎么会不记得呢?”曹老师端详着报道中李道洲的照片,闭上眼脑海都是他当年稚气未脱的样子。

曹作凤记得,李道洲刚入学时,因为成熟懂事,被很多同学推选为班干部。他总是严格要求自己,乐于帮助他人。作为住校生,李道洲生活上比其他同学独立,经常帮他们叠被子、扫地。2003年非典肆虐,李道洲每天协助曹老师帮同学量体温。

官绪鹏和李道洲初中同学两年,维持了16年多的情谊。官绪鹏的母亲做了心脏瓣膜手术,需要服用特效药,只有在郑州、武汉等大城市才能买到。受官绪鹏委托,李道洲从青山区武东的家中驱车赶往汉口买药,回程堵了两个多小时。回到老家后,他立刻打电话给官绪鹏,亲手把药交到老同学手里。

唤声乳名晶晶 晏塆的乡亲们永远想念你

槐店乡大栗树村晏塆的20多名乡亲也来送别晶晶。晶晶是李道洲的乳名,乡亲们从小就这么叫他,哪怕李道洲长大成人后,乡亲们还是喜欢这样亲切地叫他。

邻居黄增金记得,去年夏天李道洲女儿刚出生,便陪同妻子回老家坐月子。看到村塆的马路两边长了1米多高的杂草,孳生蚊蝇,他自掏600多元买了一台割草机,将杂草清除干净,还背着喷雾器喷洒除草剂。如今,这条道路平坦整洁,而他却再也不能回来走一走了。


 

黄增金还记得,3月3日早上,李道洲从老家回武汉之前,还跟他打了声招呼,没想到这竟是两人的最后一面。“如果晚走一个小时,他也许就不会牺牲了……”

79岁的方凤莲婆婆和80岁的赵德珠也手牵着手来了,他们坐车赶了7公里路,踉踉跄跄地走在通往烈士陵园的马路上,只为送晶晶一程。“晶晶是个好伢,每次看到我都喊太奶奶,往我手里塞好吃的,他怎么就走了……”方凤莲婆婆含着泪念叨。

“晶晶,我们永远想念你。”乡亲们举着横幅守在去往烈士陵园的路口,发出内心最深情的呼唤。

苍松翠柏见证 望城岗陵园烈士忠魂长存

光山县城南的望城岗烈士陵园,这里安眠着千余名为革命牺牲的烈士。

下午4时许,运送骨灰的灵车抵达烈士陵园门口,英雄的骨灰安葬仪式在这里举行。

被国旗包裹着的骨灰盒与遗像安放在会场中央,衬着两束菊花。“弦城肃立,紫水长歌!李道洲同志虽然牺牲了,但他的精神是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他是光山人民心中永远不朽的丰碑!”光山县委书记刘勇致追悼词。

烈士陵园内,工作人员张久平正和同事忙着清扫道路。张久平说,前两天,得知烈士李道洲的骨灰要安葬于此,他和同事们就一直忙着平整陵园外的道路、打扫陵园内外的卫生,“打扫得干干净净,迎接英雄。”

简短的仪式过后,在礼兵队的护送下,李道洲的骨灰盒被放置入墓穴,英雄入土为安。人们手持菊花列队等候,逐一在烈士墓前鞠躬致敬,将鲜花层层叠放在墓碑上。

鲜花的下方,墓碑上刻着鲜红的五角星,“李道洲革命烈士之墓”九个鎏金字苍劲有力,底下一排刻着他的生卒年月,热血的青春永远定格在2018年3月。

更多精彩报道,请下载看楚天app

责任编辑:李晓梦



上一篇:卓尔董事长阎志:青山绿水变金山银山,产业发展是关键
下一篇:最后一页